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十一月三十:門外漢

(2019-12-02 19:06:42) 下一個

爸媽:

按說,你們倆都愛唱秦腔,我們多少也該遺傳一點藝術細胞。可對於藝術,尤其是現代繪畫藝術,我真的是門外漢。每去一次現代藝術博物館,就被打擊一次,越來越覺得自己是俗人,完全沒有藝術想象力。

今天也是如此。

陪老三朋友的孩子去DC城裏逛,從國會山開始,順著中軸線往林肯紀念堂逛,路過國家藝術博物館,老大說其中一個展廳有她喜歡的現代藝術展,我們就去溜達了一圈。

老大帶著老二和哥哥看藝術作品,我真的就是溜達,權當走路。因為不管是畢加索還是馬蒂斯,還是其他的什麽大家,他們的畫我基本看不懂,隻能如此評價:哦,這幅顏色亂七八糟,像打翻的調色盤;那幅烏漆麻黑,像一條瀝青路;這幅色調簡單,隻是單色的紅、黃、綠方塊;那幅是撞色,大紅大綠大藍大紫的圓和線條;左邊這幅完全就是做數學題時候的演草紙,毫無規律地寫著一些數字和未畫完的圖形;右邊那幅更絕,就像無聊時候用鉛筆亂畫的圈圈……

不信我給你們看兩幅畫,我保證你們也看不懂。這幅豎長的,是畢加索的《裸體女人》。我左看右看,隻能看到黑的灰的大的小的深的淺的半圓的不規則圖形,連女人的一根頭發絲也沒看出來。這幅彩色方塊的畫家的名字忘了,作品題為《老虎》。若是平常,在任何一個地方,有人舉著這個黑白紅黃顏色組成的方塊,給我說:“看,老虎!”我一定以為那就是個神經病!可是現在,我隻能挑挑眉頭,質疑自己:天,自己的想象力貧瘠的可怕!到底怎樣才能把它想象成一隻老虎呢?!

所以,盡管我不喜歡看肖像,尤其是中世紀的肖像畫,可是,哪怕隻是為了安慰自己,也願意去肖像藝術博物館溜達的。畢竟,那些畫我都能看懂,輕易就能分辨是男人女人大人小孩,不致於灰心喪氣,覺得自己是一個白癡。:)

你們同意嗎?

算了,門外漢就門外漢,又不是隻有我一個!管它呢!

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