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鹽行者的博客

神讓我們的靈寄居在我們的身體裏,生活在這個世界裏。不照管好身體,可能會被提前趕走。身、心、靈的健康,缺一不可。
正文

攀岩之回憶(2)

(2020-09-11 22:34:24) 下一個

攀岩之回憶(1)

交錢後,領到一張單子,上列需帶的用品,主要是野營用品,象睡袋,手電,小刀子之類的東西。帶小刀子的理由我那時大概做夢也不會想到可能是割自己的手。兩星期後,一行十幾個人,其中大部份是大學生,有一個研究生,開著一輛麵包車殺奔南加州的Jashua Tree National Park。車很快開進沙漠地帶, 三個多小時,車裏的美國學生天南地北的侃,一路歡聲笑語,天黑後才到宿營地。領隊兼教練一聲令下,大家就地找地方睡覺。在此之前我去野營過很多次,都是找專門的野營地,支起帳篷,往睡袋裏一鑽,跟在家睡覺差不多舒服。因為出發前沒要求帶帳篷,那個單子上明確寫著組織者提供帳篷。所以我下車後拎著包等發帳篷。過了一會兒發現別人都已經在露天裏鋪好睡袋準備睡了。我這才明白過來,沒有帳篷。自己帶的東西裏,睡墊那條也沒打勾,所以我也沒帶。看看前後左右的美國學生沒人有問題,大家都睡袋一展開就鑽進去睡了。這下好,睡袋直接放地上,真是天當被地當床了。我趕緊找地方鋪睡袋。我們野營的地方根本就不是專供野營的場所,沒有平整的草地或沙地,滿地的小石子兒讓人覺得象是躺在老虎凳上上刑,還好是在沙漠裏沒有蚊子。

半夜還聽到狼嚎,這一夜真是翻來複去難以入眠。那天天氣好,萬裏無雲,野外空氣好,又沒有燈光,看到的是滿天的星星。。。就這樣躺在老虎凳上看星星,直到淩晨才昏昏入睡。

第二天起來,想找地方刷牙,被隊長告知:在沙漠地帶為節約用水不能刷牙。我這才明白為什麽單子上沒列牙刷牙膏。我開始意識到艱苦的生活要開始了。三天時間,不洗臉,不刷牙,不洗澡。平常也許沒什麽,但我們每天要在沙漠的乾熱中攀岩,每次都汗流夾背,灰頭土臉啊!我沒有抱怨,心想:從小在溫室裏長大的美國人能頂住,我在國內上學時,在極其艱苦的條件下,登過兩次華山一次黃山,我就不信挺不過這個難關!況且同行的還有兩位如花似玉的美國女生,她們要是能忍受,那我應該也沒問題。

Jashua Tree果然是個攀岩聖地,到處是各種怪石,特別適合攀岩。我們一行人開車到第一個攀岩地點。教練把各種攀岩用具從車上卸了下來,分發給大家。我拿著一堆行頭發呆。別人都是上過初級班的,對各種用具很熟悉。而我根本不知道怎麽用。在教練,隊友的指點下才全副武裝。教練當然看出了我這中級班學生是個冒牌貨。

開始攀岩之前,有位女生覺得自己的穿著不便於攀岩,當著大家的麵就開始若無其事地換衣服,隻剩三點了。。。我怕她再脫下去,趕緊低頭假裝整理自己的攀岩用具。旁邊的人大概司空見慣了,沒有人有驚訝的表示。大家都準備好了以後,教練開始講一些攀岩的基本知識。他一邊講,我一邊在腦子裏畫受力圖,試圖證明他講的技巧是符合力學原理的。學工程的人就是這麽死腦筋,鑽牛角尖。講完後,教練先示範。坡度七八十度的岩石上,他象走平地一樣,隻有一兩個地方稍用手點一下。我當下看呆了。教練爬完後說:這塊岩石對中級班的人來說太容易了,就算是熱身,活動活動手腳吧!我手裏捏了把汗,心中暗暗叫苦:這中級班報得太魯莽了,看來今天要出醜了!那神情緊張得,這時哪怕有女生脫光了我也不會注意到的!

攀岩課的教練極牛,乾瘦的小夥子,能用兩個手指做15個引體向上,不過魔鬼塔他也沒爬上去。我上大學時引體向上能做50多個,沒有遇到過敵手,所以對攀岩還挺自信的。我去學校戶外活動組織的辦公室報名時看到教練在練二指引體向上,我要求試試,結果很丟人,一個也做不了。想起以前聽過的一個相聲,說一個連長大腹便便,考核時吊在單杠上,動彈不了。考官大聲說:你這是幹嘛?你等著開膛呢?

