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25天:有人康複 有人永別 有人不敢回家(組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被完全隔離後,張先生曾想過,他可能不能活著回家過年了。

一個多月前,他曾前往武漢華南海鮮市場采購,之後便出現發燒、咳嗽等症狀。一開始,醫院按照感冒治療,但病情未見好轉。後經診斷,張先生被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

張先生是新型冠狀病毒首批感染者。經多日治療,1月15日,他出院與家人團聚。近日,疫情擴大、病例增加,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令江城武漢備受關注。

截至1月23日24時,國家衛健委收到29個省(區、市)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確診病例830例,其中重症177例,死亡25例。

1月24日,武漢版小湯山開建,上百台機械同時作業。竣工後,此地可容納1000張病床。而這一天,正是大年三十。

從疫情爆發至今,武漢經曆了最漫長的25天。對於武漢人乃至全國人民,這注定是一個不一樣的春節。

(image)

↑武漢金銀潭醫院南樓隔離病區 攝影 王效

『爆發』華南海鮮市場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最早是從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爆發的。

經常去該市場采購進貨的武漢餐飲店老板張先生是首批感染者。“咳嗽,每天發燒。”張先生的妻子黃女士記得,最開始醫院當感冒治療,但病情遲遲沒有好轉,丈夫被送到武漢同濟醫院,等肺部CT出來,他就被隔離了。

12月31日下午,張先生被轉往武漢金銀潭醫院,被完全隔離,黃女士隻能和丈夫視頻通話。“醫生說我丈夫感染的是一種和非典差不多的病。”黃女士很害怕,立刻帶著全家人去檢查,好在家人確認沒被感染。

隔離區無法進入,黃女士每天隻能與丈夫視頻通話。在視頻中,她看到另有四五人被隔離,年齡在30多歲到50多歲之間。丈夫沒什麽精神,總是告訴她,自己每天都在發燒,吃不下飯。

(image)

↑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重症隔離病房 攝影:王效

最開始,感染者多與華南海鮮市場相關。華南海鮮市場位於武漢市江漢區,距離漢口火車站1.3公裏。工商資料顯示,該市場成立於2005年,經營範圍包括市場物業管理、停車場經營;水產品、初級農產品的批發兼零售。

2019年12月31日,疫情剛剛出現時,紅星新聞是最早一批實地探訪華南海鮮市場的媒體。當時記者走訪發現,有遺棄的兔頭及動物內髒散落在市場西區六街角落。附近一位商戶稱,六街有幾家賣野味的,有野雞、蛇等很多品種,“你來晚了,(都)關門了。”

(image)

↑武漢華南海鮮市場

在附近街區,部分攤位附近有閑置的鐵籠。對於記者詢問是否有野味售賣的問題,攤主顯得非常警惕。在西區入口,紅星新聞記者向幾名賣幹貨的攤主和小賣部店主詢問,哪裏能買到野味,他們都說“往裏走”。

近日,網上流傳出的一張圖片顯示,一家名為“大眾畜牧野味”的攤位售賣的野味種類多達42種,包括竹鼠、狗狸獾、豬狸獾、果子狸、狐狸、樹熊、孔雀、大雁等,“均可活殺現宰,速凍冰鮮,送貨上門”。

1月22日,紅星新聞記者在華南海鮮市場東區,看到了一家同名的店鋪。店麵朝著新華路,但店門緊閉。記者撥打圖片上的電話,未能接通。

關門的不僅是這家“大眾畜牧野味”,紅星新聞記者發現,市場東區、西區所有商戶均已關門,有些店鋪門上貼著1月1日發布的“休市整治通知”。

“市場裏有1000多戶商家,雖然是海鮮市場,但賣什麽的都有,海鮮占一小部分。過年是商家最賺錢的時候,休市對商戶和周圍的酒店都有影響。”附近一位商戶說。

(image)

↑武漢華南海鮮市場

1月22日,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疾病預防控製中心主任高福在國新辦發布會上表示,新型冠狀病毒的來源是武漢一家海鮮市場非法銷售的野生動物。

自武漢市衛健委發布通報稱此次疫情與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有關後,多部門對市場進行管控,除相關工作人員外,禁止他人入內。為減少市場內商戶的經濟損失,當地政府在市場外的辦公室樓下設置補貼點。

紅星新聞記者1月22日看到,在“大眾畜牧野味”店對麵,有十幾名商家在排隊。附近工作的一位市民告訴記者,市場內每家商戶除了獲得1萬元補貼外,所進貨物按照進價稱重後計價賠償。

