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山河歲月亦留香

(2019-12-01 14:21:51) 下一個

昨天看了一下秋季在北京的照片,突然一種莫名其妙的酸楚湧上了心頭,並不是由於照片中的景色再一次讓我感受到了那時那刻的馨和美好,也並不是冬季的襲來,這種美景美圖已經早已成為昨日的黃花,隻是突然感到萬裏之遙以外的自己距離景色中落英繽紛橙黃的銀杏和那種條條枝柳蕩過小溪的淒零之美越來越遠了。遠的連自己的思緒都不敢再放長拉遠。

也許冬的腳步越來越沉重,這種感覺在心頭也越來越真實的拍岸靠近。突然有許多畫麵躍上了心頭。且不說八大處公園長安寺祥和的肅目,還有寺院後麵的池溏款款而遊的金魚和那池溏邊上覬覦而臥的貓咪。對於我來說落日餘暉下最美的景色當屬於座落在西山腳下的黃葉村了,那裏的寧靜絲毫沒有被挲挲的秋風所驚憂,相反遍野的銀杏葉和款款而落的楓葉,讓那裏的秋日色彩閃爍得更加的濃鬱和迷人。靜靜劃過的小溪在夕陽的餘輝中,泛起一抹抹金黃和一縷縷淡淡的漣漪。使人頓感一絲絲油畫的韻味生成。當你特意去嗅,會感到不隻是陣陣清風掠過,款款深情送入鼻囊的還有縷縷清香,那是植物園正在舉辦的菊花展。在一棵棵高大的銀杏樹下一株株色彩斑瀾的菊花含苞怒放。綻放著明淨的芬芳。讓秋插上了丹楓迎秋,野菊飄香的金色翅膀。

如果你閑來無事,再伴著一杯清茶,可以閑憩在哪裏一個下午不覺漫長。那時光裏分分秒秒都飄著一種砧杵敲殘深巷月,梧桐搖落故園秋的韻律。距離曹雪芹故居不遠的那就是躺在地上已有近百年之久的梁啟超家族墓地和民國時期的風雲人物孫傳芳的墓地了,也許這裏的風水吸引住了這些風雲人物的魂靈。而他們的長駐才使這裏增添了嫋嫋仙氣飄蕩。片片落葉皆有靈氣的意感。

冬的腳步並不沉重,隻是因為秋的倩影太過縹緲而餘音繞梁。如果心裏可以存放一本像冊。那就讓我暫且把這些東西收好放牢。直到它發黃的那天為止吧。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