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三月十九:千裏走單騎

(2020-03-21 16:46:09) 下一個

爸媽:

今天是宅家第六天,周四,去紐約接人。

昨晚老三就說:“早上別起太早,要養精蓄銳。寧願白天多花點時間。”

所以,等我們睡好、吃好,出發已快九點。好在路上車比平日少,不堵,車速快,來回八個小時左右,算是跑紐約曆史最快的一次了。以前遇過大堵車,八個小時單趟也跑過的。

這一趟,來回八百多裏。想起關雲長千裏走單騎,我們也差不多,一個送人,一個接人,性質一樣。一路上有幾件事印象頗深:

第一件事:原計劃在特拉華州休息區上廁所,加油。因為:一,目前特拉華州被感染的人少;二,新澤西州加油由工人來做,怕萬一不安全;三,終點的紐約市,現在每天一兩千人被測出感染,那是能不停留就不停留,更別說接觸其他人。可是,特拉華休息區關閉了!隻有加油站旁邊的小賣鋪還開著,不知能否上廁所。

我戴好口罩和手套,進去問。一個工作人員專門在廁所門口指揮,告訴我現在男女混用,都用男廁所。我看見有女人進去,也跟了進去。一抬頭看見一排男人背對著我們,突然後知後覺地意識到:男廁所和女廁所的設計是不同的!!!頓時尷尬得不知所措,掉頭就往外走。我後麵一個大媽,從從容容越過我,大大方方地從洗手台前擠過去,進了裏麵的小隔間。我想了想,扭頭跟著往裏走,心裏給自己打氣:“反正戴著口罩,誰也看不見我的表情!”

後來,老三聽我吐槽後嘲笑我迂腐:“非常時期行非常法,有什麽大驚小怪的?”

總之,這是平生從來沒有過的尷尬!

第二件事:快靠近紐約的時候,我們找了一個休息區輪換:紐約路況複雜,老三車技比較好。沒走幾分鍾,我正低頭刷微信,聽老三一聲驚呼,車猛地向右一扭又向前衝去,抬頭的瞬間,看見一大塊黑呼呼的東西從左側“唰”地擦過,車扭了一個九十度堪堪躲過。

原來,前麵那輛車的後保險杠,不知怎麽脫落了,衝著我們的車飛了過來。幸好老三眼亮,在千鈞一發的時刻躲了過去。也幸好今天路上車少,左右都有空。更幸好換了他開,否則,我眼神差,反應慢,後果將不堪設想。長長籲了口氣,我倆不約而同地說:“幸好換了你/我開!”

這次,算是有驚無險。

第三件事:今天,紐約新增加了兩千多人!我們從到達到離開,前後不超過半個小時,沒有跟任何陌生人說話,算是很小心了。可是,在布魯克林紐約大學的宿舍樓下,除了幾個中國人,隻看見一個墨西哥裔老太和一個拾荒者戴著口罩,其他人依舊我行我素:警察打著電話走過,跑步的女人氣喘籲籲,送外賣的黑人小哥騎著自行車,郵局送信件的車停在街口,綠色出租車穿過小巷,旅館的女服務員推著垃圾車進出,路上拎著包的行人行色從容,街邊的小飯館照常開著,有人從旁邊的小商店推門出來……看著他們,我無言以對。不知該說自己太較真,還是他們太大意。

離開的時候,我回頭看了一眼宿舍樓下的那樹玉蘭,狹長的街邊,零零星星的白花印在陳舊的牆麵上,有一種說不出的脆弱的美。

去的時候,天陰得厲害,偶然飄過幾滴雨,一路煙霧茫茫,令人壓抑。歸途越往南越晴朗,到家的時候陽光普照,心情也明快起來。我相信:這場疫病,像今天的霧霾一樣,也終將過去!

所以,讓我們各自珍重,宅在家裏,靜候雲破日出的那一天。

保重。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