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正文

十八年後

(2019-03-20 05:00:35) 下一個

 

 

古小說裏經常看到一句話:“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盡管情形不同,或悲壯,或無奈,或哀傷,或自欺……總之, 這基本上就是留在人世間最後一句話了。

 

此刻,窗外陽光和煦,春天的手輕輕、柔柔地搖著白玉蘭的枝丫,牽動著我的心。我莫名其妙地想起了這句話。

 

與生死似乎無關,又似乎密不可分——這是來美的第十八個春天了!

 

此前,隻是感慨時光如水,一滴一滴從生命的沙漏裏溜走。並不曾仔細審視沙漏本身,是否完整,是否破舊,是否有了裂痕。直到父親住院,突然意識到生命是裝在沙漏裏的沙子,隨時隨地在遺漏,而身體則是那具沙漏,如果沙漏崩潰,縱有千萬金沙,也會刹那散盡。

 

所以,我不要做“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我要天天做好漢。

 

突然想要給父母寫信,告訴他們我們的平常日子,天陰天晴,喜怒哀樂。把已經飄灑在地的沙子撿起來,裝進信封裏,漂洋過海地寄給他們,靜靜落在他們的掌心。讓他們在向陽的大窗下翻檢,細細撫平心裏的牽掛。

 

也是開通這個博客的緣由。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