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關大院內藏賣淫窩點,不能當荒誕劇看(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image)

衡陽一賣淫窩點藏於機關大院內被警方搗毀:與機關幹部距離不足10米。

機關大院,氛圍向來肅穆,也該是風清氣正之地;賣淫窩點,行的是違法傷風之事,也多處在灰暗地帶。它們的打開方式分別是“正氣”與“歪風”,本該勢同水火,可在衡陽縣,二者偏就“同起了框”。

據新京報報道,這兩天,一篇題為《衡陽一機關大院內賣淫窩點被搗毀》的網文刷屏,稱衡陽縣水利局庫區移民事務中心辦公大院內藏著一賣淫窩點,近日被衡陽警方搗毀。這得到當地警方證實。衡陽縣水利局辦公室有工作人員回應稱,庫區移民事務中心辦公樓並非水利局所有,而是水利局租賃而來,賣淫窩點也係租用,二者不在同一樓層。目前當地紀委監委已介入調查。

聽過涉黃場所藏身繁華商業區的,沒聽過賣淫窩點藏匿於機關大院的,衡陽這一幕,隻能用“離奇”二字來形容。究其荒唐程度,不遜於老鼠在貓的眼皮底下幹起偷食的營生。正因如此,這給民眾帶來的心理衝擊不小,而發散思維、展開聯想,則是很多人驚愕過後的第二反應。

公家單位“與風月場為鄰”,確實很荒誕,荒誕到能讓人腦補出一部大戲。從公共角度看,這事不能隻被視作奇聞異事,更應被置於法紀框架下仔細打量審視:這到底是巧合還是必然?二者同處一樓的背後,有無“不可與外人道”的秘辛?

就目前看,顯然不宜在事實未明的情境下就臆斷先行。該縣水利局內部人員就稱,該單位隻是在此租賃辦公,跟賣淫窩點並非像網文說的那樣“處在同一層樓”,而是樓上樓下;賣淫團夥先在對麵的民房接頭,再到院內的樓房完成交易,因手段較為隱蔽,該單位工作人員並不知情。言下之意,不存在“機關大院有意藏汙納垢”的情況。

平心而論,在水利局並非該機關大院產權單位的情況下,認為地點疊合就有交集,未免有些主觀。在此事中,當地機關單位與賣淫窩點的確是“比鄰而居”,但不能輕易用上“與淫共處”之類的曖昧字眼。雖然說“豈得安居不擇鄰”,可若水利局工作人員確實對此不知情,那也隻能說是觸角不夠敏感,太神經大條了些。

揆諸現實,色情交易的隱蔽性,有時候就是以據點的醒目為掩體的。不排除“大隱隱於市”的避世哲學被涉事賣淫團夥演繹成了“隱於機關大院”的藏身策略。

但即便如此,這事帶給公眾的“戲劇性”張力,都需要更合理的解釋去拉平。在網上,有些人質疑,機關大院不說守衛森嚴也該有保安站崗,陌生麵孔進出得登記,賣淫嫖娼人員說進就進,不蹊蹺嗎?雖然這未必適用於涉事單位的出入管理場景,但個中的疑慮需要正視。

還有,樓上樓下,不至於完全隔絕往來,更何況是在縣城這樣的“準熟人社會”,確定該單位所有人都對樓上發生了什麽不知情?

這不是搞“有過推定”,隻是表達順著經驗化邏輯生出的疑慮。毋庸置疑,機關大院內藏賣淫窩點,是怪事也是醜事。我們當然希望涉事部門純屬“躺槍”,不希望它跟賣淫窩點有不正當的關聯——作為機關單位,不止要跟違法行為堅決切割,還要帶頭打擊,切忌習焉不察、視而不見,甚至是包庇縱容。

這事也給更多機關單位提了醒:不止公職人員要遠離風月場,機關單位也要遠離有些場所,多點講究不是壞事,至少能讓那些“瓜田李下”的想象少些寄生空間。

眼下當地紀委監委已介入調查,此事中是否存在“燈下黑”,抑或是有公職人員知情不舉報等情況,也需要查清。而個案查究之外,該事件留下的啟示也值得認真汲取。

□佘宗明(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