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司機被19歲厭世男生刺死 家屬:隻求殺人償命(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發生於2019年3月23日的湖南“常德滴滴司機被害案”持續引發關注。19歲男生楊某淇因悲觀厭世產生輕生念頭,在當晚乘坐滴滴網約車時,無故將司機陳師傅連刺24刀殺害,之後投案自首被警方刑拘。

中新網記者從陳師傅妻子田女士處獲悉,該案將在3日開庭審理。對於審判結果,田女士稱隻求“殺人償命”。但有律師分析稱,凶手被鑒定為抑鬱症且有自首情節,很可能不會被判死刑。

(image)

湖南省常德市中級人民法院給出的傳票 受訪者供圖

19歲男生厭世輕生

連刺27刀無故殺害滴滴司機

2019年3月23日,時年43歲的陳師傅同往常一樣,在湖南常德專職開著網約車。但陳師傅沒有想到,那一夜竟是他人生最後一次出車。

當日夜裏11時許,在常德某大學念大一的19歲男生楊某淇,通過網約車軟件預約到陳師傅的車,準備從武陵區前往江南區。然而,在24日0時左右,當車輛行至終點江南城區大湖路常南汽車總站附近,楊某淇準備下車時,卻突然摸出刀向陳師傅刺去。

連續27刀,奪去了陳師傅的生命,這距離他專職做網約車司機僅過去5個月時間。

行凶後的楊某淇走下車,拿出手機在微信上告訴朋友自己殺人了。在朋友的勸說下,楊某淇來到公安機關投案自首。

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區公安局對此案發布的警情通報顯示,經公安機關初步調查,3月24日0時左右,在江南城區大湖路常南汽車總站附近下車時,坐在後排的楊某淇趁司機陳某不備,朝陳某連捅數刀,致陳某死亡。

19歲男生何以無故殺害素不相識的網約車司機?2019年5月10日,常德鼎城區檢察院對該案發布了具體的通報內容:

自2017年始,楊某淇因自覺生活過於平淡、索然無味,遂萌生自殺念頭。2018年12月,他在網上購買匕首和手套,但始終沒有勇氣實施。2019年3月23日晚11時許,楊某淇臨時起意殺人試探膽量,計劃回到江南城區再實施,便在網約車平台預約了司機陳某,在等待陳某的過程中,他突然決定待行至目的地時將司機殺害,其後再自殺。

當晚11時40分,楊某淇在到達目的地前停車間隙,用匕首突然刺向陳某,致陳某脖子、胸口等多處被刺傷後,楊某淇隨即離開。在與朋友微信聯係後,楊某淇聽從朋友勸告前往當地派出所自首。最終,陳某因心髒被刺破繼發心力衰竭死亡。

5月9日,常德市鼎城區人民檢察院以涉嫌故意殺人罪對犯罪嫌疑人楊某淇批準逮捕。

(image)

被害人陳師傅一家四口 受訪者供圖

日子回不去了

“頂梁柱倒了,養大兩個孩子很難”

“後來有了事發當時的監控視頻,但我沒看,我不敢看。”如今,距離丈夫離世已過去大半年時間,但每當談及此事,妻子田女士仍幾度哽咽。

在田女士心裏,丈夫是個脾氣很好又顧家的好男人。2017年初,考慮到家裏老人年事已高,妻子照顧全家壓力太大,陳師傅辭去了此前在廣州的工作,回到常德老家,在一家快遞公司做起了司機的工作。

為了貼補家用,陳師傅與妻子合計準備在下班後繼續做網約車司機賺點外快。就這樣,在2017年中旬,陳師傅貸款購入了一輛二手車,做起了網約車副業,並於同年10月辭去工作做起了專職網約車司機。

“好的時候一個月能掙5、6千塊,家裏日子好過了一些。”田女士告訴中新網記者,家裏的經濟負擔不小,大兒子當時17歲,小兒子隻有5歲,自己的工資隻有3000元不到,陳師傅就是家裏的頂梁柱。