後來經苦練我能用兩個手指做5個引體向上。現在恐怕再練也做不了一個。正常的引體向上也隻能做15個了,人有時不服老還真不行。那個練習的器械也很簡單,一個小木條,上麵有很多小格子,可以把一個,兩個,三個,或四個手指插進去。這個木條架在門楣上就可以練習了。我後來四處找也沒看到哪有賣的。

教練爬完後,我們大家先後都“活動”了一下手腳。我怕出醜,趁別人爬時到旁邊一塊小岩石上試了試,發現發給我們的攀岩鞋很管用,很陡的坡上也不打滑。同時發現前麵幾個人都爬得很吃力,還有個別人摔下來,靠保護繩吊在半空中。我心裏稍微踏實一點。

輪到我上了,竭盡全力,奮不顧身,幾次差點掉下來,但最後總算爬到頂。回頭往下一看,大概有四五十米高,此時已筋疲力盡,加上這點高度,腿肚子居然發起抖來。趕緊收回目光。下來後,發現胳膊腿上的肌肉都在發抖,手上多處被岩石刮破,慢慢在往外滲血。從這次結果看,不會在班裏墊底。但還是擔心:剛活動活動手腳就成這德性了,這後麵兩天怎麽過啊。

活動完手腳,該動真格的了。這回我們分兩組,輪流攀登兩處懸崖。還是教練先示範,有一兩個地方教練也折騰了一會兒才上去。輪到我爬了,第一個難點就費老鼻子勁才上去,第二個難點更是出盡洋相:兩手摳住突出的岩石(凸出隻有1厘米左右),一腳蹬著岩石,另一腳懸空,沒處落腳,上又上不去,下又下不來。堅持了幾分鍾後胳膊開始發抖了。教練在下麵大聲叫:“實在不行就拉保險繩上去吧!”我咬牙切齒堅持著,突然發現不遠處有一條大岩縫,馬上想起教練講過的一招:將手插進岩縫,然後一擰,手掌就卡在岩縫裏了,靠這點阻力我成功地上去了。到了頂上,已經累得快走不動路了。才領會到為什麽教練說前麵的那次是活動手腳。同時也明白了爬山和攀岩的區別:爬山主要用腳而攀岩用手很多。稍微緩過來一點後才覺得手在隱隱作痛,低頭一看:滿手是血了。剛才為了上來,不顧一切把手插到岩縫裏,現在手心手背都是血了。常言道:手心手背都是肉。我的體會是:這麽想的人一定還沒到真急眼的時候!

人的潛力真是無窮的。爬完一組後我想這第二組肯定上不去了,人都快累趴下了,尤其是小臂,又酸又漲,摸一摸硬得象鐵塊。但是等輪到我時居然又成功登頂。真讓我大喜過望。中午吃飯,是三明治,我最不愛吃的東西。但那天又餓又累,抓起來就吃,發現原來三明治有這麽香!回來後我還特意到超市去買了同樣的料做三明治吃,結果還是覺得難以下咽。“珍珠翡翠白玉湯”的故事大概每個人都聽過,但沒親身體會的人隻能是笑笑而已。吃完飯,我就覺得有些內急,正琢磨怎麽辦呢,卻早有幾個人走到不遠的草叢裏蹲下了。我想:這招兒我小時候在中國就用過。沒有馬上用是想看看人家美國人有什麽高招,原來這一招全球通用!不過我還是保守一點,走得比較遠,看不到大家了才方便。沙漠的中午,極熱,四處一點聲音都沒有,一個人影也沒有。突然之間產生了一種可怕的幻覺:這世界上好像隻剩我一個人了。這種感覺有點兒恐怖,我匆匆返回隊伍。忽然間覺得每個人都是那麽親切。

那時不象現在可以用手機照很多相。我用一個傻瓜相機照了幾張,這麽多年搬來搬去,現在隻能找到兩張。

吃完飯略事休息後,又開始攀岩。因為上午表現不錯,估計可以在班裏列中等水平吧,我興致勃勃。大凡人一得意就要忘形,一忘形就出醜。排我前麵的是位女生,個頭和我差不多,估計體重也差不多。她攀岩時我給她做保護。保護繩一端係在她腰裏,然後穿過一個固定在山頂上的圓環,下來後穿過一個係在我腰間的卡扣,她往上爬,我就兩手收繩,如果她爬的途中掉下來,我要把繩子死死扣住,這樣她就吊在空中了,為防萬一我的腰帶還用一根繩子固定在一塊岩石上。

