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鎔基拍桌子:“龍永圖,你不要再遞條子了!”(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改革開放40年那些不為人知的瞬間:

(image)

1999年11月15日,中美簽署關於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雙邊協議。這是時任中國外經貿部部長的石廣生與美國貿易代表巴爾舍夫斯基等在協議簽署後舉杯祝賀。新華社發

1995年,中國正式申請加入WTO,並開始與WTO的37個成員國逐一開始拉鋸式的雙邊談判,其中最複雜、最艱難的莫過於中美之間的談判,前後多達25輪。

最後一天,中美之間仍剩下7個問題無法達成共識,談判陷入僵局之際,時任國務院總理的朱鎔基親赴現場。這一天,正是召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日子。

談判桌上,美國人拋出的前3個問題,朱鎔基都說“我同意”。龍永圖著急了,不斷向朱鎔基遞紙條,上麵寫著“國務院沒授權”。但朱鎔基一拍桌子,說:“龍永圖,你不要再遞條子了。”

當美方拋出第4個問題時,朱鎔基提出,“後麵4個問題你們讓步吧,如果你們讓步我們就簽字”。5分鍾之後,美方同意了中方的意見。

當日下午4點,中美關於中國加入WTO的雙邊市場準入協議簽署,雙邊談判正式結束,也為中國與其他主要貿易夥伴的談判奠定基礎。中美達成協議後,中國入世道路上最大的障礙已經清除。

1995年1月WTO取代GATT,同年中國正式申請加入WTO,並開始與WTO的37個成員國逐一開始拉鋸式的雙邊談判,其中率先在1997年8月與新西蘭達成協議,最後一個則是在2001年9月與墨西哥達成協議。其中起伏跌宕、山重水複的情節迭出,其中最複雜、最艱難的莫過於中美之間的談判,中美談判進行了多達25輪。

中美雙方為各自國家的利益唇槍舌劍,錙銖必較,甚至為爭執難下的談判條件敲桌子砸板凳,當中美入世談判幾乎再次麵臨破裂之時,時任總理朱鎔基親赴談判現場,最終簽署中美雙邊協議。

1

一個最重要的電話

1999年11月15日,中美談判最後一天的淩晨4點,龍永圖與卡西迪各帶幾個人開始了“工作會談”。一開始發現了一個重要的信號,由美國談判代表團提議,把這些年達成的幾百頁協議逐一地校對,嚴謹到協議的每一個標點。龍永圖此時意識到,美方真的有簽署協議的願望,而不是僅僅口頭上說說,雖然13日見到朱鎔基的時候巴爾舍夫斯基向朱鎔基總理明確表示過,或者頭一天在談判時仍很強硬,甚至言稱他們預定了15日上午10點鍾的飛機返回美國。

(image)

“應該給最高決策層傳遞這一重要的信息”,龍永圖設想了所有的後果之後,早上6點鍾給朱鎔基總理辦公室打電話,接電話的是朱鎔基總理辦公室主任李偉,龍永圖說他有重大的情況要向朱總理匯報。李偉告知,朱鎔基昨天晚上接了奧爾布賴特的電話,還沒有起床。7點鍾龍永圖又打了第二次電話,因為情況緊急。

9點半左右,朱鎔基給龍永圖回電話了,龍永圖幾乎是從談判會議室跑出去接朱鎔基的電話。朱鎔基在電話裏問:你給我打電話了?龍永圖說是。接著朱鎔基問,龍永圖,你談判這麽多年,你給我一個判斷,美國到底願不願意簽?龍永圖說,根據我多年和美國人打交道的經驗,他們是想簽的。朱鎔基接著問:你有什麽證明?龍永圖說,他們已經開始跟我校對文本了,校對文本說明他們準備簽了。朱鎔基決斷地說:好,我相信你的判斷,你一定要和美國人談成,不要讓美國人跑了。

