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正文

二月五日:一個蛋糕

(2020-02-07 19:32:52) 下一個

爸媽:

咱們那裏是個小地方,我們小時候過生日還不興吃蛋糕。那時候吃口蛋糕算得上稀罕事,是很快樂的一種記憶。

所以,到了美國有了烤箱,第一樣學會的東西就是烤蛋糕。用配好的蛋糕粉,按說明一步一步照貓畫虎,從沒失敗過。那時候一幫學生在一起,每個周末都會聚,我就經常烤蛋糕,各種口味的:檸檬,巧克力,橘子,香草,草莓什麽的。後來,慢慢摸出門道了,嫌現成的蛋糕粉太甜,就開始自己配料,按家人的口味來烤。現在,烤蛋糕的事已經歸老大了,自己偶爾動動手。

不知道為什麽,老美喜歡吃甜,特別甜。單位開會、活動、慶祝,甚至午餐的時候,作為甜點的蛋糕是少不了的。我通常是不吃也不拿的。不過,今年開始我也會拿一份放在教室,給老二備著。她喜歡吃甜,最重要的是每天放學運動之後,她都饑腸轆轆。一見我就問:“媽,有沒有吃的?餓死了。”

剛開始我以為她中午偷懶不吃飯,後來才發現就是這個年齡的孩子,正在長身體,總會覺得餓,怎麽吃都不飽。所以,一有什麽小點心、小蛋糕、小餅幹、小零食,我都會拿一份給她備著。也總被她吃得一幹二淨。

今天也一樣。下午例會,學校給老師準備了一種拉丁風味的蛋糕,小盒裝,看起來還不錯。我拿了一盒放在教室,老二下午正好有比賽,回來照例問:“媽有沒有吃的?”我指指蛋糕:給你的。她開開心心捧起來吃:“謝謝媽。”

看她心滿意足的樣子,我想:這也算是大人和孩子同在一個學校的好處吧?便利那麽一點點。就像那時候,我們和媽在一個學校,可以冬天的課間跑到她辦公室吃一片烤土豆,放學後在她的辦公桌上做作業什麽的。

人生就是一個個輪回,一代又一代,總有一些片段是相似的、重疊的、延續的。在這個盼望春天的下午,我提醒老二別把蛋糕渣子灑得到處都是,一如當年媽您提醒我別把辦公桌上的教案弄髒一樣。在那一瞬間,時光清晰地重疊在一起,透過留著短發的老二,我看見了也留著短發的當年的我,和少年的我身後老媽您伏案批改作業的背影。

何其有幸,讓我們成為母女。謝謝老媽,我愛你。

保重。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