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正文

二月二十六:不容易

(2020-02-28 18:40:45) 下一個

爸媽:

英文裏有句常說的話,叫“Nothing is easy.”意思是沒有什麽事是容易的。誠哉!

這麽感慨,是因為今天去做義工,幫忙布置學校體育館,為周末一年一度的拍賣做準備。你們知道,美國的私校辦得好不好,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於有沒有錢。若是資金不足,萬事難興。募資、捐款、找讚助,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事務。這個年年都辦的拍賣,也是其中之一。

因為活動在周末,事雜人缺,這幾日天天收到家長協會發的電子郵件,強烈要求大家擠時間去做義工。我簽了今天中午的兩個小時。去的時候已經有很多家長在忙了,我和另一個家長被分派去貼背景紙——兩邊牆上臨時裝了大報欄,報欄要以黑紙打底,再貼畫或者裝飾圖案。看,就是照片裏這樣。

簡單吧?

可是,報欄是絨的,背景紙就不能用訂書針訂,也不能用膠帶紙貼,隻能用魔術貼,而且隻能用帶刺的那一麵。魔術貼有大有小,有圓有方有帶。試了很多種,最後找到強力膠的,剪成一條一條,先貼在報欄上,再把量好裁好的紙貼上去。然後,問題來了:報欄又長又高,我們兩個媽媽個子都不高,哪怕站在凳子上也將將夠到頂。一不留神紙就歪了,粘在報欄上撕不下來。等撕下來,不是紙破了,就是魔術貼報廢了。後來我們改變策略,把魔術貼先粘到紙上,再把紙糊到報欄上,即使歪了,還可以拆下來重貼。

黑紙顯眼,哪怕隻有一線沒遮住,底下的灰色背景就能露出來。所以,每張紙都寧大勿小,結果就是貼好之後還得切邊兒,或者用雙麵膠帶把重合的部分再貼緊。忙了兩個小時,我們居然才貼完一麵報欄,第二麵頂上還剩下窄窄的一條。

總之,就這麽一個簡單的工作,我們需要的工具擺了一堆:各種型號的魔術貼、卷尺、剪刀、馬克筆、切刀、雙麵膠,還有大卷的紙。

看著自己的工作成果,我歎了口氣:難怪天天收到找人手的求助信,實在是工作量太大了。就這麽一點活,兩個人忙了兩個小時(其實不止兩個人,貼上麵的時候還是找了高個子男士幫忙),這樣的報欄,還有很多個不說,更有其他複雜的活計,真太不容易了!

以後,我要對學生和孩子再多一點耐心,因為真的“Nothing is easy!”對吧?

保重。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