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有可能源自實驗室事故?(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雖然已有越來越多的專家認為,2019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由人工改造合成的可能性極低,但一種新的說法是,病毒有可能是由於實驗室事故從動物傳給了人。

自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在武漢暴發以來,有關這種新型致命病毒的來源、它是如何從自然界的宿主傳染到人的身上,以及誰是所謂的“零號病人”一直是各界關注的焦點。截至2月20日,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已經造成7萬4千多人感染,2000多人死亡。

在疫情暴發初期,武漢衛健委的疫情通報似乎試圖把海內外輿論的注意力吸引到華南海鮮市場。這個位於武漢漢口火車站附近的海鮮批發市場不僅出售鮮活水產品,也有大量野味和野生動物交易。一些中國官媒的報道說,在這個市場上出售的野生動物有可能是病毒的源頭。武漢市在1月1日關閉了這個市場並進行了消毒清理。

但國際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1月24日發表的由武漢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等近30名中國醫務和科研人員撰寫的論文顯示,已知的最初41個住院病例當中隻有27個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而且最早於12月1日發病的病人沒有接觸史。

這篇論文的作者之一、武漢金銀潭醫院重症監護病房(ICU)主任吳文娟醫生對BBC表示,這名12月1日發病的患者是一位70多歲老年男子。老人患有腦梗和老年癡呆,長期臥病在家,沒有前往過華南海鮮市場。而他的家人在其發病後,均未出現發燒或呼吸係統症狀,他與後來的病人間也沒有發現流行病學聯係。BBC的報道說,吳文娟在被問到老人是否有親屬與武漢病毒研究所或者華南海鮮市場有關時表示,“不能下結論”。

與此同時, 中國華南理工大學生物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肖波濤和肖磊(音)在科學論文分享網站Research Gate上發表的論文說,距離華南海鮮市場不到300米的武漢疾控中心的實驗室可能是病毒的源頭。


(image)

武漢一名受新型病毒感染病人星期六(1月18日)被送入金銀潭醫院。


這篇論文說,武漢疾控中心的實驗室有一批供試驗用的動物,其中包括155隻在湖北捕獲的蝙蝠和450隻在浙江捕獲的蝙蝠。蝙蝠曾攻擊一名研究人員,其間蝙蝠的血液接觸到這名研究人員的皮膚上。他因此自我隔離了14天。在另外一次事故中,蝙蝠的尿液接觸到他的身上,他因此又進行了自我隔離。

這篇論文寫道,“患者的基因組序列與蝙蝠冠狀病毒ZC45的同源性為96%或89%。這種冠狀病毒最初是在中菊頭蝠中發現的,而該種蝙蝠並不是武漢本地的,而是生活在約1000公裏以外的地方。但這種蝙蝠正是本次疫情暴發前武漢疾控中心所使用的。

論文還說,武漢疾控中心還臨近武漢協和醫院。本次疫情的第一批被感染醫護人員就是在這家醫院。這有可能說明蝙蝠的組織炎本或受午飯的垃圾可能被泄露到周邊地區,導致第一批患者被感染。

但這篇論文在發表後不久就被刪除,目前隻能在網上找到論文的摘要。

分子生物學家、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Waksman Institute of Microbiology)化學生物學教授理查德·埃布萊特(Richard Ebright)埃布萊特教授對美國之音表示,病毒通過實驗室事故從動物傳染給人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他說:“中國多個地區的實驗室都有收集和研究蝙蝠冠狀病毒,包括武漢市疾控中心和武漢病毒研究所。”

埃布萊特進一步解釋說:“在疫情爆發之前,除SARS-CoV和MERS-CoV之外的所有冠狀病毒都被歸類為生物安全等級2。因此,武漢疾控中心和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蝙蝠冠狀病毒通常按照生物安全2級的標準處理,這隻是對實驗室工作人員提供了最低限度的保護,而不是按照高致病和高傳染性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特點,以所需的高得多的生物安全等級對其進行安全培養、分離和動物感染工作。”

