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正文

六月二十六:空曠的機場

(2020-06-28 20:14:40) 下一個

爸媽:

謝天謝地,老三朋友的孩子終於可以回國了。他在這裏滯留了百天,機票改了三四次,他自己倒還好,可父母還是操碎了心。這次終於成行,全家人都鬆了口氣。雖然,他回國後還要在天津先隔離十四天。

這一百天,他住在陽光房就沒挪過窩,連從後門出去透透氣都沒有過。好在窗戶足夠多,溫度適宜,四周花花草草也不少,不會那麽悶。而且,跑步機就在室內,即使不出門,也沒宅出一身肥肉來。

他是個很獨立的孩子。學校的一切課業、下學期的選課、換校區等等,都是自己搞定。從我們接到他,到今天他離開,隻要出了陽光房的門,哪怕是去趟衛生間,他都戴著口罩。而且,他每天都按時按點跑步,難得的自律。對於剛離開家,獨自遠渡重洋求學又遭遇全球意外的他,這個經曆想必也會成為一種財富,一個成長過程中的磨練。

為了以防萬一,他提前一天到洛杉磯(從我們這裏直飛的航班停飛了),後天轉飛中國。送他去機場的時候,對高速路上暢通的交通毫不意外,但機場入口空蕩蕩的情景還是讓我愣了一下。通常,那裏人頭攢動,車來車往,想要找到合適的停車位得見縫插針。

大廳裏,隻有美聯航的櫃台前還有人,其他航空公司應該還在停飛。我沒看到新聞圖片裏身穿防護服的旅客,但看到幾乎所有人,從旅客到工作人員都戴著口罩,即使口罩戴得沒那麽嚴絲合縫。可是,除了我們,沒有任何人戴手套。大家都是徒手在出票機的屏幕上點來點去,工作人員也是徒手查看證件、接收行李、辦各種手續。我還是有點擔心:雖然旅客不那麽多,但誰也不知道誰是從哪裏來的,接觸過什麽人。就那麽徒手操作,難免沾染到什麽。主要是很多動作,摸臉、揉眼睛、清鼻孔等等,完全是下意識的行為,不是自己想控製就能控製住的。

我送他進去後,轉身往外走。天氣很好,陽光透過又高又大的玻璃牆,鋪在空曠的機場光滑的地麵上,像水裏的倒影,一波接一波的,漸遠漸密。以往,熙熙攘攘的人群擠滿了大廳,是看不到如此清晰而蕭瑟的景象的。

我停下,拍了張照片。算是一個微不足道的記錄,期待著這座空曠的機場再次嘈雜而富有活力。

即此,你們保重。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