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狽的蔣大為:比肩李穀一,卻與恩師反目,還詆毀朱之文自毀名聲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農民歌手把自己看成藝術家,門都沒有,邊都不沾,不配自稱是藝術家。”在最近的一次訪談中,主持人提到“農民藝術家”時,蔣大為對此十分不屑。

作為我國著名的男高音歌唱家,蔣大為被國內外媒體稱為“中國帕瓦羅蒂”。然而,他身上的標簽卻不止這一個。

(image)

他收“大衣哥”朱之文為徒,事後卻稱隻為作秀;憑《敢問路在何方》瘋狂撈金,竟為錢與恩師許鏡清反目;移民溫哥華後,被批不配唱民歌,回國撈金遭人嫌。

為了給女兒買房,蔣大為頻繁商演唱到嗓子吐血,還被人敲詐勒索,在黑社會的持刀威脅下寫下90萬欠條,他的這條藝術家之路可謂走得坎坎坷坷。

爭議不斷

1980年,蔣大為憑一曲《紅牡丹》成名,1986年春晚他演唱《在那桃花盛開的地方》,驚豔四座。蔣大為演唱過上千首歌曲,可這位歌唱家身上卻有不小的爭議。最近他貶低草根明星的視頻,被眾人瘋狂轉載怒批。

(image)

農民歌手把自己看成藝術家,門都沒有,邊都不沾,不配自稱是藝術家。”“哪首歌是你創作的?你不就是模仿了兩句別人唱歌,老百姓就喜歡你了?你不是什麽了不起的人物。”

蔣大為認為老百姓之所以喜歡草根歌手,隻是因為他們是農民,而他含沙射影所說的人,被指是他的徒弟“大衣哥”朱之文。

說起朱之文,可謂是農民歌手的代表,2011年,參加《我是大明星》憑借歌曲《滾滾長江東逝水》獲得冠軍,同年又參加了《星光大道》,他從一個普通農民一躍成為星光熠熠的明星。

(image)

在最火的時候,他被人牽線拜蔣大為為師。任何一門傳統藝術都有自己的規矩,尤其是拜師的規矩頗為講究。在媒體的見證下,朱之文遞上拜師茶,正式拜蔣大為為師。

起初,蔣大為還在節目中說朱之文是他的學生,提及對他歌唱方麵的指點,可漸漸的他卻出爾反爾不認這個徒弟,稱拜師都是節目效果,算不得數。

事實上,朱之文走紅後,一直保持之前樸實的農村生活,賺到錢後他常常熱心公益,積極捐助,此次的武漢疫情中,還捐贈20萬元。

(image)

然而,這對“師徒”還是徹底分道揚鑣,蔣大為在采訪中明確表示:“任何一個學生也沒這樣炒作過”、“不喜歡朱之文這個人”。有知情人稱,蔣大為覺得自己上了朱之文的當,光拜師,怎麽不知道孝敬呢?暗指其沒有給拜師紅包。

人前作秀撈金,事後撇清關係,蔣大為被這般吐槽,或許也是有跡可循。早年《西遊記》片尾曲《敢問路在何方》家喻戶曉,大家隻知演唱者蔣大為,卻不知該曲作者許鏡清老師一手包辦劇中14首歌曲和33段配樂。

(image)

當年,許鏡清力排眾議,選中蔣大為為演唱者,被其稱為恩師。這首歌紅了之後,蔣大為透露自己每個月20多唱演出,每次出場費高達25萬元,都是這首歌壓軸。照此推算,這首歌給他帶來每年6000萬元的收益。

許鏡清一直想舉辦自己的作品音樂會,可一輩子生活清貧的他,壓根沒有資金開展,這時他便想起蔣大為,自己作為歌曲創作者沒有得到過一分錢的版權費,加之對方利用這首歌商演,收益巨大,便想向他索要部分版權費。

可蔣大為一聽就急了,說自己不是為他唱的,還放狠話稱:他缺乏點法律常識。

(image)

2016年,許鏡清的西遊音樂會在網友眾籌下成功舉辦,師徒四人紛紛捧場,唯獨主題曲演唱者蔣大為未能現身,許鏡清深表遺憾:“我給他打了5、6次電話,他電話鈴響了,就是不接,後來經紀人才說沒檔期。”