斯克裏普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的進化生物學家克裏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1月25日在一個病毒研究網站上刊登了他對27個現有2019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的基因組分析報告。研究顯示,它們有一個“共同的最近祖先”,也就是共同的來源,最早可以追溯到2019年10月1日。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2月14日主持召開中央全麵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二次會議時提出,要把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係,盡快推動出台生物安全法。這引發了外界對新型冠狀病毒是否是來自於中國實驗室安全事故的種種揣測。


(image)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戴著口罩視察北京安華裏小區時一名防疫人員檢測他的體溫。(2020年2月10日)


習近平說,“要從保護人民健康、保障國家安全、維護國家長治久安的高度,把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係,係統規劃國家生物安全風險防控和治理體係建設,全麵提高國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要盡快出台生物安全法,加快構建國家生物安全法律法規體係、製度保障體係。”輿論認為,習近平提生物安全不會是空穴來風。

目前主流的觀點比較傾向於認為新型冠狀病毒是來自於蝙蝠。羅格斯大學教授埃布萊特對美國之音表示,SARS-CoV-2的基因組排序顯示,它是來自於一種蝙蝠冠狀病毒。

埃布萊特說:“存在於自然界的蝙蝠冠狀病毒在中國多個地方都有,包括湖北省。因此,首個人感染病例有可能是自然發生的。”

最早提出2019新型冠狀病毒可能來自於蝙蝠的研究機構之一恰恰是正處於爭議中心的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著名學術期刊《自然》雜誌2月3日刊登了該所和武漢金銀潭醫院以及湖北省疾控中心等機構的論文,指新型冠狀病毒的自然宿主是蝙蝠,病毒可以利用SARS冠狀病毒的受體ACE2(血管緊張素轉換酶2)入侵人體細胞。論文的第一作者是武漢病毒所研究員石正麗。

財新網2月3日一篇關於病毒起源的報道說,石正麗的科研團隊1月23日在bioRxiv預印版平台上發表文章,題目是“一種新型冠狀病毒的發現及其可能的蝙蝠起源”。文章說,新型冠狀病毒與雲南菊頭蝠身上的RaTG13冠狀病毒一致性高達96%。石正麗團隊在疫情早期從5名患者身上獲得病毒的全長基因組序列,發現SARS-CoV-2與SARS冠狀病毒(SARS-CoV)的基因序列一致性達79.5%,與一種蝙蝠中的冠狀病毒一致性達96%。


(image)

出現過多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例的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目前已經暫停營業。


杜克大學全球衛生學院(Duke University Global Health Institute)傳染病學教授格雷格·格雷醫生 (Gregory Gray, MD)對美國之音表示,蝙蝠是如何把病毒傳染給人的,這是值得研究的方向。

他說:“有可能是直接傳染,病毒可以通過多種途徑直接由蝙蝠傳給人,比如直接接觸、蝙蝠糞便、通過食物等。更普遍的傳染途徑是通過一種家畜。我們過去有很多這樣的人類傳染病暴發的案例,比如SARS(嚴重急性呼吸綜合症,“非典”)和MERS(中東呼吸綜合征)。”在SARS和MERS這兩種嚴重呼吸道傳染病的案例中,病毒的中間宿主分別被認為是果子狸和駱駝。

新華社2月11日曾報道說,嶺南現代農業科學與技術廣東省實驗室與華南農業大學合作的團隊通過分析1000多份宏基因組數據得出結論,穿山甲是新型冠狀病毒的潛在中間宿主。但參與研究的人員表示,研究的穿山甲是從“某些特定機構獲取的,不代表自然界中絕大多數的穿山甲攜帶冠狀病毒。”

