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正文

二月九日:好像在做夢

(2020-02-11 19:30:20) 下一個

爸媽:

對老二來說,今天就像在做夢,感覺特別不真實,因為她拿到了心心念念想要的手機!

老大也是八年級的時候有了她自己的手機。當時,她對我們說:“我是班裏唯一一個沒有手機的學生了。”我們想著私立學校同學之間的對比還是挺明顯的,她又獨立自律,就給她買了。後來才知道很多孩子都沒手機,隻不過她的好朋友都有罷了。所以,當老二也說她是班裏唯一一個沒有手機的學生的時候,我們是不信的。而且,她好動又沒有自製力,一旦有了手機,不定會怎樣呢?老三索性用這個作為幌子,吊著她做著做那。

第一學期結束的時候,她列舉了各種理由,給我吹風,要手機當聖誕節禮物。我想了想和她約好:“如果在兩個月內,我沒有收到你老師的告狀信,我就考慮給你。”其實,我當時就想在今天以前給她手機,因為從明天開始的一個星期,是學校的特別計劃,她們整個八年級學生要去費城,沒有手機很不方便。這也是初中畢業前最後一次大的集體活動了,應該記錄一些美好的瞬間,她的好朋友高中可能會去別的學校。

我想她大概沒把我的話當回事,兩個月快到頭了,可上周我又收到了她數學老師的信,說她上課說話,屢禁不止。所以,昨天她再次問我可不可以去費城之前給她手機的時候,我提醒到:“你忘了我又收到了你老師的信?不然已經給你手機了。”

她大吃一驚:“媽你當真的嗎?你真的考慮過給我手機嗎?就因為我在一堂課上說了話,就沒有手機了嗎?”

為了讓她吸取教訓,我自然沒說今天一定會給她手機,反而認真地點頭:“對啊,我說話算數。”

她一聽立馬崩潰,眼淚奪眶而出:“媽,就因為我說了一次話,到手的手機就沒了?!”然後,她解釋了又解釋,一下午一晚上都很鬱悶,躲在房間裏不出來,直到我說了再考慮考慮。

今天中午,我們在商場看好了手機,打電話給老大,讓她問老二喜歡什麽顏色的時候,就聽見她在電話那頭難以置信的驚叫:“什麽?手機?!給我的?!天啦!”

回家老三把手機拿出來,問:“這款綠色的手機殼喜歡嗎?”她笑:“喜歡。世界上最醜的手機殼都沒關係,隻要有手機就行了。”

從下午到晚上,她一直在傻笑,抱著我親了好幾回,說:“媽媽,我好像在做夢。”我也笑:“夢想成真還不好?”

我知道手機是一把雙刃劍,但她們就生活在這個電子時代,也無可奈何。但願她能做到今天承諾的,不亂用手機。

即此,保重。

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