但如今,家裏的經濟支撐卻轟然倒塌。留給田女士的除了思念,還有未上小學的小兒子和正在念職高的大兒子。在得知父親死訊後,大兒子也逐漸變得沉默寡言,很不願聽到有人議論父親的事情。

如今,田女士的公公婆婆還住在鄉下,她為了緩解經濟壓力,帶著兩個孩子搬離了此前和丈夫住了7、8年的出租房,前往妹妹家同住。

“妹妹不收我一分錢,老陳以前的朋友也常來探望又給我們點經濟補助,我很感謝他們。可是日子還是回不到過去了。”田女士說。

(image)

常德市鼎城區公安局出示的鑒定書 受訪者供圖

凶手被鑒定為抑鬱症

死者家屬:隻求判死刑,但對結果不樂觀

近日,中新網記者從受害者家屬田女士處獲悉,目前她已收到常德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出的傳票,其中寫明該案將於今日(3日)開庭審理,當事人應到處所為漢壽縣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一庭。田女士表示,自己將和妹妹及公公婆婆參加庭審。

實際上,在開庭前,田女士等已參加過一次庭前會議。會議上,田女士拿到了一份由常德市鼎城區公安局開具的一份《鑒定意見通知書》,上麵顯示,被鑒定人楊某淇被診斷為抑鬱症,在本案中實施危害行為時有限定(部分)刑事責任能力。

麵對這份鑒定書,田女士曾寫申請書要求警方重新鑒定楊某淇是否患有抑鬱症及其刑事責任能力,但因理由不充分被駁回。

(image)

常德市鼎城區公安局駁回重新鑒定的通知 受訪者供圖

“這樣以來,我覺得凶手可能就不會被判死刑了。”田女士表示,自己對判決結果感到悲觀。而同樣讓田女士感到心寒的,是凶手一方從未對其表示過歉意。

“出事後,楊家人隻通過警方給我們送來了5萬元喪葬費,但卻從不曾表達過歉意,檢察院和公安機關要求協商賠償事宜也不會到場參加。”田女士告訴中新網記者,事發至今,楊某淇的家屬一直沒來探望過,也沒有任何致歉。

同時,田女士告訴中新網記者,此前已向對方提出刑事附帶民事賠償,按照當時人身死亡賠償金計算共計80多萬元。但通過與法院的溝通後獲知,對方父母已經沒有賠償的意願。

此外,針對目前網傳凶手家屬曾要求其退回1萬多元安葬費的說法,田女士也回應中新網稱,這一說法不實,對方並未提出退還安葬費的要求。

實際上,在田女士心裏,賠償多少已不再是至關重要的事情了:“我們隻想凶手被判死刑,哪怕不賠錢也行。”田女士直言。

(image)

陳師傅生前和妻子田女士合影 受訪者供圖

律師:

凶手很可能不會被判死刑

一麵是無故捅刺被害人27刀致死的行為,一麵是存在自首情節且被鑒定為抑鬱症,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範辰認為:“楊某淇很可能不被判死刑。”

範辰分析認為,從結果來看,楊某淇已被診斷為抑鬱症,且在本案中被認定為實施危害行為時有限定(部分)刑事責任能力,根據刑法規定,將可從輕或減輕處罰。

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十八條關於“特殊人員的刑事責任能力”給出的規定:尚未完全喪失辨認或者控製自己行為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很明顯,根據鑒定結果,楊某淇被認定為實施危害行為時有限定(部分)刑事責任能力,是符合上述法律要求的。”範辰解釋,且加之有自首情節,若取得家屬諒解,也能適度減刑。

但在田女士看來:“雖然他有自首行為,也被鑒定有抑鬱症,但仍覺得這不足以減輕他的罪行,也相信法律的公平公正。”田女士明確,對於今日的審判結果,她隻求凶手能被判死刑立即執行。

sefree28 發表評論於
垃圾 厭世就好好結果自己的生命 為什麽要濫殺無辜!
海澱網友 發表評論於
那個藥家鑫也是自首的。是他父母勸他自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