在另一方麵,學術界目前基本排除了新型冠狀病毒是來自於人工合成的說法。斯克裏普研究所免疫學和微生物學副教授Mansun Law通過電子郵件給美國之音提供的一份非正式中文說明,標題是“SARS-CoV-2的近源研究”(The Proximal Origin of SARS-CoV-2)。這份說明是根據世界頂尖流行病學家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的伊恩·利普金(W. Ian Liplin)、悉尼大學的愛德華·霍姆斯 (Edward Holmes)和斯克利普研究所的克裏斯蒂安·安德森等人對SARS-CoV-2基因組中兩個疑似人為幹預的特征進行功能性和結構性的比較分析所得的結論。

聲明說,“這些分析提供了大量的證據推論出SARS-CoV-2不會是實驗室工程製造而泄露的病毒,而應該是病毒自然進化的產物。”

處於爭議焦點的武漢病毒研究所2月19日給全所職工和研究生致信,稱近期一係列針對該所的謠言“引發了各界的持續關注,對堅守科研一線的我所科研人員造成極大的傷害,也嚴重幹擾了我所承擔的戰‘疫’應急科研攻關任任務。”

zzbb-bzbz 發表評論於
石正麗法國博士畢業,美國科學院院士,被利用了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1.這篇文章除了石正麗,還有排名較靠前的葛行義,葛行義現在也在武漢病毒所
2.石正麗團隊做了大量的蝙蝠和冠狀病毒研究,2018年他們還編輯過豬流感的冠狀病毒,加入S蛋白摻進HIV!參見以下論文節選:
To evaluate the incorporation of S proteins into the core of HIV virions, pseudoviruses in supernatant (20 ml) were concentrated by ultracentrifugation through a 20% sucrose cushion (5 ml) at 80,000g for 90 min using a SW41 rotor (Beckman).
全部論文網址:nature. com/articles/s41586-018-0010-9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石正麗的這篇論文概括起來說,就是他們的醫學研究發現,隻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裏的ACE2這個受體開關一調,這個病毒馬上就可以傳染給人類。利用病毒基因重組技術將蝙蝠的S蛋白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組,得到的新病毒可以和人體的血管緊張素轉化酶2(ACE2)結合,能很有效地感染人類的呼吸道細胞,而且毒性巨大。他們發現新病毒明顯地損害了老鼠的肺部,而且治療SARS的藥物和疫苗全對其失去作用。
這個實驗當時引起美國醫學界非常大的爭議,醫學專家Declan Butler也在Nature Medicine上撰文表示,這種實驗沒有什麽意義,而且風險很大。由於缺乏技術,當時石正麗團隊是和美國北卡羅萊納的一個醫學小組合作。2014年美國疾病控製中心意識到這個病毒有可能成為生物化學武器時,立刻已經叫停了這種病毒改造計劃,並停止撥款給相關的研究。以下是Declan Butler 在Nature上發表的質疑文章:
nature. com/news/engineered-bat-virus-stirs-debate-over-risky...  查看完整評論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注1:這裏所謂“SARS-CoV反向遺傳係統2”,即在RT-PCR和體外轉錄RNA技術基礎上建立起來的全長感染性cDNA克隆技術,也叫反向遺傳操作技術(reverse genetics manipulation ),又名“病毒拯救(rescue of virus)”,它解決了對病毒基因組RNA難以操作這一難題。從cDNA克隆拯救出負鏈RNA全病毒是90年代分子病毒學研究領域最振奮人心的突破之一,它開啟了人們對病毒基因組進行人工操作以及詳細了解病毒基因及其產物功能的大門。
注2: 這裏的“SARS-CoV backbone”,就是2003年肆虐全球的SARS病毒被克隆到老鼠身上的相同病毒。這裏的SHC014就是中華菊頭蝠身上提取的冠狀病毒。
南北交通 發表評論於
助紂為虐,落井下石 是VOA的習慣。
hillmodel 發表評論於
文章中提到的最相似的基因序列比較是96%。而且此次疫情從病人身上提取的病毒基因序列已經測量出來。所以,武漢病毒所提到的新冠狀病毒必須和這次疫情的冠狀病毒序列相似性超過96%,如果有這樣的可能,早就被懂得一些專業知識的人爆料出來了。
所以,這種文章的題目就是無知者閉著眼睛胡扯。
本人的博士論文就是物種之間的基因序列分析探討進化關係。
helix22 發表評論於
theriver1 又在造謠, 廢話少說,把文章的索引列出來
路過地球 發表評論於