不可否認,龍永圖給朱鎔基的這個電話是中國入世談判中很重要的一個電話。當天正在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但是就在那樣一個重要的會議開始之後不久,朱鎔基親自來到談判的現場,並直接參加了談判。這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決定。

2

“你不要再遞條子了”

中美談判進行了多達25輪。1999年11月10日至15日,中國外經貿部部長石廣生率領的中國代表團,與美國貿易代表巴爾舍夫斯基率領的美國代表團在北京進行了六天六夜的艱苦談判。談判進行得異常艱苦,中方人員將行軍床搬到了外經貿部。巴爾舍夫斯基後來回憶說,在54個小時的談判中,她隻睡了20分鍾。

中美雙方在13日進一步進行技術級磋商。但到了14日淩晨,美方突然中斷磋商離場,到了晚間,美方再次撤離,且聯係不上。15日,在談判陷於僵局的最後關頭,朱鎔基總理親自出麵, 在中美雙方準備後事的時候,朱鎔基對大家說今天一定要簽協議,不能讓美國跑了,我來跟他們談。

在隨後與美國的“入世”談判過程時,朱鎔基既有堅持,也有妥協。

(image)

據龍永圖事後說, 美國人拋出前三個問題時,總理都說”我同意”,龍永圖著急了,不斷向朱鎔基遞紙條,上麵寫著”國務院沒授權“,但朱鎔基一拍桌子,“龍永圖,你不要再遞條子了。”

令龍永圖沒想到的是,第四個問題開始,朱鎔基說,後麵四個問題你們讓步吧,如果你們讓步我們就簽字。而後麵四個堅持,回頭來看正是汽車貿易等領域。後來,美方五分鍾之後同意了中方的意見。

15日下午4點,石廣生與巴爾舍夫斯基在北京簽署了兩國關於中國加入WTO的雙邊市場準入協議。在結束談判時,美方代表斯珀林說,他很榮幸遇到了兩個最強勁的對手,並不是所有人都有這個機會。

龍永圖事後回憶說,1999年和美國的談判是一個轉折性的談判,一直到11月15日上午朱總理參加談判,我們才知道抓住了最後的機遇。當時中央確實從這個戰略的全局的高度來考慮這個問題。如果沒有朱鎔基親自在11月15號上午和美國人談判,那麽我們中美談判達成這個協議也許會推遲10年,也許會推遲5年。而時任美方代表的巴爾舍夫斯基卸任後也同意這一觀點。

何以見得?2000年是美國的大選年,此間所有的政治派別都會拿出所謂“中國話題”互相攻擊;2001年美國新總統上任,要搭建新的談判班子,而且新的總統也要用很多的時間來熟悉情況,之後就是影響深遠的“9·11”事件,美國的主要關注點轉移在反恐上。我們應該慶幸在美國政治的敏感時期到來之前結束了這場談判。

(image)

中美達成協議後,中國入世道路上最大的障礙已經清除。隨後,中國與歐盟在2000年5月達成協議。與其他進行雙邊市場準入談判的成員國也紛紛達成協議。2001年9月13日,中國與第37個成員國——墨西哥達成協議,從而結束了中國入世的雙邊市場準入談判。2001年9月17日,世貿組織中國工作組第18次會議通過了中國入世議定書及附件和中國工作組報告書,標誌著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談判全部結束。


todaytoday 發表評論於
qi91856 不是傻而是壞,不是蠢而是奸,如司馬南之流!沒有一點人品!
dingdang99 發表評論於
那些罵朱和所謂中國超額投資的人,都是不希望看到中國加入世貿近20年來的巨大進步,他們希望中國弱下去,可惜事實與他們的願望相違,中國是更強大起來了
LISP 發表評論於
犧牲一代人,勒緊褲腰帶,取消國民福利,超額投資率。

