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蘭

當歸路何遠,內關到湧泉
博文
你若來休斯頓,我一定要領你去看NASA航天中心,火箭隊的球賽,每年必來的颶風,和曠野裏楊鞭策馬的牛仔。
你會說,颶風有什麽好看的?
我說,要看!
颶風誠然可怕,因為它每年必來,當地人也就見怪不怪,把它當成一道風景了。
可是,今年,明天要來的颶風可不是一般的怪。
其一,它們是一對夫妻檔,男颶名為Marco馬可,女風名叫Laura勞拉,而且預定在[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08-22 19:13:06)
叮咚!微信來電:“草船借箭”前來問安。 “請問,是諸葛先生在穿越?” 姐,別鬧,我是大學時睡在你上鋪的小喬。 喬,真的是你嗎?這麽多年都不見你的微信冒泡,你在哪裏潛遊呀? 姐,我在地球的另一端。就是,當你喝著涼茶低吟冰島的詩時,我則在火爐旁高唱燃燒吧火鳥。 喬,你一定在澳大利亞。 姐,是的。剛聽說你在美國德州,送我[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2020-07-12 04:38:08)
雲中誰寄錦書來(三)虞美人大姐,見字如麵,很高興你喜歡我寫的前兩封信,並且還傳給鄰居們看,你說他們都要求我再多寫幾封信,我就再加寫這一封。咱以後還是靠微信聯係吧,寫信太累。現在我剛吃完晚飯,對門鄰居家的二小子John就把我的狗領走了。因為每當我們出門渡假時,就讓他來照顧狗,並給他可觀的小費,所以,他也不把我的狗當外人。其實,他家裡也領養[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6)
(2020-06-27 21:03:16)
雲中誰寄錦書來(二) 行路人 大姐,見字如麵! 我給您手寫的第一封信已經在路上了。今天,接著寫第二封信。 今天一早遛狗回來,先吃早飯。一般來說,都是吃雞蛋麵條或者麵條雞蛋。飯後再處理一些公司裏的郵件就沒事了。 現在,我正在二樓的陽台上喝茶,坐看後院籬笆外麵的湖邊小路上的動靜,然後遂一向您介紹。 現在,正在穿過小路步向湖邊的是[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3)
(散文)及鋒而試,看小女手段如何作者劉秀平父親去世後,哥哥托人捎來一個小包,說是父親留給我的遺物。打開一看,幾本發黃的線裝書,一把缺了幾個齒的理發推子,和一柄生了鏽的剃頭刀。小時候,為了討父親的喜悅,我就去讀他那些發了黃又有嚴重黴味的線裝書。可除了《百家姓》和《三字經》外,其他的書像《道德經》、《四書五經》等各種的“經”書則一[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3)
雲中誰寄錦書來(一)陌生人(微小說)大姐,見字如麵。我今天終於下決心抜電、斷網、藏起手機,安靜地坐下來給您手寫一封信。記得在微信中已經答應過你多次,要寫一封信介紹一下我在抗疫期間躲在家裏是怎樣渡過的。好,就從昨天說起吧。早上五點半,狗準時叨著狗繩扔在床上把我砸醒,我就立即飛身下床去遛狗。否則,它就會在地毯上不停地吐口水。平時,在小區[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4)
小鎮的黃昏被晚霞染成桔紅,微風懷抱著梔子花的香味,悄悄地撒滿了門前的小徑。梅正踩著芬芳的節奏散步,不料卻被一隻呼嘯著的野貓截住。這個小區的野貓有熱心人士定時送飯,所以,它們一般不在光天化日之下胡作非為,隻是在夜深人靜時才開貓咪舞會。梅小時候看過一個關於貓的動畫片:在夢幻迷人的夜色中,消遙自在的野貓們狂歡時,總是唱著同一首搖滾歌謠:&ldq[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
(2020-03-07 04:50:50)
抬望眼:毒“冠”橫行,戰“疫”正酣。歎無能為力,獻“閃小說”一篇。600字,獻武漢,祝平安! .......................... 媽媽別哭(閃小說)

情人節的傍晚,中雨,微風。
一個黑人男孩子懷抱著一盆蘭花疾行。
芳見男孩頭戴高中棒球隊的帽子,便追上去讓他上車。
他不肯。但當他看到車上掛著個聽診器時,就上來。
男孩謝過芳,並用[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少年小紅與三十六計 小紅是我大姐家的老大,她有了弟弟以後就常住我家。那時候,小夥伴住姥姥家是常態,不住才奇怪。 小紅雖然比我的小狗還大一歲,但我愛小紅更多一些。我上三年級的時候她四歲。 每天早晨我上學的時候,最大的難處是小紅哭小狗鬧,因為她們都想跟著我去學校。 那時,她們逼得我幾乎每天早上都要複習一遍《三十六計》和《孫子[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3)
早安,芝加哥! 在美國,車輛幾乎和人口一樣多,所以車禍的事情是經常發生的。 每當說起這事兒,許多人都會搶著說:有一次,我差一點就.... 可是,那一次,我卻一點不差地把車開進了芝加哥冰涼的湖水裏,成功地登上了ChicagoTribune和ChicagoSun-Times報紙的頭條。 那是十年前一個標準的芝加哥冬天,天氣稍暖驟寒,把頭一天溶花的雪水趁天高夜黑悄悄地凝成了冰[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2)
[1]
[2]
[3]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