中國煤老板:約不到女明星,我就約女主播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 1最近一年,我曾給一個叫娜娜的女主播先後打賞了十幾萬元。當時她正和一個主播PK,眼瞅要輸,正好我剛進直播間,她就央求我說,“完了完了,我要輸了。XXX(我的網名)哥哥,快救救我。今天誰讓我贏,下播後我就請他吃宵夜!”
  • 2如果不是被前妻發現我銀行賬戶每月都有幾千的扣款,並且查到了根源,是給女主播打賞,我想我還會一直隱瞞下去。前妻為了報複我,也拿著我們的共同積蓄給一個男主播瘋狂打賞,甚至為了對方堅定地要跟我離婚。
  • 3主播行業,要靠才藝也要靠手段,但絕不是靠出賣自己。直播裏的每一次打賞並非都帶有什麽目的。大部分給我打賞的人,也沒有什麽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我和他們多聊幾句,刷存在感。
  • 4我曾認為,我絕不會被銷售話術引導。但那天晚上,我隻在李佳琦的直播間聽了 3 分鍾,就下單搶了 4 瓶藕丁蛤花。就這,還是我搶了兩次才好不容易搶到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主播的地方就會有打賞。

到底是哪些人在給主播和直播平台買單?四位沉迷於直播的用戶口述,他們當中有人沉迷於“搶便宜”帶來的刺激感,也有“土豪”願意花上萬元打賞主播,甚至有人為了主播而離婚。

直播間介於虛擬遊戲世界與現實生活之間,給人帶來真實的虛幻,也滿足了人們在現實生活中所得不到存在感和控製欲。

以下是他們的真實故事:

口述人:許慶軍 男 48歲 煤礦老板

追不到明星,給主播打賞還不行嗎?

一開始還不懂直播,當時我特別喜歡追星,當然主要是女明星。

我生活在一個四線城市,幹煤礦生意賺了點小錢。我年輕的時候,看明星隻能靠電視,當時尤其喜歡那個在電視台有好幾部熱播劇的Z姓女星。

雖然我也知道理想和現實要分開,但心就是癢癢,想要產生點交集。後來我通過各種關係買通了Z姓女星的經紀人,還進了她的粉絲聯誼群。

有一次,我一衝動就給她發了個五萬元的專屬轉賬“大紅包”。她立刻收了,結果隻是簡單客氣地回我一句“謝謝”。發完紅包,我就後悔了,但是為了麵子,咱肯定也不能要回來。

為了能和Z姓女星有更跟近一步關係,我還特意給一個時尚雜誌工作的朋友打電話,讓她能在采訪Z姓女星之餘替自己多說好話。

最理想的狀態是,這個朋友可以和Z姓女星成為閨蜜,然後約她吃飯,逛街。當然,所有的費用我全包。

結果我卻遭到朋友一頓白眼。她說我的想法太齷齪,家裏有著老婆還想追女明星。其實我也沒別的意思,單純就是想和Z姓女星多相處會兒,圓自己一個追星夢。當然,如果Z姓女星願意有進一步關係,我也不排斥。

願望最後沒能實現,人家明星根本看不上我和我這點錢。對他們來說,我隻是一個做煤礦生意起家的小老板。再加上這幾年經濟不景氣,我投資的幾個項目也都折了,我的追星之路就這麽斷了。

這幾年,直播開始火了以後,我感覺又有戲了。就連以前經常和我一起喝酒擼串打麻將的弟兄們就都不愛出來聚了。大家都貓在直播間裏看那些主播傻樂。偶爾幾次聚會也是相互顯擺自己打賞過哪些主播、比比誰的主播更好看。

許多直播間裏的小姑娘,長得漂亮還年輕,絕對不比明星差。關鍵是,她們都平易近人,不光陪你說話,打了賞就拚感謝你,讓你感覺特別被重視。

最近一年,我曾給一個叫娜娜的女主播先後打賞了十幾萬元。當時她正和一個主播PK,眼瞅要輸,正好我剛進直播間,她就央求我說,“完了完了,我要輸了。XXX(我的網名)哥哥,快救救我。今天誰讓我贏,下播後我就請他吃宵夜!”

我一聽,趕緊送火箭,刷郵輪。周幽王烽火戲諸侯隻為博美人一笑是啥心態,我就是啥心態。我打賞的女主播怎麽能輸?!絕對不能夠啊!