但確實讓中國提高了競爭力、經濟發展進入良性循環
幸福的老山羊 發表評論於
包子處處碰壁,隻好請教老朱應該怎麽談判了。
偶賣糕的 發表評論於
這張條子還沒遞不好了! 時不時遞上來算“新聞”。
thetruth111 發表評論於
朱消氣不是個好東西
Huilianghu5 發表評論於
遵守入關承諾的確是大麵上的事,細節,或是在對中國有利的方麵,中國是把這些當作中國的優勢,比如政府對出口產品的補助。貿易本來就是各自有利的事。美國也是這麽做的。若沒有利益,美國能容忍中國這麽多年?現在美國要抑製中國,就把中國這幾年說成無法無天了。輿論宣傳而已。
Huilianghu5 發表評論於
大概有不少人對工人下崗還是很有怨。
真有怨應該對國企改革中中飽私囊的貪官,以及後來的靠權力發財的權貴。
應該分析改革開放的每一步,腐敗泛濫,權貴誕生是在什麽情況下發生的,貧富差是在什麽政策下快速發展的。
401.king 發表評論於
感覺朱沙皇有內線諜報,知道了美方的底線。
不然不會在前三項痛快答應後直接要求美方讓步後四項,
而美方也竟然(在沒請示的情況下)立即答應了。
MovingTarget 發表評論於
中國在大麵上應該是遵守了入關承諾,否則外資早去告狀了。
MovingTarget 發表評論於
《外資銀行管理條例》2006年12月11日起實施,中國銀行業向外資全麵開放。2006年11月29日銀監會頒布《外資銀行管理條例實施細則》,外資法人銀行獲準全麵辦理人民幣業務。目前,渣打、匯豐、東亞等多家外資銀行被批準將境內分行已經開始全麵辦理人民幣業務。
seawood 發表評論於
現在看當年如果談不成,也許現在中美關係會更穩定些。發展慢些有慢些的好處
笑天下大事 發表評論於
我隻記得當時有兩條,一是外資銀行2017年可開展人民幣業務,二是外資電影公司可在中國獨立製片。這兩條都沒實現。
shambles 發表評論於
政治清明,民心自然就匯聚了。政治也就穩定了。政治穩定了,投資就沒有後顧之憂了。人才就會湧現。民族自然就複興了。總之,外部並不可怕。打鐵還需自身硬啊。
shambles 發表評論於
其實,人大的作用過去在廣東就搞得不錯。可惜被維穩逆轉了。我認為,當年江澤民政府在民間搞的村長選舉也不錯。就是缺乏公檢法的製衡。一旦公檢法相對公正了。那麽政治改革也就成功大半了。
shambles 發表評論於
政治改革其實還是可行的。隻要堅定方向,小步走,一步一步走,堅持走,學習鄧小平的經驗,搞局部,搞試點,慢慢推廣。政治改革的目的就是加入製衡機製。還權於民。開放輿論。突破口在公檢法。
shambles 發表評論於
其實中國還是有出路的。第一,中國發展至今已經有一定的積累。無論經濟,技術和管理水平都有積累。國內還是有人才的。國內的大學各個學科已經成為體係,初步和國際接軌了。沒有全麵趕超,也不是差的很遠。有些是國際領先。第二,人民素質有很大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也超越溫飽進入小康。第三,國內大多數老百姓還是蠻支持現在政府的。特別是底層老百姓對共產黨是堅定的。蜜汁自信哈。共產黨執政基礎還是紮實的。第四,大多數老百姓對國家基本信任。願意相信政府。蜜汁自信哈。因此,如果現在好好檢討,順應時代,進行政治改革還是有把握成功的。
shambles 發表評論於
