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蘭

當歸路何遠,內關到湧泉
博文
(2022-07-10 07:31:55)
她們到了。一輛黑色的轎車緩緩地駛向我家的車道。開車的女士梅,是我從前的同事和一直的好友。上周五深夜,她焦急地來電話說,她年邁的大娘急著要趕在中美斷航之前回國,因為新冠疫情好像有愈演愈烈的跡象。可她所在的地方沒有直飛國內的航班。為了減少老人轉機的麻煩,她決定先開車過來住下,第二天再直飛國內。由於怕疫情期間住旅館不安全,所以,要我幫忙在[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4)
(2022-07-01 20:47:54)
子君是我的大學同學,畢業時我們約好的,今天要在大學附近的山頂上相見。
四十年後故地重遊,我的大學安然如舊。紅磚綠瓦的圖書館和藍色房頂的學生食堂是我的最愛。那時,年輕的大學生在歡聲笑語中享受著免費的午餐和免費的高等教育。那是個讓人感恩的時代。
出校門向左轉,沿林蔭大道一直向東走,便會來到千佛山腳下。千佛山是泰山的北端餘脈,綿延起伏[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散文《北美芳鄰》(一):雞犬之聲相聞那年,當我被九十年代的出國大潮衝進機場前的瞬間,我一把扯住父親的衣襟不放:“咱們國外沒有親朋好友,當我需要幫助時,你可要及時地派三哥四姐去救我呀!”父親用他那溫暖的大手輕輕地抹去我的淚花:“別擔心,遠親不如近鄰”。說完,就重重地把我推了出去。這一去就是許多年,家萬裏。寄居海外的日子裏,上[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
(2021-07-05 08:29:09)
不要問我從哪裏來(雜文隨筆)美國德州南方的天氣就和當地的人民一樣,脾氣大性格爽,一言不合就暴風傾盆。不像一些小氣的地方,先烏雲密布,後狂風大作,再雷聲滾滾,最後卻像淋香油似的撒幾滴雨,路麵未濕,雨已遠去。而且,這裏的暴雨來的快,去得也急。當土地喝飽之後,大街小巷上,雨水奔騰著向下水道奔湧時,朗朗晴空下,一抹彩虹便浮現在天邊,讓人們記[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3)
(2021-03-13 04:55:34)
散文《聽哭》
母親九十歲大壽的時候,在切蛋糕前我們讓她許一個心願。她沉默了片刻,怯怯地說:“我想回老家去哭一場。”
大家都驚訝又無奈地望著她。
大姐說:娘啊,能聽懂你哭聲的鄰居們大都進樂園裏安息了。
小妹說:你若去哭,孩子們會用手機錄成視頻,讓全世界看見你的裹小腳了。
母親無奈地歎了口氣,她眼裏那一絲的亮光便與生日蠟燭一[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7)
風水輪流轉,今年到她家。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在明年初,寂靜的美國白宮,將時常會在陣陣的笑聲中出現一位穿高跟鞋的副總統。
看著電視中女副總統候選人那莫明的笑容,佩蘭驀然想起了幾年前那個細雨濛濛的夜晚,與另一個“女副總統候選人”擦肩而過的趣事。
記得那年的總統大選是民主黨傀奧巴馬和拜登對陣共和黨人麥凱恩與佩林。
那時,佩蘭剛好在[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
你若來休斯頓,我一定要領你去看NASA航天中心,火箭隊的球賽,每年必來的颶風,和曠野裏楊鞭策馬的牛仔。
你會說,颶風有什麽好看的?
我說,要看!
颶風誠然可怕,因為它每年必來,當地人也就見怪不怪,把它當成一道風景了。
可是,今年,明天要來的颶風可不是一般的怪。
其一,它們是一對夫妻檔,男颶名為Marco馬可,女風名叫Laura勞拉,而且預定在[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08-22 19:13:06)
叮咚!微信來電:“草船借箭”前來問安。 “請問,是諸葛先生在穿越?” 姐,別鬧,我是大學時睡在你上鋪的小喬。 喬,真的是你嗎?這麽多年都不見你的微信冒泡,你在哪裏潛遊呀? 姐,我在地球的另一端。就是,當你喝著涼茶低吟冰島的詩時,我則在火爐旁高唱燃燒吧火鳥。 喬,你一定在澳大利亞。 姐,是的。剛聽說你在美國德州,送我[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2020-07-12 04:38:08)
雲中誰寄錦書來(三)虞美人大姐,見字如麵,很高興你喜歡我寫的前兩封信,並且還傳給鄰居們看,你說他們都要求我再多寫幾封信,我就再加寫這一封。咱以後還是靠微信聯係吧,寫信太累。現在我剛吃完晚飯,對門鄰居家的二小子John就把我的狗領走了。因為每當我們出門渡假時,就讓他來照顧狗,並給他可觀的小費,所以,他也不把我的狗當外人。其實,他家裡也領養[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6)
(2020-06-27 21:03:16)
雲中誰寄錦書來(二) 行路人 大姐,見字如麵! 我給您手寫的第一封信已經在路上了。今天,接著寫第二封信。 今天一早遛狗回來,先吃早飯。一般來說,都是吃雞蛋麵條或者麵條雞蛋。飯後再處理一些公司裏的郵件就沒事了。 現在,我正在二樓的陽台上喝茶,坐看後院籬笆外麵的湖邊小路上的動靜,然後遂一向您介紹。 現在,正在穿過小路步向湖邊的是[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3)
[1]
[2]
[3]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