娜娜對我一頓讚美,讓我的虛榮心一再爆棚,感覺人也神清氣爽。當時我已經和娜娜相約在半個月後見麵,我尋思,沒準也會多發生點什麽。

但接下來,一連串的倒黴事接踵而至,讓我對一切都沒了心思。父親肝癌住進了醫院治療,我媳婦又在回城的高速上遭遇了車禍,差點成為植物人,做了幾次大手術才蘇醒過來。

為了救治家人,我散盡家財還借了不少外債。到現在還沒還上錢,為此債主還在網上曝了我的電話號碼。

我再也沒上過直播間,光看不打賞,更讓我自卑。沒打賞以後,那些主播和我就斷了聯係,也不知道她們現在還在拿著誰送的火箭,請誰晚上一起吃宵夜。

口述人:馮優優 女 26歲 主播

男主播拿到的打賞比女主播多

有一個現象很有意思,男主播比女主播更吃香。

無論姐姐妹妹都超級“疼愛” 男主播。有時候,身為主播的我去逛別的男主播的直播間,看到漂亮帥氣的小哥哥都忍不住也打賞,禮尚往來一下。



我有一個經常和我PK打配合的男主播好友A。給他刷禮物的姐姐們從不手軟,這些“姐姐們”可比“大哥們”的打賞大方多了,姐姐花錢更果斷,還常常不帶太多目的性。

有一次,A私下和我說,某某姐姐人很好,經常問他錢夠不夠花,不光線上打賞,線下送衣服鞋子數碼產品,更時常1至2萬得給他打零花錢。

有天這個姐姐突然問他,願不願意跟她在一起生活,她還可以再給他開個公司。我這個朋友委婉謝絕了,她也很得體,沒有再提過這件事。後來這個姐姐又找了別的男主播,最後還真的在一塊兒了。

別笑我朋友傻,我也曾經給一位要求私下見麵和發展“關係“的大哥退回過十幾萬的打賞。

確認退回的那一瞬,我真的有點肉疼,覺得到手的鴨子飛了。但主播圈子實在太小了,你的“大哥”也可能成為別人的“大哥”,那這些不正當的行為也很可能成為別人茶餘飯後的談資。

我不想掙這種錢。主播行業,要靠才藝也要靠手段,但絕不是靠出賣自己。直播裏的每一次打賞並非都帶有什麽目的。大部分給我打賞的人,也沒有什麽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我和他們多聊幾句,刷存在感。

我現在一晚上收入多則幾千,少則幾百,每個月至少能拿到5萬左右。確實有些人會約主播吃飯、甚至提出一些無理要求,但這種人在任何社交平台都會存在,不局限於直播行業。

我把自己看作一個銷售,如果被別人搶走客戶,客戶不再喜歡你而“移情別戀”,那是你本事不夠,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這個社會很現實,你不動腦筋,粉絲就會流失。

聰明的人一定不是一個人的單打獨鬥。有很多主播為了營造打賞氣氛,自己會掏錢相互打賞。

直播最火爆時,有的直播間三個月內產生了350多萬元的打賞流水,但隻有幾萬是真實的。主播簽約後,公會和MCN公司也會為你操作引流,這都是直播行業內的日常經營手段。

在各大直播平台的官方活動中,贏得名次的主播會得到平台的曝光度等資源支持,很多公司為了想拿到獎勵,也會為自家的主播刷禮物。這是經紀公司和直播平台的“默契配合”,但又很容易帶動人氣,幫主播和MCN公司都獲得更大收益。

很多人都覺得女主播的錢很好賺,隻要長的漂亮就行,其實親切感和高情商更重要。現在生活節奏快,很多人很壓抑,需要在直播間裏得到釋放。他們之所以喜歡主播,就是能得到陪伴和心靈上的慰藉。

想讓別人持久的喜歡就需要有技巧和方法,隻有成為朋友, 讓別人對你有親切感、覺得你好玩,才能長久獲得打賞收入。

直播這個行業,不是任何一方主導而存在的,主播和觀眾彼此需要,這個行業才會存在。

口述人:王宇航,男,32歲,新媒體從業者

聽3分鍾李佳琦,我就買了4瓶藕丁花蛤

我曾認為,我絕不會被銷售話術引導。但那天晚上,我隻在李佳琦的直播間聽了 3 分鍾,就下單搶了 4 瓶藕丁蛤花。就這,還是我搶了兩次才好不容易搶到的。



看李佳琦的直播純屬偶然。那天刷微博,看到有人說李佳琦當天晚上會推蘋果的產品,抱著好奇地心態去瞧瞧。

打開直播間看到李佳琦正在津津有味地試吃一款蛤蜊罐頭。他先說自己是長沙人,這個罐頭對他的口味,喝點啤酒很快就能吃完一瓶。我也是長沙人,偶爾在家也會喝點酒,覺得反正不貴就試試看。

沒想到,李佳琦喊:“3、2、1,上鏈接!”後,我優哉遊哉地點開,商品居然罄售下架了。當時看到銷量已經跑到 2500+,這還不到三秒鍾啊!很快,李佳琦馬上又補了庫存,沒幾分鍾再次售罄下架,量銷是 2.5 萬+。

這震驚到了我個這沒怎麽看過直播的“老年人”。 場景化的形容、體驗式的描述、還有便宜的價格,這可能很多也成為很多人下單的原因吧。

朋友小寧也是李佳琦的“買單人”之一。她之前隻在抖音刷到過李佳琦介紹美妝產品的短視頻,感覺說話非常魔性,讓人一下子就記住了,但還沒有衝動讓她直接去直播間搶購。

小寧的第一次下單是因為朱廣權和李佳琦合作的“小豬佩奇”直播。那次直播推薦的幾個湖北特產,小寧一個都沒搶上,感覺很懊惱。這讓小寧更計較在直播中“能不能搶到”這件事本身,雖然可能當場直播沒什麽想買的,但能搶到心裏就暗爽。