個人認為國內有些人莫名其妙的說起了胡話。過高判斷了中國的國力和國際地位。錯判了國際形勢。其實這個判斷是從胡溫後期開始的。到中美關係惡化為頂峰。如果,不在國內好好檢討,這個錯誤還會犯。我認為是國內的政治環境已經不如改革開放之初了。所謂的精英階層蛻變成了溜須拍馬之徒,除了唱讚歌撈好處什麽都不幹。這是由於那些敢於擔責,說實話的人被排擠,不被重用的結果。同時,有識之士對中國也失去了信心。認為,目前的國家隻為少數人服務,考慮的不是民族複興。
roliepolieolie 發表評論於
雙方協議的保護期內詳細地規定金融電訊等行業在2006年全麵開放,具體到重慶廣州等城市。結果到了今天中國也沒有兌現。
shambles 發表評論於
現在。目前是國際環境已經今非昔比。美國出現了很大的問題。對外持續貿易逆差。對內財政連年赤子。這個原因負責。個人認為是美國內因。根子是小布什。腦子不好,打仗不會算。打阿富汗虧小本,打伊拉克虧大本。加上互聯網經濟並不是技術革命。個人認為人工智能是技術革命。帶來的財富增長有限。華爾街過於貪婪,製衡不夠。導致了美國衰弱。美國自奧巴馬以來就是收縮路線。奧巴馬搞的是軍事收縮。從伊拉克撤軍。想退出阿富汗。川普搞的是經濟收縮。原來是全球買買買,現在是國內希望買買買,出口賣賣賣。個人認為,也許會成功。另外,川普(可能是美國精英階層)在戰略上考慮中國為對手了。這個很麻煩。如果單單是川普個人,無足掛齒。如果是精英共識,那麽對付中國是有連續性的,是戰略轉變。中國危險。
roliepolieolie 發表評論於
美國的談判人員細節考慮得周全,卻忽略了一個基本的東西:中國根本沒有契約精神。從上到下,隻知道入世拿美國紅包,根本沒有打算兌現自己的義務。
roliepolieolie 發表評論於
中國加入wto談判多年。現在回頭看那份入市協議,如果執行了還真的是雙贏。中國從中獲利不需要再談,沒有它就沒有後來的經濟高速發展。美國其實本來也可以獲利。雖然協議提供了幾年的中國行業保護期,但保護期過後絕大多數行業都要對美國企業開放。
shambles 發表評論於
中國加入世貿後,經濟開始進入世界循環的快車道。擺脫了美國在貿易上的束縛。也同時打開了對西方乃至世界的貿易通道。這樣,才成為世界工廠。經濟加速,各方麵開始升級。包括工業,農業,金融服務,和科技。你想,有錢了當然就可以辦很多事情了。
shambles 發表評論於
轉眼時間到了1998年。關貿總協定升級了,變成了世界貿易組織。這個時候,世界潮流變成了大家搞好貿易,世界成為一家。那個時代真好啊。(充滿希望,欣欣向榮)。 同時,克林頓和中國關係還算不錯,特別是他第二任後期,他想為世界做些事情,不如中東和平(最後還是失敗了)。 克林頓就想讓中國加入世界和諧的大家庭。就開始鬆動了WTO的談判。 加上朱鎔基的戰略眼光。朱鎔基也快退休了。他從上海市長開始到接收李鵬的爛攤子,就一直想加入世界貿易。因為,美國卡脖子啊。他是懂行的。上海當年也是靠外貿啊。國家開發也指望上海的。可以說,加入世貿WTO是朱鎔基給現在中國帶來的一份豐厚的政治遺產。謝謝總理。
shambles 發表評論於
中國當年外匯主要靠香港台灣等地轉口貿易。即台灣香港沒有西方的貿易限製,於是中國商品先到港澳台,然後,貼個商標,出口到世界各國。後來中國開始改革開放。美國為了拉攏中國搞了一個最惠國待遇。就是每年國會通過一個法案,讓中國可以按正常國家和美國進行自由貿易。這哪裏是最惠國啊。其實,就是美國每年要中國俯首帖耳。美國不開心就可以停止。於是89年後,中國每年都要在媒體上報道美國是否給中國這個最惠國待遇。中國的外匯和貿易都是靠這個的。於是,中國在1990年開始就考慮加入GAAT關貿總協定,以謀求按國際規則進行正常貿易。因為,一旦加入,美國的最惠國特別條款就不存在了。大家都按國際規則行事了。但是,由於89年的事情,美國一直阻撓中國。於是,朱鎔基就說過,關貿總協定談了快十年了,頭發都談白了,還是沒有成功。
