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何處繁華笙歌落 (6)— 親情

(2020-05-28 18:53:33) 下一個

武漢封城正好趕上了中國人一年中最大的節日,農曆新年,因為疫情使然,今天的春節便不同於了以往的節日,這個大年過的極不尋常,沒有了爆竹聲,沒有了走親訪友,更沒有了各家各戶隆重舉行的年夜飯,取而代之的是北京城街頭巷尾死一般的沉寂和焦慮,在這不尋常的寂靜後麵是已經藏好了隨時都會準備“驚豔“出場的害怕 ,疫情的可能性。春節當頭的北京城本來就已經人口銳減,外地的及已經奔赴外地過年的人早已經走光走空,以前滿滿當當的北京城現在就隻剩下空空曠曠了,不過現在又多了一種狀況。據說武漢在封城前已經放出了五百萬人口,這五百萬人口造成了全國各地疫情也變得隨處可見了。每個家庭以至於每個人在害怕的籠罩下不斷的懷疑著自己的生命底線,這個比03年薩斯還要嚴重的肺部傳染病是不是早己讓我也攤上了?是不是在我身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中早已著床?這一片片不能言喻也暫沒有答案的疑團,盤旋在昏昏沉沉的城市上空,更彌漫在每一個愁眉不展的心頭。

Cindy早上起來,邁著沉重的步子推開了冰箱的門,把父親昨天已經買好的肉及蔬菜又重新打量了一番,幾年沒有回國過春節的她,倒黴自己又趕上了疫情,好心情已經讓狗吞吃了一半,但是老父親在家這個節無論如何也不能不過呀,如果是自己一個人,家裏有什麽東西隻要填個飽就算過節了,可是第一年失去老伴的父親不該這樣跟著自己湊合,如果跟自己一樣這樣簡單了事。會不會勾起父親對於母親的痛苦思念。會不會讓父親的心情進一步悲傷不已呢?因為往年的節日都是母親一手操辦的,從小年開始家裏廚房裏麵便早已擺放的滿滿當當了,不論甜酸鹹辣的配料,還是飯前的零食飯後的甜食,早已經準備好了八百個樣了。

扶著冰箱的門Cindy 思忖著,今年的春節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它太冷清了。父親買好的東西倒是真齊全,豬肉牛肉羊肉一樣不差,就連兩條腿的雞肉和鴨肉也都整整齊齊地排放在冰箱裏。Cindy看後不知為什麽心頭一陣陣熱熱的,眼睛裏也開始有一種酸酸的感覺。她知道如果是父親一個人過節,頂多就是到飯店報個到,或者到哥哥家湊個熱鬧了事,現在準備這一冰箱的東西,這裏麵裏裏外外分明都寫著四個看不見的字。捧在手心裏的的父愛和萬不能辜負的親情。

暖在心頭的女人自然手腳也開始麻利了起來。她想起幾年前回國之時,凡是家裏人都聚齊了,母親總是不忘做的一道菜,四喜丸子。做飯的時候母親嘴裏也總是念叨的一句話:“四喜,四喜再用這丸子做出來,這就叫人生福、祿、壽、喜這四大喜事一應聚齊,這四大福氣想跑都跑不了,因為都讓咱們吃進肚子裏了!”

再打開冰箱裏的羊肉一看,是一水的羊胸肉,鮮嫩無比,又一道菜也想好了,蔥爆羊肉。再看一眼冰箱裏的雞肉和鴨肉心裏也有了主意。不一會兒手頭上就忙碌了起來,隨著忙碌心情也開始多雲轉晴了,嘴巴裏也若隱若無的哼哼起了小曲兒來。她似乎都忘記了現在的形勢,腦子裏不住的閃現出幾年前跟母親一起在廚房忙碌的情景。母親那悅耳又耐聽的話又回蕩在耳邊:“姑娘,你這肉塊也切的太大了,這牛肉塊要是偷懶了,可就做不成蔥爆了,隻能換鍋改做清燉了。可咱今天這點工夫又偏讓咱們偷不成懶。”

“噍瞧,這醋倒的也太多了,你一人有這一好,也不能讓咱們全家都跟著你掉進醋缸裏不是。“

“熟了,熟了,這雞肉這麽炒最進味,快要關火了,再淋上幾滴醋,幾滴香油,即去腥又加常。媽給你夾一塊,讓你先嚐嚐鮮!”

她似乎覺得母親此時此刻好像就在自己的身邊,隻是不做聲站在自己的身旁,誘導自己做這些萊的靈感與想法。教自己把這道她不在的第一個春節的年夜飯做好,想到這裏她早已忘記了今年的與往不同。手腳麻利的洗菜切肉,全身心的投入到手下的工作中。

突然聽到廚房的門有動靜,她放下手裏的活計,停下了嘴巴裏哼唱的小曲,走到了廚房門前,一看是父親伸著腦袋正往裏探頭呢。

“做飯怎麽這門還關起來了,我喊了你幾聲都沒有吱一聲,我以為……”

“以為什麽?”

Cindy似乎還沒有轉過神來,隨口反問道。

“看來你都忘了現在處於什麽時期,傳染病,據說這病可厲害,走著走著就倒下了,一點兒也沒有前兆。”

Cindy差點沒有笑出聲來回道:

“您盼我點好行不行,如果真的倒下了,這廚房裏您還聽的到聲音嗎?您瞧!這廚房裏可是一會兒都沒有閑著呀。”

“嗨!我這也是讓這病嚇得我走火入魔了,網上毎天都有新的故事,咱家又不在武漢,這都把我搞昏了。”

說到武漢,他似乎想起來自己來這裏的目的,瞪大了眼睛又趕緊補上了一句:

“形勢似乎變得越來越不妙了,剛才網上說的有鼻子有眼的,北京城可能也會效仿武漢,可能……也要馬上封城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