或者你在唐人街住,別人砸了你家玻璃,你第一反應是給對方打電話。不在唐人街,更多人可能選擇給警察打電話。
========
如果對方家長是你熟識的華人,你會第一反應給警察打電話?
彼此熟悉的老外也一樣不會,隻有你不熟悉的老外孩子砸了你玻璃你才會找警察。

Dingxiang 發表評論於
其實何必麻煩專家論證,又何必浪費口水、時間在這裏分析過去、爭論過來?就是美帝亡我之心不死放的毒,句號。憤怒聲討、絕交l斷生意,萬事大吉歲月從此靜好!
POCOCAT 發表評論於
"2015年,武漢大學病毒研究所教授石正麗在著名的自然醫學電子刊物上發表了一篇論文,他們醫學研究發現"這個是歪曲,研究是美國做的,石兩人排名很靠後是提供基因和病毒源,2016年美國的論文就沒有她兩人的署名隻是感謝了。
-----------------------------------------------------------------------
所以隻要有說2015石發表的論文... 就可以認為是故意帶節奏的了.
行道堂主 發表評論於
1月3號通報美國,1月7號親自批示。
親自指揮、親自部署,親自隱瞞!
此後疫情爆發,完全失控。
禍害了全中國老百姓,禍害了全世界人民!
應當立即下台謝罪!
gnyd 發表評論於
石正麗和習近平都應該被送到國際法庭審判。
路過地球 發表評論於
如果你家被偷了,你知道有兩個大盜,一個就住你家隔壁,另一個住在幾千公裏以外,你會先懷疑誰呢?不是說另一個絕對不可能,可你首先得排除隔壁這位吧?
===========
如果這兩個大盜師出同門,另一個大盜也經常到我家隔壁拜訪,還跟我有過節。
那麽我家被盜肯定先懷疑另一個大盜。
LISP 發表評論於
"現在說是實驗人員不慎被蝙蝠咬了尿了就被感染了,可是,在自然界人和蝙蝠的接觸機會多了去了,類似的感染以前怎麽不爆發呢?"

====================================

你沒看懂
可能是蝙蝠汙染物造成動物發病
再跳到人身上
Interread 發表評論於
華南海鮮市場是應該以賣海鮮為主吧,小龍蝦什麽的。
真的賣過蝙蝠嗎?有人買嗎?武漢人不吃。真的賣過 “菊頭蝙蝠” 嗎?問一問華南海鮮的小販們呀。他們知道賣野味的人多不多,都是誰。不難的事。
Interread 發表評論於
這也把武漢人吃野味引起什麽什麽的畫個問號。一直都好像沒聽說吃蝙蝠的,如果把焦距點放在 “菊頭蝙蝠” 上,那就會想: 哪個小販會去 2000 公裏以外的地方弄蝙蝠來賣呢? 進武漢附近的蝙蝠,不是更便宜嗎?但是武漢附近的蝙蝠沒那種基因呀。 更別說美國的蝙蝠了。
牽牛花語 發表評論於
武漢病毒所為什麽製造傷害中國人的病毒?,為什麽印尼等別的國家還在販賣野生動物沒有被感染?
這次的病毒事件絕不是大家想象的簡單,
這是沒有硝煙但是危害極大的看不見的戰爭。
不費一兵一卒,一箭多鵰。
人_天涯 發表評論於