而隨著疫情加重,此前的1月21日下午,武漢市曾宣布繼續加大華南海鮮批發市場休市後管控力度,24小時管控市場及其周邊出入口。

『感染者』兩個家庭

據武漢衛健委通報,第一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感染者,61歲的男性患者,於1月9日經搶救無效死亡。病原學檢測結果提示新型冠狀病毒核酸陽性。該患者常年在華南海鮮市場采購貨物。

距離華南海鮮市場約2公裏的興業路石橋小區,同樣有疑似感染者死亡。

1月18日晚,接到武漢市中心醫院後湖院區醫生的電話時,陳先生還在深圳上班。醫生說他母親病情嚴重,需親屬立即前往醫院,配合處理相關事宜。第二天,他趕到醫院,值班醫生告訴他,已被確診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

隨後,他簽署了2份文件,一份《病危通知》、一份《搶救須知》。但他並未看到母親的病曆或檢查報告。因為,母親一直在重症監護室接受治療,陳先生隻能焦急地在外麵等消息。

晚上11點左右,醫院電話再次打來,母親去世了,享年63歲。因為家距離此次疫情發源地華南海鮮市場隻有2公裏,母親確診前,他就想過母親可能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

陳先生介紹,2019年12月底,他母親出現了類似感冒的症狀,去醫院檢查後按感冒治療。2020年1月14日,母親突然休克,被連夜送往醫院救治,但當時病毒檢測結果是陰性,醫院沒讓陳母住院。第二天,母親病情加重,再次被送往醫院救治,進行了全麵檢查。“CT照上,我媽的兩肺已經全白了。那時候,才基本確定被感染了。”陳先生說。

“從出現疑似症狀到確診、離世,隻有20來天。”陳先生說,他繼父因照顧母親,也被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目前正在醫院接受隔離治療,情況不是很樂觀。

母親去世後,因為考慮其遺體可能攜帶病毒,他們家屬同意了醫院將遺體盡快送往殯儀館火化的要求。“雖然沒能見上母親最後一麵,但這種特殊情況下,我可以理解。”陳先生說。

(image)

↑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重症隔離病房 攝影:王效

同樣在1月21日收到噩耗的還有武漢的劉先生。

他告訴紅星新聞,他的朋友75歲的徐大鵬及其72歲的夫人疑似感染了嚴重肺炎,10天內先後去世,但均未通過檢測來確診是否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

1月22日,環保組織自然之友官網稱,自然之友原理事、綠色希望行動武漢小組負責人徐大鵬老師因肺部感染,於1月21日離世,具體感染原因尚不明確。

據媒體報道,徐大鵬身體一直很硬朗,沒有慢性疾病。在妻子被隔離之前,兩人一直同住,轉入呼吸內科住院後也曾多次陪床。在送走妻子的頭幾天時間裏,他的身體沒有任何異常。四五天後,他的身體開始感到虛弱,並伴有氣喘。

1月20日,徐大鵬到武漢第六醫院檢查。1月21日,他的肺部CT診斷為肺部感染,隨後被送往漢口醫院,但未能搶救成功。

“他走得太快了,沒做什麽檢測。”劉先生說,1月22日淩晨,徐大鵬的遺體在漢口殯儀館被火化。

(image)

↑圖據微博

紅星新聞注意到徐大鵬和他妻子,以及陳先生的母親和繼父都屬於年齡偏大的感染者。據此前武漢市衛健委副主任彭厚鵬介紹,此次肺炎疫情重症和危重症病例普遍年齡偏大,60歲以上的占70%。同時,這些患者都不同程度的患有基礎性疾病,如高血壓、脂肪肝、腫瘤等。

『疫情』最重要的地方

隨著武漢市對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防控措施升級,醫院成了抗擊疫情最重要的地方。

1月22日中午,漢口解放大道1277號,協和醫院門診大樓一樓,每隔幾步就豎立著“請佩戴防護口罩,就診前先測量體溫”的告示牌。所有醫護人員都身著防護服,前來就醫的患者也都戴著口罩。

側麵的體檢大樓一樓已被臨時改為發熱門診,60多個正在打吊針的病人擠滿了大廳,旁邊的走廊裏,超過130名病人分成三隊,等待就診,人群裏不時傳來咳嗽聲。

52歲的李先生剛從門診藥房取藥回來,他說:“前天晚上,我和嶽父同時感到不適,量了體溫,38℃。”因為家裏的保姆之前有肺炎,李先生和嶽父第二天一早就到了協和醫院。

(image)

