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正文

十月二十五:又一季

(2020-10-28 19:16:47) 下一個

 

爸媽: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大學申請季,老師們忙著寫推薦信。作為外語老師,我不是主要寫推薦信的人。當然,如果學生問我要,我是不能拒絕的。而且,不知怎的,這幾年問我要推薦信的學生,一年比一年多。

 

前一陣,我已經把寫好的兩封推薦信上傳到了指定網站。結果上周,又收到一個學生的要求,說明天是截止日期。我昨天寫好準備上傳的時候,發現居然沒有可上傳的鏈接。寫信去問學生,他應該給我一個申請的鏈接。學生說不確定,要問他的大學申請指導老師。時間緊,我趕快給老師寫信。等了一天,到現在還沒收到回複。我知道,通常學校給老師的推薦信的截止日期,並不是真正的大學截止日期,就怕有萬一,留點回旋的餘地。但萬一呢?他要得急,萬一明天就是申請的截止日期,給人耽誤了呢?我還是有點心焦的。

 

推己及人,那些真正的主課老師,不知要寫多少封推薦信。尤其是大學指導老師,要看二三十個學生的申請材料,尤其要幫學生看申請論文,每個學生都要申請十來個學校,一定是看得頭昏眼花,眼冒金星。而且,還要和每個學生定期一對一開會,討論各種問題。想想都覺得心累。其實,以前我並不覺得怎樣。今年,因為老大也是畢業生的一員,每天忙著各種申請材料,定期與老師討論。那種忙碌,才感同身受。真佩服他們!

 

與我們高考前的刷題不同,老大她們申請大學需要考慮的東西更多,除了功課和標準入學考試,還要看課外活動和義工,比賽和得獎,各種能力的考察,什麽創造力、領導力、協作力、獨立能力等等等等。更麻煩的是,每一所學校都要寫申請論文。學校不同,立足點不同,寫的東西也不同。很多中國家長都要改自己孩子都論文,至少要提一些修改意見。可老大的論文,我倆都沒插手。一方麵,老大根本不給我們看。另一方麵,我的英文完全比不上她,拿什麽改?再說,我們的入學以及人生經曆,和她沒有可比性,思想與見解更是風馬牛不相及。別說修改,連意見都無法有的放矢地提出來。她所有的論文,都是要老師看過後討論再修改的。她是這樣,其他學生也八九不離十。可見,負責她們的指導老師該有多忙。下次見到他們,一定一定要真誠地說聲謝謝。

 

俗話說:“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學校又何嚐不是?一批一批的學生進來,一屆一屆的學生畢業。而老師們,一季又一季,給一撥又一撥的學生寫著推薦信。都說母愛無私,老師對學生又何嚐有私?歲歲年年,都隻願她們都有個好前程。

 

老媽當了一輩子的優秀老師,當深有體會,對吧?

 

即此,保重。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