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瞬間

《科大瞬間》與您分享中國科大校友和教師校園內外真實、親切的回憶以及多視覺、多維度的人生感悟。
正文

紀念我的父親

(2022-11-13 13:57:01) 下一個

第226期  by 竇劍文 854

 

父親節的早上,收到兒子的祝賀短信,讓我一陣驚喜也一陣憂傷。喜的是,為人父有人惦記著你;傷的是,為人子我卻已無人可以掛念。

父親是2014年去世的,那時母親已離開我們33年。母親英年早逝,父親沒有再娶,孤孤單單地度過了他的下半生。“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彼時已過不惑之年的我,突然有一種成了孤兒的感覺。

父親走得很突然,但卻很安詳、很滿足。記得那是個周末,原本沒有休假計劃的我,臨時決定回老家探望父親。碰巧,我們兄弟姐妹四人不約而同都回到父親的身邊。意外的團圓讓父親高興得有些不知所措,一生性格內向不善辭令的他,初見我時居然緊緊握住我的手連聲說“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短短幾天的相聚,我們姐弟幾人用輪椅推著已行動不便的父親逛遍了老家縣城的大街小巷,為他買他愛吃的糖油糕、烙鍋盔,帶他去看我們小時候住過的老院落,歡聲笑語灑落一路……一家人其樂融融,仿佛又回到了幾十年前,隻是那時候坐在推車上的是兒女,推著車子的是父母。

就在我結束短暫的休假,準備要離開家鄉的那個清晨,父親安詳地告別了人世。冥冥之中,我感到父親是在等我,是在等我們,等著遠方的遊子回來,等著一家人重新團圓,他才願意安心地離去,去跟天堂裏的母親會合,帶去兒女們都平安幸福的消息。

那天深夜,守在父親的靈前,父親慈祥和藹的音容宛在:他顫巍巍伸出手要我扶他起身的樣子,我給他遞上一顆櫻桃他用目光示意我也一起吃的神情,我幫他回憶起他早年從軍的往事,他吃驚地問我“你怎麽會知道?”,然後臉上露出的孩子般的憨笑…..這一切分明就發生在昨天啊。

父親是新中國第一代海軍,建國初期在上海吳淞口的東海艦隊服役,官拜“哨長”(相當於排級幹部)

70年代末期的全家福(前排左一是母親,C位是外婆,右一是父親。後排右一是作者本人)

我的身形外貌和性情都隨母親居多,從小就比較獨立,11歲即外出求學,真正跟父親在一起生活的時間並不多。但父親似乎從來都對我很信任、很放心,連上大學填報誌願這樣的大事也是讓我自己做主。記憶中隻有兩次,父親對我發了火。一次是上大學第一年,因為失戀無心學習掛了科,成績單寄到家裏父親怒了,他不理解為什麽從小一直是尖子生的我居然會掛科;另外一次是學潮後的那年暑假,我寫信告訴父親假期有事不回家了,父親得知後急了,發電報讓我務必回家……

80年代末期年少無知的我

參加工作後,父親來看過我一次,因為他胃不好不能吃街上的飯,父子倆一起在我的單身宿舍裏煮掛麵,我很過意不去,父親卻很開心。後來,我辭職下海創業,父親沒有攔我。再後來,我創業小有成就,每次回家看父親,父親多少會問幾句我的工作情況,但最後總是會說:錢掙得差不多夠用就可以了,不要累著自己。父親研究了一輩子中藥,略通一些醫術,前些年每次過年回家,臨走時父親總會親手開個藥方給我,要我照著他的方子調理自己的身體。

父親性格很倔,晚年時更甚,平日裏哥哥姐姐們勸不動的事情,隻要我回家跟他說,他都會聽取。我們父子一場幾十年,父親很少要求我聽他的話,可是他老了的時候卻很聽我的話。父親愛我,我也很愛父親,父親在臨走前親口對我說出了“我愛你”,而我卻隻能在父親離世後寫一些文字表達我對他的愛。

回首往事,我終於明白:我對父親的愛更多是感恩,感謝他給了我生命,感激他把我撫養成人;而父親對我的愛,則是信任和放手,是欣賞和默默的關懷。父親從未要求我成為什麽、成就什麽,卻最終讓我能夠成為我自己。父親對我的愛,更寬厚、更深沉、更無私,這讓我更愛我的父親。

 

編輯:沈濤

排版:許讚華

常務編委:

 

許讚華 803 | 劉揚 815

黃劍輝 815 | 滕春暉 8111

沈濤 822

 

投稿郵箱:kedashunjian@163.com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shine21 回複 悄悄話 nice
寒墨 回複 悄悄話 父愛如山。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