↑武漢市中心醫院等待輸液的病人和病人家屬 攝影:王效

讓李先生沒有想到的是,醫院已人滿為患,隊伍都排到了醫院外麵。等著看病就站了大半天。李先生就診後,門診病曆顯示:李先生於20日上午10時41分前往協和醫院就診。19日晚,無明顯誘因出現發熱,最高體溫38℃,伴咳嗽,乏力,關節肌肉疼痛,不伴胸悶氣喘,自行口服“感冒藥”“阿奇黴素”好轉。備注:不適隨診。

為了避免感染家人,李先生沒有回家,“白天在醫院打吊針,晚上到酒店開房休息。”而他的嶽父因為年近8旬,排隊“苦不堪言”,“堅決不再去醫院了。”

將近下午一點鍾,李先生終於打上了吊針,看著周圍擠滿的病人。李先生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他並不擔心自己目前的病情,“症狀輕微,隻能列為疑似。”

(image)

↑李先生的病曆 攝影:王效

疫情遇到春運,人員流動頻繁。1月20日開始,各地開始通報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確診或疑似病例。

截至1月23日24時,國家衛生健康委收到29個省(區、市)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確診病例830例,其中重症177例,死亡25例,其中湖北省24例、河北省1例。20個省(區、市)累計報告疑似病例1072例。

據財新報道,廣東省珠海市衛健委1月20日通報,該市確診一個“人傳人”案例。一對父母從武漢到珠海女兒家探親,一家三口都感染了“武漢肺炎”。

1月11日,78歲的父親、76歲的母親從武漢出發,乘坐高鐵到珠海49歲的女兒家。1月15日,父親感到不適就診,1月17日轉送至中山大學附屬第五醫院。母親與女兒也先後出現發熱等症狀。次日,病人由醫學觀察轉為隔離治療。

麵對疫情,全國多個城市開始部署疫情防控工作:在全市各類醫療機構已全麵加強預檢分診和發熱門診的力量配置,規範開展對可疑病例的監測、篩查、診斷治療和處置工作;在機場、火車站、長途汽車站等重點場所啟動體溫監測機製,並做好隔離治療和病例救治,確保將確診病例集中在定點醫院進行救治。

(image)

↑武漢漢口火車站一對戴口罩情侶 攝影 王效

武漢市民楊小姐是江岸區蕃陽街一家民宿的房東,她告訴紅星新聞,自從疫情在各地區相繼爆出後,她就接連收到了近10位客人的取消訂單申請,從21號起陸續所有訂單全部退完。

楊小姐所開的民宿位於武漢市江岸區鄱陽街,距鬧市江漢路步行街僅50米。而該條步行街是武漢著名的百年商業老街,是武漢最繁華的商圈之一。有媒體報道稱該步行街一天的人流量曾達30餘萬人次。“現在這條街上的商鋪已經關了一大半,也沒什麽行人了,零星幾個走著的,還都帶著口罩。”楊小姐說,“沒客人也行,就當放鬆了,陪陪家人吧。

『封城』武漢版小湯山開建

為了控製疫情,1月23日淩晨,武漢市疫情防控指揮部發布1號通告:自2020年1月23日10時起,武漢市城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暫停運營;無特殊原因,市民不要離開武漢,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

(image)

↑武漢地鐵站 攝影:王效

在“封城”前,武漢市新洲區一菜農陳某曾以2.5元/斤的價格,將西蘭花批量出售給菜販。而23日一大早,又有幾名菜販陸續聯係上他,表示願意以3.4元/斤的價格收購他手中剩餘的西蘭花,“我菜地裏的其他蔬菜他們也再次收購了,價格也比以往要高。”

據湖北本地媒體報道,在看到“漲價菜”照片後,湖北省市場監管局第一時間轉交武漢市局核查處理。同時,湖北省局價監處也第一時間電話約談了中百、武商負責人,提出嚴正告誡。目前,反應漲價的門店已基本恢複日常菜價。

(image)

↑武漢一菜市場 新華社發

封城後,江漢路步行街上,市民很少,隻有零星幾家店鋪開著門;武漢天河機場、漢口火車站、公交車總站、地鐵口,廣播裏播放著停運通知,退票處不時有旅客辦理退票,有些戴著口罩拉著行李箱的旅客,本計劃回家過年,來晚了,隻能望著圍起來的柵欄發呆……

