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正文

五月二十七:那口高壓鍋

(2020-05-29 20:13:53) 下一個

爸媽:

老三喜歡吃手工拉麵,湯倒無所謂,臊子湯、牛肉湯、雞蛋湯、海鮮湯、酸菜湯都可以。一般情況下,我是冰箱裏有什麽做什麽。有時候鹵牛肉,順便做牛肉麵,就像今天。

家裏鹵牛肉用的高壓鍋,還是十幾年前一個朋友回國的時候留給我的。那時候,我們都在新澤西,住在一個公寓區,我們在高爾夫球場這邊,她們在另一邊,晚飯後散步常常溜達過去。她女兒比老二還小些,老大領著兩個小姑娘,在球場邊的草坪上跑來跑去,追兔子攆鵝,我倆就在一旁聊天。 離得近,關係又好,有事沒事湊一起吃火鍋。後來,她們先買了房子,搬到半個小時車程的地方去了,我們就逢年過節碰個頭。她家後院非常大,有籬笆,又是平坦的草坪,把孩子們扔到後院自己去玩,我們都不用跟著。

原以為就安定下來了。誰知她婆婆癌症晚期,她老公回國看護,在國內一待就是兩年,婆婆去世後,她老公在國內的工作穩定又高薪,就想在國內再發展看看。萬般無奈,她隻好辭了工作,帶女兒回國,與老公團聚。那時候,她又生了一個兒子,還不到一歲。走的時候還打算的挺好:房子、車都留著,明年一家人就回來了。我們去踐行,吃完飯收拾東西的時候,她嫌高壓鍋占地方,問我要不要。就這樣,那口高壓鍋就到了我手裏。

然而,她這一走,就再沒能回來。等再見的時候,已過了好幾年。我們離開了新澤西,她卻離婚了。再後來,我每次回國探親,路過北京都會在她那兒歇腳,敘敘舊。孩子們還保持著她們的友誼,我們也保持著我們的友誼。

當年她走的時候,我們相信很快會再見,彼此都沒送什麽紀念品。那口高壓鍋,就成了她留給我的唯一念想。轉眼十來年過去了,那口鍋還很好用。每次用到,我都會想起她。

今天做完飯,我把鍋擦洗幹淨,要收起來之前,突然就想拍張照片。老三笑話我:“你拍鍋幹嘛?又不是啥好看的新鍋。”我笑了笑沒說話。

是的,那一刻,我又想起了她,想起了她送我鍋的時候,那不知前途有磨難的快樂時光。不能怪我們那時年輕,不知世事多變。誰又能料到明天會發生什麽呢?!

我要珍惜那口鍋,也要珍惜身邊人。

即此,保重。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