李佳琦本身的話術也有很多講究。一方麵是美妝出身的背景,天生讓觀眾更相信他對美妝產品選擇的專業性。

此外,他也很懂安利產品的賣點,比如一款防曬產品,在他嘴裏就成了“如果經濟條件一般,請把所有的投資獻給防曬”、“用防曬比你用1萬塊的麵霜更重要,防曬,是最便宜的抗衰老方式”。

更多的銷量也給李佳琦在和品牌商談判時更高的話語權。大部分時候,李佳琦即便是沒有拿下一線品牌的折扣價,也能夠換到所有平台裏最多的贈品。有時候贈品的價值甚至高於你所購買商品的單價,很難讓人不心動。

不知不覺,我和小寧都在李佳琦的直播間裏囤了很多東西。家裏整櫃的零食、還有小寧家成箱的洗衣液、化妝品和紙巾,但都是衝動消費,搶到就爽到,到現在都沒有用完。

我總結了一下,給直播買單,首先是參與感,其次是讓你感覺搶到便宜,而生活剛需則是最後一個備選。

這麽一看,感覺李佳琦跟小米最初的“套路”也挺像的。這或許也是李佳琦客單價基本在100元左右的原因:隻有這個價位才能讓最多的人花錢不心疼,買到也不會覺得太虧,讓人不止一次在他這裏買單。

口述人:郭文韜,36歲,品牌銷售經理

因為直播,我離婚了

我和前妻是青梅竹馬,大學畢業第二年結婚。後來,我被公司外調到廣州做銷售經理,出差了一年半,這期間就出事了。

那時候剛興起直播,同事們天天沒事淨刷直播,而我長期在外地也沒有精神寄托,也好奇地下載了APP。

20歲的主播曉婷正好填補了那段時間我的下班時間。曉婷剛開直播沒多久,直播間也沒幾個人,就有空和剛進主播間的我聊天。

一開始我的心態是花錢找個人陪聊,也沒有太多負擔,但每次心情不好時都能得到曉婷在屏幕那頭的寬慰,讓我漸漸對她產生了親切感,沒事就想去直播間看看。

給她送禮物、下班就找她聊天,成為了我的日常習慣。看著她的粉絲一點點增長,我也很有成就感,有種“自己看上的人也被別人認可了”的感覺。

一來二去,我們加了微信,關係就這麽從線上發展到了線下。如果不是被前妻發現我銀行賬戶每月都有幾千的扣款,並且查到了根源,我想我還會一直隱瞞下去。

更狗血的事情是,前妻為了報複我,也拿著我們的共同積蓄給一個男主播瘋狂打賞,甚至為了對方堅定地要跟我離婚。

最終,我們還是去了民政局。回來的路上,我還一邊開車一邊和她生硬的開著玩笑說:“離婚證你先拿著,沒準什麽時候咱們又複婚了呢?”

當然,我們最後都沒和曾經喜歡的主播在一起,孑然一身。等我真正抽離開來,才發現那些主播也不過是我一廂情願的幻想而已。他們也不過是利用人性的弱點來賺錢的投機者而已,但這真金白銀的打賞,到底換來了什麽?

進入主播的口袋,換來了我倆的離婚證,成為了我們為彼此成長買的單。



wx3000 發表評論於
煤煤愛MM
看客678 發表評論於
招雞的方法也與時俱進
roliepolieolie 發表評論於
不知所雲。中國的事情離我們越來越遙遠。
白雲藍天 發表評論於
看照片中的主播,就是一張純粹的假臉,蛇精臉,除了看到醜,根本看不到美。
coolbz 發表評論於
中國社會扭曲變態到了什麽地步
Robinlu 發表評論於
折騰半天,不就是為了最後“動物不能”那點事兒嗎。
走那麽多彎路,遭那麽罪幹啥。
lostman 發表評論於
一群蠢貨,精神空虛
看得穿 發表評論於
大撒幣者下大棋
打賞直播小撒幣

橫批:剛滿十八
視角 發表評論於
在虛擬現實中找存在感,和吸毒有什麽不同。就不知道那些美眉,對你甜言蜜語,猶如海市蜃樓一般,瞬間就會煙消雲散,留下你一片空虛和頹廢。寶貴的時間和金錢都在浪費一堆傻白甜身上,老天怎麽會眷顧你呢。
沒事逛逛88 發表評論於
給一個虛擬美女,屏幕後麵不知道是如花,還是豬八戒的人砸錢,圖啥呢我不明白,還不如上街找個小姐看得見摸得著。
落基山99 發表評論於
低級趣味!鄙視!!
nowomannocry 發表評論於
五千年文明古國
van1 發表評論於
變態國,厲害!
剛滿十八 發表評論於
讓癟三男友免費白睡,的確不如高價賣筆幾次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