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正文

九月二十四:返校之夜

(2019-09-26 17:40:14) 下一個

爸媽:

美國學校,不管公私,不論小學還是中學,都有一個和國內不同的活動,那就是每年剛開學的第一個月內,一定有一個“返校夜”,給家長的。主要目的是讓家長見見孩子本學年的各科老師,老師則簡單給家長介紹一下自己,及本學年的教學計劃、活動安排、考核內容、課堂紀律等等。這次家長和老師的見麵,不是家長會,不談單個的學生,隻講教學大綱。每個班隻有十分鍾,隻能提綱挈領講個大概,具體細節是沒法麵麵俱到的。

我們今年的“返校之夜”就在今晚。早在一周前,學校就發了通知,昨天又發電子郵件,主要提醒新老師注意著裝——這是學校難得要求著裝的場合之一,還有就是家長會和畢業典禮了。如果有發給家長的資料,當然得提前打印好。好在晚飯是不用自己操心的,學校會給大家準備。

多年前,第一次主持“返校之夜”的時候,我特別緊張,提前好久就開始準備資料,有打印出來的活頁,也有存在電腦上的PPT(幻燈片?),事無巨細都準備周全,還對著老三練了好幾遍,怕臨場忘了或者說錯話。結果,你們猜猜看?對了,完全沒用到!我做完自我介紹,正事剛開了個頭,時間就到了。看著一打沒用到的文檔,我都懵了,手足無措。好在家長有經驗,體諒我是新手,拿了打印的資料就趕去見下一個老師。至今,我還記得他們寬容的笑,和自己尷尬之極的心情。現在當然不再準備那麽多材料了,隻把必須的、有了變動的、重要的、家長關心的內容做個介紹,也隻是介紹,不會細講。十分鍾時間綽綽有餘,甚至能留出兩三分鍾給家長提問。之所以這麽簡單,一方麵自然是有了經驗,另一方麵是因為我是學校唯一的中文老師,高年級的家長都已見過,也彼此了解。唯一需要注意的是一年級的新生家長,和插班生家長。

所以,這個下午,當隔壁教室那個新來的西班牙語老師緊張地做準備的時候,我已萬事俱備,隻等開始。我四個班,除了中文一是新麵孔,其他年級的家長都見過,雖然我不記得他們的名字,也不一定和學生對得上號,但他們對我是熟悉的。見麵還可以先聊兩句,有幾個家長問起老三的身體,還有家長特別興奮地給我看她女兒暑假在香港的照片。她女兒我隻帶過一年,當年學得特別吃力,誰知現在居然能去中國工作了。現在,她兒子又在我的班,底子比姐姐當年要紮實些,隻是性格跳脫,太不成熟。

不管怎麽說,這個“返校之夜”從一種壓力,到一種日常工作的轉變,總是好事。可惜因為我自己要見家長,就不能去參加老大的,老三現在還是怕人多吵雜的環境,也沒讓他來。以前,至少有一個人要去的。老美就很重視這一點,哪怕離婚了,孩子的“返校日”和“家長會”也會一起來。

我覺得“返校之夜”是個很好的安排,可以讓家長對老師、和孩子所學的課程有個宏觀的了解,值得我們借鑒。你們覺得呢?

即此,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