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人套路貸:網紅被逼跳樓 "希望用我的死整治網貸"(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無利息、無抵押、無擔保、放款快,這樣的貸款條件對於手頭緊張的人來說,無疑是天上掉餡餅,具有極大的誘惑力。不過,一旦開始用上這種貸款,餡餅瞬間就可以變成陷阱。套路貸的噩夢也就從此開始,有的人甚至不堪重負選擇了自殺。

深陷“套路貸”

網紅“花姐”被逼跳樓

(image)

受害人 王女士:曾經的我是一個多心大、多陽光、多快樂的人呢。就因為這兩個月的時間,我希望能用我的死,來整治一下網貸。

(image)

這是今年7月,藝名叫“爆頭-花姐”的王女士生前留下的最後一段視頻,然後她就從錄製視頻的大樓上跳下自殺了,網絡上她有近三萬名粉絲,而導致她自殺的直接原因就是深陷套路貸。兩個月的時間,她從借幾千變成幾十萬,無法上岸。

(image)

受害人 王女士:我這輩子沒做過什麽大的貢獻,我就想我到最後了,我能拯救和我一樣深受套路貸之害的千千萬萬的人們。

深受“套路貸”之害的不僅僅是王女士。遼寧大連的方女士在一家公司上班,今年年初手頭一直緊張,在刷抖音時,看到有貸款的廣告,說是“無利息、無抵押、放款快”,就點了進去。下載安裝App後開始注冊,需要填寫姓名、上傳身份證正反麵照片、進行人臉識別,再輸入手機號、手機運營商服務密碼等,方女士也沒太在意,就按要求一步步操作。

(image)

受害人 方女士:我第一次借的沒有那麽多,就可能借了有兩三個小貸App,但是兩三個App借2000塊錢的話,到手可能隻有1400元,它的利息是7天600塊錢。

方女士講,小貸平台宣傳時說無利息,實際借2000元,到手大概1300元到1400元,那600元、700元錢被平台直接以服務費、信息費的名義扣除,砍頭息高達30%多。開始她還能7天到期還上,但由於錢來得太容易,很容易就越借越多,借的多了,7天到期方女士就還不上了,這時小貸公司就開始打電話催,於是她隻能找更多小貸App借款來還前麵借的錢。

(image)

受害人 方女士:我得還人家2000塊錢,所以我得上另外一個平台借2000塊錢,但是另外一個平台到手隻有1400元,我還得再申請一個1400元,這樣的話是2800元,我才把第一個這2000元錢給還上。

記者:你後邊可能就成幾何倍數翻了。

受害人 方女士:對。

記者:你最多的時候,手機裏的小貸App有多少個?

受害人 方女士:可能能有100多個。

記者:100多個?

受害人 方女士:就是連本帶息一天我要還1萬多。

(image)

小貸公司在不停打電話催她還款的同時,還會用短信、微信等形式給她推送其他小貸App的鏈接,讓她繼續去新的小貸平台借錢還款。方女士告訴記者,從最開始借1500元到欠各種小貸平台50多萬,隻有兩個月時間。

(image)

受害人 方女士:等到後期的時候,就給我們公司打電話了。因為當時留的可能也有公司的電話,也是拚命地打電話,不還錢就說要去公司砸門、潑紅油漆。

催收程度不斷升級,從開始的辱罵、威脅自己,到短信、電話轟炸自己手機通訊錄裏的親友、同學、同事。巨大的精神壓力導致方女士無法上班、無法出門,一度打算自殺。最後還是父母賣了房子,才堵住漏洞拯救了她。

係統開發商同時運營855個小貸App

“套路貸”裏全是套路,最終目的是把上鉤者榨幹吃淨,洗劫他們和父母、親友的資產。那麽,受害人手機裏那些名目繁多的“套路貸”App背後,隱藏著怎樣的罪惡利益鏈條?

(image)

受害人手機裏那眾多的小貸App又是誰在經營呢?對此,黑龍江七台河警方進行了全方位偵查,他們發現很多小貸App都來自一個名叫“阿爾法象”的係統開發商,它的運營主體是天科安華(北京)科技有限公司。“阿爾法象”係統平台專門為網絡“套路貸”研發,最高時該平台同時有855個小貸App上線運營。

(image)

記者:這些App都是套路貸的App嗎?