時隔一年,蔣大為也舉辦了自己的獨唱音樂會,毫無疑問,《敢問路在何方》依然是他的必唱曲目。

深陷醜聞

蔣大為31歲的時候,女兒蔣怡出生,妻子為了照顧女兒辭去工作,蔣大為則為了家庭打拚歌唱事業,1985年,38歲的蔣大為成為了中央民族歌舞團的團長。

1997年,蔣大為到溫哥華演出,被當地的教育氛圍給吸引,身為父親總是會想給女兒最好的,他決定讓自己的女兒到這裏留學。

由於常年忙綠,蔣大為很少陪伴女兒,這一次,他辭去團長職務,下決心全家移民,彌補對女兒的虧欠。可要想在國外立足談何容易,剛到加拿大那幾年,蔣大為還有一點積蓄,時間一長問題就來了。

(image)

他在加拿大基本沒有什麽收入,雖然他在國內知名,可在加拿大幾乎沒人認識,更不要說有演出邀請,漸漸的全家生活窘迫,蔣大為隻好回國演出,賺錢養家。

可他一回國內,才發現一切從頭開始,自己的身價早就大不如前,還遭到同行排擠,“你去溫哥華享福了,怎麽還回來與我們搶飯吃?”“是不是洋麵包不好吃,在那邊水土不服?”

自尊心受到傷害的他,回到溫哥華就跟妻子大吐苦水,妻子張佩君卻勸慰他:“誰也不可能紅一輩子啊,你也老了,也該輪到年輕人上場了,你應該用平常心去看待這些。而且你是真心熱愛唱歌,又不是隻為了錢,怎麽能因為人家少給點出場費就生氣呢?以前你去部隊演出時,都是義演,你不是也樂嗬嗬的嗎?”

(image)

蔣大為這才調整好心態,可回國後不久他又深陷“桃色詐騙醜聞”。2010年2月3日,一個叫做姚曼的女人對媒體爆料稱,自己是蔣大為的情人,而且還是他的經紀人,半年前自己放在蔣大為那90萬,本想讓他保管一個月,但是蔣大為卻占為己有,消息一爆出,蔣大為被人罵慘。

這一醜聞迅速席卷各大報刊雜誌,蔣大為的聲譽迅速跌入穀底,遠在溫哥華的妻女也以為他“學壞了”,第一時間打電話質問,蔣大為落淚喊冤,馬上飛到溫哥華對家人解釋。

原來兩人是在一次酒會中認識的,姚曼自稱在北京有很強的人脈,可以幫他介紹資源,不過要交以部分介紹費,就這樣兩人便互留了聯係方式。

(image)

“後來她確實給我介紹過幾次商演,每次都會給她一半的介紹費,還給我接過一個西裝代言,代言費是30萬,她一分錢沒給我就消失了。”蔣大為稱為了不讓家人擔心,自己才閉口不提。

更可怕的是,姚曼不僅私吞酬勞,還帶了兩個持刀男人來到蔣大為的住處,逼迫他寫下了90萬元的欠條。此後,姚曼多次找他要錢未果,聲稱再不給錢,就讓他身敗名裂。很快,她便在網上散布蔣大為欠錢的消息,還暗指他私生活混亂。

聽完丈夫的敘述,妻子張佩君十分痛心:“咱們不搭理她,也不回國內了,省得都說你,聽著堵心。”不料,國內的親友紛紛打電話指責蔣大為,此時的他已經臭名昭著。

(image)

為了討回公道,夫妻二人回到了北京,將姚曼和同夥告上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

原來,蔣大為在寫欠條寫日期時留了一個心眼,寫的是自己不在國內的日期。而在警方的多方調查下,此案終於偵破,姚曼以敲詐勒索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並責成她以書麵向蔣大為公開道歉。

雖證明清白,蔣大為卻因此形象大跌。有傳言稱,近年來,為了給女兒買房當嫁妝,蔣大為頻繁商演,甚至唱到嗓子吐血,家人為他找來中醫,用偏方才治好他的嗓子。在家休整大半年後,他重新出發回到舞台,後來終於給女兒買上房子,這才了卻心頭大事。

結語

2020年的春晚,我們又看到了蔣大為,作為第14次登上春晚的常客,他和李穀一、關牧村等藝術家一起合唱了《難忘今宵》,也再次讓觀眾見識到他的歌唱魅力。

(image)

對於備受質疑的改國籍事件,蔣大為在節目澄清,“我隻是拿了綠卡,能在國外居住,我還是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然而,隨著妻女都被曝改為加拿大國籍,網友痛批他此舉隻是為了方便在國內撈金,國內掙錢國外花。

蔣大為無疑是一個時代的記憶,可要想成為樂壇的“常青樹”,不僅需要出色的作品,更需要低調謙遜、踏踏實實的做人做事。

想不開1 發表評論於
蔣大為自己唱的遠不如他貶低的人。桃花盛開和牡丹之歌,唱的和歌曲所要表達的相去甚遠。不知道他憑什麽這麽自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