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正文

九月八日:日出

(2020-09-10 18:18:07) 下一個

 

爸媽:

 

話劇裏,曹禺先生的《雷雨》和《日出》都是經典,劇本自然是買過的。《日出》裏陳白露那句頹廢的對白至今記得:“太陽出來了。太陽不是我們的。我們要睡覺了。”可我今天真切地感受到了相反的積極情緒:“太陽出來了!太陽是我們的!”

 

這是怎麽回事呢?你們聽我慢慢說。老大開學就高四了,進了畢業班。我學校的畢業班有個不成文的傳統:開學第一天去林肯紀念堂看日出,最後一天去看日落。當然是學生自發的,不是學校的統一安排。

 

早幾天老大就和我商量,她想去。傳統是一方麵,見見朋友和同學是另一個重要因素。開學第一天的安排永遠是輕鬆的,開開會,見見老師,不正式上課。所以,我和她都有時間,老二聽見了也要去。作為高一新生,她今天的安排比較忙,好在都在網上,用手機在車上也可以。所以,五點我們仨就起床,到林肯紀念堂的時候六點左右。天剛蒙蒙亮,沿著波托馬克河,兩排路燈彎成了兩道優美的曲線。

 

把車靠路邊停好,老大自己走過去,前邊的車就是她同學的,剛好有伴兒。老二這個瓜娃子,嚷嚷著要來,來了又不下車,窩在車裏玩手機。我先在路邊的人行道上做今天的鍛煉,打卡。靜悄悄的黎明無聲無息,慢慢地,跑步、走路、遛狗的人出現了。眼看天邊兒亮了起來,我給老二招呼了一聲,慢慢跑到林肯紀念堂去。

 

沒想到那裏會有那麽多人!除了跑步鍛煉的人,清一色的高中生!穿著不同的校服,圍成不同的圈子,水池邊、廣場上、一層一層的台階上、林肯紀念堂門口,大家靜靜坐著,說著話。看來,看日出是整個DC畢業生的傳統,不僅僅是我們學校的。我正感慨,突然聽到一聲驚呼,抬頭一看,太陽無聲無息地出現,金色一團,天邊暈染開溫暖的橘紅,紀念碑高高地豎成一座黑色的尖塔,倒映在紀念堂前巨大的水池裏。四周頓時響起了哢嚓哢嚓的拍照聲,差不多每個小團體都開始拍合影,有人專門負責拍照,不是用手機,而是照相機,將這一令人屏息的瞬間留住。他們那興奮的聲音,雀躍的身影,充滿了青春活力。

 

馬丁-路德-金曾站在林肯紀念堂的門口,發表了《我有一個夢想》的著名演說。站在同樣的地方,看著太陽緩緩升起,我相信,她們每個人心中也都有一個夢想。這裏,就是她們夢想開始的地方。

 

太陽出來了,太陽是我們的,更是她們的!

 

即此,保重。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