黑龍江七台河市公安局網安支隊政委郭繼富:都是套路貸的,都是專門為套路貸量身定做的App,而且它把這個App租給資方(“套路貸”犯罪團夥),總而言之提供一條龍服務。

(image)

警方查明,作為係統開發商,天科安華(北京)公司可謂是集大成者,為資本方也就是小貸公司提供完整的一條龍服務。小貸公司隻要以每年48800元、78800元、98800元、20萬元不等的價格租他們的係統,就可以量身定製套路貸”App,根據需求在係統中設定最高放款額度,一般3000元;貸款周期5天、7天或14天;服務費,也就是砍頭息,是貸款額的30%左右;展期費、逾期費等。

(image)

同時,還為小貸公司介紹推廣方、催收方;還負責對接多家數據公司,大肆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為小貸公司提供貸前審核、貸後催收等支持;還聯係第三方支付公司,為小貸公司提供支付、結算通道。各個環節彼此咬合、勾結從中漁利。

(image)

黑龍江七台河市公安局網安支隊政委 郭繼富:第三方支付公司,在支付的過程中,明知是套路貸犯罪,還為其開通支付通道,而且收費有的是每一筆按一塊錢收費,有的是每筆收0.35‰,之後再返回係統商(天科安華公司)0.05‰。

(image)

在充分掌握了涉案“套路貸”各方犯罪證據後,七台河警方在公安部督辦下,今年8月,300餘名警力兵分八路,赴北京、重慶、浙江等地對“套路貸”App係統開發商等相關公司進行集中收網打擊。行動共打掉套路貸犯罪團夥9個,抓獲犯罪嫌疑人82人,破獲刑事案件1058起,查封、凍結涉案資產7億多元,實現了對“套路貸”犯罪全鏈條、生態式打擊。

小貸App注冊設套

不法分子“精準套路”

“套路貸”有著設計專業的套路,同時具有很強的迷惑性。近些年頻繁出現的因深陷“套路貸”而輕生、自殺等現象,就足以說明它的危害。那麽,“套路貸”犯罪團夥是如何做到對受害人進行“精準套路”的呢?

(image)

警方核實,僅套路貸“阿爾法象”係統內,就有7萬6千多人被催收,數十人疑似被套路貸催收自殺身亡。那受害人的個人信息是如何被套路貸團夥獲取的呢?首先,直接來自受害人注冊小貸App時填寫的內容,以“隨你花”這個小貸App為例,要填寫的申請資料有6項,姓名、身份證、手機運營商授權、淘寶授權、手機通訊錄、定位。

(image)

黑龍江七台河市公安局網安支隊大隊長 朱孟傑:要求借款人提供(運營商)手機短信的服務碼,數據方會根據服務碼模擬登錄運營商的後台,調取借款人6個月通話詳單,對詳單的內容進行留存,用於後期的催收。

(image)

事實上,為“套路貸”犯罪團夥提供數據支撐服務的公司往往以“大數據風控”或“大數據征信”公司的麵目出現,其通過爬取數據等方式非法獲取的公民個人信息令人觸目驚心。

以這次被打擊的上海一家數據公司為例,通過強製借款人授權,他們可以利用爬蟲技術在500多家網站非法爬取公民的個人信息,包括公民身份驗證信息、電信運營商通話詳單、淘寶京東等電商數據、公積金、社保信息、學曆信息、外賣信息、保險信用卡信息、法院信息等,形成詳細的報告提供給套路貸犯罪團夥作為放貸、催收的依據。而利用這些信息,通過大數據分析,立刻就可以對受害人進行精準刻畫,使得套路貸犯罪團夥可以對受害人“有的放矢”。

(image)

比如,通過淘寶等電商記錄,可以分析出你的消費水平和消費習慣,通過你的收貨地址可以直接鎖定你的家庭、公司位置,通過分析你最近6個月的通話詳單,可以刻畫出你的高頻聯係人、親人、朋友、同事等。

警方告訴記者,涉案的上海這家數據公司,2016年7月以來,利用非法獲取的公民個人信息,為各種商戶提供13億餘次服務,非法獲利1億餘元。另一家被打擊的位於杭州的數據公司,同樣利用非法獲取的公民個人信息,為互聯網放貸機構提供風險測評,獲利9億餘元。

(image)

公安部網絡安全保衛局局長 王瑛瑋:9月1日以來,各地網安會同刑偵部門收網打掉團夥147個,抓獲嫌疑人1531名,采取刑事強製措施798名,鏟除了一批幫助犯罪的技術服務商、數據支撐服務商、支付服務商,實現了對套路貸犯罪規模打擊、生態打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