現在說是實驗人員不慎被蝙蝠咬了尿了就被感染了,可是,在自然界人和蝙蝠的接觸機會多了去了,類似的感染以前怎麽不爆發呢?
Interread 發表評論於
這文裏沒有說 2015 和 2016 論文呀。 樓下不知在說啥呢。
chinomango 發表評論於
"2015年,武漢大學病毒研究所教授石正麗在著名的自然醫學電子刊物上發表了一篇論文,他們醫學研究發現"這個是歪曲,研究是美國做的,石兩人排名很靠後是提供基因和病毒源,2016年美國的論文就沒有她兩人的署名隻是感謝了。
大玩家 發表評論於
病毒研究所應該放在偏遠的地下室裏。
Interread 發表評論於
又讀了一遍。外行努力了。
比較有吸引力的是 12月1日 華南理工大的肖波濤和肖磊的論文。好像他們研究了一下患者,然後發表的。重點:

(1)患者的病毒基因組合序列與蝙蝠冠狀病毒 ZC45 有 96% 或 89% 相同。

(2)這種 ZC45 病毒隻在菊頭幅身上有,但是菊頭幅不在武漢附近,而是在 1000 公裏以外的地方。但是,武毒所的研究人員早就把 菊頭幅從 1000 公裏以外弄來做試驗。那麽:這種病毒 在武毒所擁有的菊頭幅身上可能有。這樣就解釋了為什麽 1000 公裏以外的菊頭幅基因的來路,也是患者病毒可能來自於武毒所病毒的一種來路。

(3)附近的協和醫院是最早一批醫護人員感染的地方。會不會有午飯垃圾感染周圍地方?(午飯這個事本人還想不清楚。)
curiousGeorge2 發表評論於
美國之陰
Sam大樹 發表評論於
奇怪,居然還沒有人公開說:美國什麽都牛,在中國出現的技術都是美國的,包括這次的病毒!

路過地球 發表評論於 2020-02-20 12:33:07
中國武漢病毒所和美國北卡病毒所,不能隻提一個而隱藏另一個。
他們之間存在長期聯係。北卡數次把無害的蝙蝠病毒人工合成為可感染人肺部組織的病毒,受體也是ACE2。

北卡還知道了仿生機器蝙蝠,怎麽排除他們利用仿生蝙蝠釋放人工製造病毒感染人和動物的可能?他們熟悉武漢,因此選擇武漢並嫁禍於人很自然。

既然都是推理和猜測,不應隨便就排除一種可能。
三神 發表評論於
驚聞
如果病毒是武漢P3病毒實驗室泄露出來的:

那麽實驗室什麽時候發生的 發生了什麽泄漏 如何傳染出去的 誰隱瞞了 怎樣隱瞞的

為何會有警察找8個吹哨人 誰下的指示 是知道了病毒泄露的隱瞞 還是不知道的政治措施

做的論文是怎麽回事 高福論文和石正麗論文 和本次病毒泄露有何聯係 他們是知道了事故 還是不知道的情況下做的科學論文 做這個論文的目的是什麽

整個抗病疫的過程中,為何兩個武漢病毒研究所沒有聲音 還是已經向上麵匯報了泄露事故

哪一級, 什麽時候,政府知道是泄露 還是隻知道是傳染 然後做了什麽應急措施

關閉華南海鮮市場是為了轉移視線 消滅源頭 還是什麽措施

國務院總理 習主席什麽時候知道病毒泄露的人為事故
做了什麽指示

為何衛健委的傳染病上報直通係統不工作 誰負責的

誰下的...  查看完整評論
飄過的雲 發表評論於
隻有一個小小的問題……以目前天朝對於社會的掌控能力,發現零號病人會這麽困難嗎?如果不難的話,為啥就是沒有任何關於零號病人的報道?
路過地球 發表評論於
中國武漢病毒所和美國北卡病毒所,不能隻提一個而隱藏另一個。
他們之間存在長期聯係。北卡數次把無害的蝙蝠病毒人工合成為可感染人肺部組織的病毒,受體也是ACE2。