這位女生攀登過程果然不順,沒多久就掉了兩次,第三次掉下來時她猛地往下一跳,我沒有防備,措手不及。我們倆雖然體重差不多,但她往下跳衝量比較大,幸虧還牢記保護者的第一紀律:一定要死死把繩子扣住。結果,我被她的衝量猛地拉起,兩腳離地1米多,吊在了空中。幸虧我的腰帶還用一條繩子固定在一塊岩石上,否則恐怕我和那位女生要用各自的體重, 摩擦力,和她的初速度決定我們在空中的位置了(有興趣的人當個理論力學習題做吧)!教練看到這一險情很緊張,一邊跑過來一邊衝我喊:“扣住保護繩,千萬別鬆手!”看到我一邊斜吊在空中蕩秋千,一邊死死扣住保護繩,這才放下心來。旁邊的學生也都笑彎了腰。大家七手八腳把我拉下來,教練微笑著說:“看來你隻能給蘇珊做保護!”(蘇珊是個子最小的一位女生)。我滿頭是汗,也不知是緊張的還是被大家笑的。被一個女生憑體重吊在空中,想想還是挺丟臉的。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0)
評論
光鹽行者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一師是個好學校' 的評論 : 你的信息我都記下了,如果以後再去,肯定要參考你的經驗。多謝。這條路是不好走,如果還有雪的話更加有挑戰性了。
一師是個好學校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光鹽行者' 的評論 : 教授,Whitney Mountaineer's route 有幾個地方需要注意。第一個是Ebsbachers ledges,這個地方有一段在懸崖邊上的大概有一尺寬的小徑,一邊就是幾百尺的深淵,過了這一段又是一個在石壁上垂直向上的幾個石階,大概有一個人的高度,但是石階的寬度大概隻有兩三寸。過了這一段以後就很快到lower boy scouts lake (LSBL).從這裏上去upper boy scouts lake (UBSL),就基本上沒有路。但是從UBSL 到iceberg lake就是更艱難。可以說完全沒有路,而且非常陡,沙石也很滑,不好走,特別是下山更困難。上到iceberg lake以後,就可以看到一個大坡通向所謂的nortch,到了nortch以後,可以爬一段class three 的石壁就到Whitney頂峰,然後再走不多的路就到了那個小石頭房子。從nortch也可以走一段traverse繞過那段class three的石壁。這兩個途徑都曾經有人不幸遇難。雖然從nortch 到峰頂大概是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
從iceberg lake 到峰頂大概是2000尺的海拔高度。我那天因為在iceberg lake以上膝蓋受傷,覺得有點勉強,就決定退下了。可惜了一年的準備。
光鹽行者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兩菜鳥' 的評論 : 攀岩確實是個好運動。室內攀岩更安全,更方便。也許以後真要去玩玩室內攀岩。你有興趣,應該堅持下去,肯定會越來越厲害。我那時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其實不太行的。我喜歡各種運動,但是什麽都會一點,又什麽都不精。
兩菜鳥 回複 悄悄話 我一個引體向上都做不了,怎麽可能是高手?就是爬爬玩。在岩館看到campus board,上去掛掛試試,直接就掛了。要是我有你做引體向上的本事的一半,肯定能比現在強。
話說你第一次攀岩就敢上這麽陡的岩壁,還居然上去了,膽量和本事都不小。讚一個。
光鹽行者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兩菜鳥' 的評論 : 你還這麽謙虛?我看你對攀岩器材這麽了解,一定是個高手。campus board 我在網上查了,謝謝你的信息。我先看看家裏哪裏合適裝這個,再決定要不要買。
兩菜鳥 回複 悄悄話 教授果然是被學霸耽誤的運動人材,打鐵、乒乓球、攀岩、(不標準的)瑜伽…居然曾經能做2指引體向上。我正常引體向上都做不到。????
那個練指力的木條叫campus board,網上有。哪天你打鐵想歇歇換個花樣了,不妨再把室內攀岩撿起來,安全又好玩。
光鹽行者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一師是個好學校' 的評論 : 雖不成功,能有勇氣償試,就夠令人敬佩的了。你離登頂還有多少開始撤的?
一師是個好學校 回複 悄悄話 教授,俺在兩個禮拜前,去Whitney 走Mountaineer's route,結果沒有成功。原因是自己的功力·不夠:-)
光鹽行者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一師是個好學校' 的評論 : 一師好!我不厲害,見笑了。
一師是個好學校 回複 悄悄話 教授還是很厲害的!哈哈!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