到附近超市購買生活用品,到藥房買口罩、洗手液和預防藥品,定時給自己和家人測量體溫,成了很多“留守武漢人”封城第一天的常態。不少在外工作的武漢人都沒有回家,有的甚至走到半路,又折返回去。

繼武漢之後,同一天,湖北多個城市也“封城”。

此前,武漢大學醫學院病原生物學係馮勇副教授表示,現在疑似的病例太多,完全超出了醫院的接診能力。而就醫院目前的條件,是不具備接納這麽多病人,醫學圈裏也有人建議將一些大型場所拿出來作為緊急隔離場所。

馮勇認為,目前醫學圈內基本接受了整個疫情在三五天內急劇擴大的現實,武漢市目前的社區動員,應急響應,各方舉措是合理、到位的。當務之急是醫護人員的自身安全,組織好醫護人員輪流上崗和休息,真正的隔離要做好。

馮勇說,相對於交通進出管控,其他公共場所的消毒,醫院目前的情況更複雜,病人密度太高,不利於疾病控製,而SARS時期的小湯山模式值得借鑒。

(image)

↑武警官兵在已關閉的漢口火車站執勤 攝影:王效

1月22日,國務院新聞辦就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工作在北京召開新聞發布會。發布會上,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醫政醫管局負責人焦雅輝表示,如果疫情發展到一定程度,將改造醫院集中收治病人,而目前國內疫情還遠沒有到達這樣的程度。國內的醫療資源足夠為廣大患者提供及時的診療服務。

1月24日,武漢版小湯山開建,上百台機械同時作業。竣工後,此地可容納1000張病床。而這一天,正是大年三十。

(image)

↑武漢版小湯山開建 攝影:王效

對於武漢人乃至全國人民,這注定是一個不一樣的春節。

今天中午,張先生的愛人剛剛去菜市場買了點青菜,本來擔心菜市場關門,但實際上菜市場裏的菜品還很豐富,沒有漲價。

他們準備做幾個好菜,全家呆在家裏,晚上看春晚,“也不走親戚了,我們這個情況,走親訪友人家也不歡迎,就不給人家添麻煩了,我們一家人開開心心的吧。”

飛袖 發表評論於
病房室內溫度調到30度左右,對遏製病毒的發展應該有幫助,而且特別簡單易行。試試吧!
nanxun_ 發表評論於
為什麽有的人傳人,有的沒有?文中提到的張先生陳先生母親,看起來都是第一批患者,但是並沒有傳給家人。
無名小小輩 發表評論於
曆經非典,和這次疫情的慘痛教訓,中國政府該痛定思痛,日後堅決取締活禽活畜,尤其是野生動物的市場交易了。所有食用禽畜,交易時必須是宰殺處理好的。
無名小小輩 發表評論於
曆經非典,和這次疫情的慘痛教訓,中國政府該痛定思痛,日後堅決取締活禽活畜個,尤其是野生動物的市場交易了。所有食用禽畜,交易時必須是宰殺處理好的。
grde 發表評論於
麵部識別全部失效。
全國口罩
芬妖精 發表評論於
不是治愈而是自愈,靠個人的抵抗力和運氣,醫學能做的隻是支持性的。
青青河邊草@ 發表評論於
禍從口出。現在生活條件很不錯了,有必要再去吃那些野生動物嗎。建議政府取締野生動物買賣。善待動物。
ttt8966 發表評論於
看到有人康複,好消息。說明不是不能治愈的
弟兄 發表評論於
月23日17時59分,複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副院長馬昕在科主任群裏發了一份上海市衛生健康委的《關於組派醫療隊援助湖北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附加了一句“使命與召喚”。不到一個小時,由三位醫生九位護士組成的三批華山醫院醫療隊迅速組建完畢。
第一批隊員是感染科副主任醫師徐斌,重症醫學科護士長汪慧娟和華山醫院北院重症醫學科護師劉蓉、薑華。
第二批隊員是重症醫學科副主任醫師趙鋒,重症感染科護師徐惠和華山醫院北院重症醫學科護師湯晶、吳問香。
第三批隊員是呼吸科副主任醫師章鵬,重症醫學科護師倪健和華山醫院北院重症醫學科護師沈青、曹倩
豬年行運 發表評論於
比戰爭還要殘忍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