北卡還知道了仿生機器蝙蝠,怎麽排除他們利用仿生蝙蝠釋放人工製造病毒感染人和動物的可能?他們熟悉武漢,因此選擇武漢並嫁禍於人很自然。

既然都是推理和猜測,不應隨便就排除一種可能。
我愛寶島台灣 發表評論於
也有可能來自台灣使壞。
弟兄 發表評論於
距離華南海鮮市場不到300米的武漢疾控中心的實驗室可能是病毒的源頭。
——————
病毒自己走過去都可以了
天天上文學城 發表評論於
很可能這次是研究所流出來, 引起的大禍。
天天上文學城 發表評論於
剛剛群裏看到一個CCTV新聞+視頻: 2018 武毒所就發現倆這種病毒。
size0 發表評論於
你沒事抓人家蝙蝠研究,人家就反抗唄。電影阿凡達就是表達大自然對人這種憑借高智力和高科技耍傲慢的懲罰!聰明反被聰明誤!
Interread 發表評論於
可能早就知道組合了,惹禍了,要不然也不會有文章說 一次被灑血,一次被尿。。。然後此文章被刪。
伍冒們說這說那, 怪這怪那 沒有用的。
zzbb-bzbz 發表評論於
薩斯、禽流感、新冠在感染人前,美國都掌握過
Interread 發表評論於
烏冒們說在美國?不相信。
有一段時間烏冒們集體一起說 華南海鮮市場, 說了好一段時間。想把這個歸於吃野味。當時就有疑問。
難道當時他們就知道病毒泄露了,想找個解釋?當時還沒有想到美國。現在又發明一種解釋。誰會信嘛。
技術員 發表評論於
鑒於中國人最易感,事故實驗室屬於美國最合理。
低智商豬頭 發表評論於
不同的病毒,依附於各個物種,蝙蝠的病毒如果直接進入人體也沒用,因為進不了人體細胞,就會被人體免疫係統清除。所以蝙蝠的病毒隻能先選擇介於蝙蝠與人之間的宿主,一步一步的接近,病毒才有可能進化出感染人體的能力,而這個過程是極其漫長的。而近二十年,薩斯和武漢就是橫空出世的病毒,直接從蝙蝠就具有了感染人的能力,你說奇怪不奇怪。
牽牛花語 發表評論於
誰能不能解釋一下,病毒為啥發聲在春節前後,易感人群是亞洲人,如果是自然界有隨機性,可這次偏偏在春節前後。
這個病毒好像不簡單很狡猾。
Interread 發表評論於
幽默故事哦。電影哦。
同一個人被蝙蝠灑了血,過些時他又被蝙蝠尿了尿。
然後病毒就在他身上“重新組合”?
thrawn 發表評論於
美國之音反正是變著方法猜測是因為實驗室
ali88 發表評論於
零號病人還是很重要。
ali88 發表評論於
就算“是病毒自然進化的產物”,要質疑的是,是不是實驗室泄漏出來的?
貓爪 發表評論於
2004年就泄露過,估計下次又不知哪個實驗室又泄露!
Interread 發表評論於
還是沒看懂。

主要說的是一個員工被蝙蝠襲擊一次。蝙蝠血液接觸到他的皮膚。他自我隔離了14 天,(14天熟悉呀)。然後同一個員工又被蝙蝠尿了尿,他又隔離了一段時間(沒有說幾天)。

難道這個病毒在一次襲擊,蝙蝠血接觸到他的皮膚。 第二次 尿尿,接觸到他身上(沒說皮膚)。然後病毒重組就在他身上“自然”產生了?