shambles 發表評論於
WTO,即國際貿易組織,是當年GATT關稅與貿易總協定的升級版。自1970年以後,西方大國認為世界貿易應該更開放,更自由,這樣有利於世界發展。於是,歐洲率先建立了歐洲共同經濟體。逐步取消了西方發達國家之間的關稅和貿易的限製。發展得不錯。於是,各國間開始搞地區間的自由貿易。然後推廣世界。但是,中國那個時候沒有改革開放。於是,中國要和西方做生意就碰到很多困難。比如,中國賣個美國商品,美國會向中國收比相對其它國家高的進口關稅。同時,還有對某些商品,比如中國紡織品進行配額。就是,給中國國家一個額度,在這個額度裏收比較低的關稅,甚至不收,但是,額度超過就收了。這樣導致了額度也成為一個有價格的商品。總之,中國要出口美國等國家有種種限製,比較困難。
一點小看法 發表評論於
至此,美國和國際社會受騙近二十年,直至最近猛醒。占便宜圖小利,此謂小人可以得勢一時,絕無可能得勢一世。最終會以慘敗收場。
再來一次吧 發表評論於
很牛掰啊,我先讓步前麵3項,後麵4項該你們了,直接把你按牆角
history789 發表評論於
朱鎔基是典型的心機表。在竊國的同時把自己打造成清官形象。
天山峪 發表評論於
美國放中國入WTO,如同放虎歸山。當年貓一樣的老虎幾十年後已經膘肥體壯露出獠牙,再想掐死難啊!
天山峪 發表評論於
政治家就是政治家!政治家無需懂細節,需要戰略和眼光。
sunsetocean 發表評論於
有作為的領導總會背負罵名
xiaoji 發表評論於
參加或不參加WTO有什麽區別?現在不是照樣打貿易戰嗎?哪位大咖可以深入淺出地介紹一下?
MovingTarget 發表評論於
大家發帖盡量持公平的立場。
當年的美國政府跟今天川普政府對華的政策是很不一樣的。
不過當年中國經濟的體量小,美國人低估中國的潛力和未來的競爭也是事實。
Littlememe 發表評論於
艱辛談判終於給趙家上市成功鋪路。
bashfulx 發表評論於
也許前三個條件讓步比較大。
後四個就小意思了。
所以美方竊喜。
jmszuo 發表評論於
樓下老黃罵的好!
酒釀圓子羹 發表評論於
可惜當年老川在開發房地產,要是那時候就凍蒜的話,別說老朱哪怕矮凳來也被砍出去了
老黃123 發表評論於
前幾任政府還出過幾個國內國外都受人尊敬的,拿得出手的高手,朱鎔基,吳儀,前也有趙紫陽,喬冠華,這任政府,連外交官員都隻知道撒潑,動不動就你要采訪我,我隻好。。。撒潑並不能帶來尊重,這年頭,已經是信息化社會,談判雙方都看的很清楚,靠裝已經沒用了。

中國人不要感謝朱得以狙擊亞洲金融危機,談成最終讓中國塔上發達國家順風車的WTO,沒有這些底蘊,什麽後來的中國夢都是夢。
老黃123 發表評論於
你才是奴才相,還有人說你是灣區的,我看就是你不過是靠寫東西領餉的一個爬牆的,成天不知所雲。

qi91856 發表評論於 2018-10-20 10:22:07
所謂的“鐵血丞相”,指的是在工農百姓麵前,說一不二,把毛時代的百姓權力和福利全部剝奪,對外卑躬屈膝,又是“讓步”,又是“消氣”,一副奴財相
honyi 發表評論於
胡溫黃金十年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