普通人還是不懂呀!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沒用一個科學家敢不承認學術界的定論:

“學術界目前基本排除了新型冠狀病毒是來自於人工合成的說法。根據世界頂尖流行病學家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的伊恩·利普金(W. Ian Liplin)、悉尼大學的愛德華·霍姆斯 (Edward Holmes)和斯克利普研究所的克裏斯蒂安·安德森等人對SARS-CoV-2基因組中兩個疑似人為幹預的特征進行功能性和結構性的比較分析所得的結論。”

聲明說,“這些分析提供了大量的證據推論出SARS-CoV-2不會是實驗室工程製造而泄露的病毒,而應該是病毒自然進化的產物。”
怒放的小蘑菇 發表評論於
美國冒著感染全世界的風險給中國投毒,這是全世界人民的公敵了。這下應該沒人再認為投給廣島長崎的原子彈是正確的了。為了降低美國直接開戰的風險,給中國投毒和在日本投日本原子彈本質上是一樣的。
低智商豬頭 發表評論於
黑死病和鼠疫是細菌性瘟疫,薩斯和武漢是病毒引起的。細菌有抗生素治療,病毒沒有任何藥,隻能靠自己免疫力。
ali88 發表評論於
泄漏跟陰謀論、歐洲鼠疫有什麽關係?
7000miles 發表評論於



之所以是武漢,因為武漢有個病毒研究所海鮮市場,出事後好找人背鍋。
牽牛花語 發表評論於
一千年前當然不是生化武器,但是你說當今世界沒有生化武器就沒人信了,北美的印第安人接受了天花毛毯後幾乎滅種,他們當然那時也不會想到生化武器。
世事滄桑 發表評論於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戴著口罩視察北京安華裏小區時一名防疫人員檢測他的體溫。"

這樣量準嗎?
=======
這不重要。答案早就有了:“主席,您的體溫完全正常!”
(掌聲響起)
藍靛廠 發表評論於
這個猜測更接近合理的解釋,但是這個鍋沒人敢背。
牽牛花語 發表評論於
之所以是武漢,因為武漢有個病毒研究所海鮮市場,出事後好找人背鍋。隻有疫苗出現才可以徹底解決問題,但是如果明年再來一個新病毒,你還有精力和時間應對嗎?
如果被盯上了,這種事情會變成常態。嚴重影響到國家和個人的正常生活。
老李子 發表評論於
禁止WHO和外國記者到湖北參觀,武毒所被軍管。真巧啊。
剛滿十八 發表評論於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戴著口罩視察北京安華裏小區時一名防疫人員檢測他的體溫。"

這樣量準嗎?
apache2000 發表評論於
將病毒所遷至台灣新竹園。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不管怎麽說,病毒所應該搬家。 
河西海龜 發表評論於
以後,估計美國每年會給中國放一個新冠肺炎病毒。這樣中國就追不上美國了。盡管聽起來很冷血,其實死掉的都是老弱病殘者,不得新冠肺炎,也會得其它病而死。到明年, 疫苗和藥物應該已經有了,中國不要太緊張,該幹嘛幹嘛,不用搞的神經兮兮。
泰傻 發表評論於
如果不是美國下毒,他們能表態願意捐一億美元嗎?
如果不是他們下毒,他們能拖著賴著錢不進賬帳嗎?
如果不是他們下毒,他們能天天急著讓專家進去嗎?
北卡山人 發表評論於
文章代表了我一直的觀點
pandawipe 發表評論於
至少比謠傳吃個野生動物要大多了,千百年來一直有人吃野生動物但也沒有引起傳染,隻能是實驗事故
空城之主 發表評論於
中國的網評員放大量謠言指責美帝投毒,其實就是在掩護武漢病毒研究所撤退。
nyfan 發表評論於
看這些論文預見者可能性很大
smeagolrocks 發表評論於
可能性很大,厲害國喜歡把實驗室的動物標本賣給草民吃,最近不是有個叫李寧的因為這個弄了幾千萬,怪不得包子急急推出生物安全法,肯定這種事情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