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27)—— 貪婪的報應

(2017-12-20 14:41:11) 下一個

姐姐一直沉默著,沒有插上話,她的腦子更沒有閑著,她反複的過濾著前麵張家兩口子送出來的話,首先是在一層厚厚的敷衍之下,她的中心意思也隨著敷衍的那層厚紙而慢慢的揭開了,那就是首先得先要做DNA,做了這麽個DNA後,那錢的分配方案才會有變化,那就是對半切的分配方案,相男與孩子分半,而另外一半存留在張家,這個方案原則上是可以通過的。

讓姐姐甚為詫異的是,這之後的話,那就是那個更為苛刻的要求,生下來之後得養在張家,這就意味著相男隻有生的權利,而養的權利卻被他們在自我意識的驅使之下給剝奪了。

這個世界總有人仰望著天空,做著自己貪得無厭的大夢,而他們的夢裏也許把本屬於天空的星星和月亮都想占為己有,唯獨沒有考慮過這種歸屬關係是否已經越線,而這種越線也已經侵犯了他人的感情,至少漠視了相關人的感受,天真的以為有了手中的銀子就可以贏取一切,甚至可以大到諾亞方舟。

還沒有輪到姐姐張嘴說話,媽媽像是一頭被獵人的遊戲規則,而徹底的激怒了的獅子一樣,從沙發上一下子生硬地站了起來,這回她算是拿出了當家母老虎護著幼虎的當家本事,指著張家女主人那怯生生又希翼著奇跡發生的貪婪的麵容說道;

“我看這事是無梁桶,枉提,這簡直就是屁股坐在了人腦袋上,明顯的在欺負人,別誤以為我們是手心朝上手背朝下,跟著你們屁股後麵要飯的,我們不是叫化子,要這筆錢是為了你孫子,為你兒子走之後,應負的父親責任,因為這筆巨資裏就應該包括他兒子的撫養費,這樣做也是成全你們做爺爺奶奶應該擔負起的責任。如果你們再也不想當這個爺爺奶奶了,掉進了錢眼裏出不來,恕我們不奉陪了,今後你們家就算斷後了!”

這話說得鏗鏘有力有板有眼的,看此時這豎著耳朵聽的兩口子是越聽越膽寒心悸的,那樣子似乎也後悔了自己剛剛那太露骨的話。現在那婆娘把話說得這麽的狠,連個回馬槍都沒有了,這讓張家兩口子真的開始犯了難,

作為獨子的張樹有了遺腹子,對於他們應該是天上掉餡餅般的好事,可是他們一時沒有拿捏好分寸,饑餓中把那個餡餅又送回了天上,使這幾個月來一直沉浸在悲痛中的一家人,好不容易熬見了一點曙光,現在仿佛又回到了漫無盡頭的黑暗……

這張家的女主人與張樹的爸爸在一起時,已經算是二進洞房了,算起來她也是一個苦命之人,結婚沒多長時間丈夫便因為在文革期間,受到了衝擊而一時想不開,麵對著即將到來的火車便縱身一跳,隻留下個年輕貌美的寡婦,這之後張樹的父親闖進了她的生活,那時候張家的哥們多,家道有些貧寒,娶媳婦兒可成件難事,可是這個小寡婦偏偏喜歡上了老實木訥的張樹爸爸,兩個人從戀愛到結婚也像坐上了飛機一樣的神速,小寡婦不求聘禮,隻求又有人再娶,不但是省了錢,而且還不止這些,仿佛是為了補償上次婚姻所留下的遺憾似的,老天爺給的回報也頗為豐厚,第二年便得了兒子,一家人皆大歡喜,這之後一家人仿佛坐上了順風車,先是丈夫順順利利的進入了區政府部門工作,過幾年捎帶著也把她拉了進來,三口人之家的幸福生活真是芝麻開花節節高呀!可是沒想到臨到了暮年,老天爺又給他們開了個天大的玩笑;偏偏老年攤上了喪子之痛。

張樹剛剛出事的時候,她仿佛是又噩夢重溫一樣的悲哀,感歎自己命運多舛,人生的這三大不幸中,自己已經“中標”了兩次。揭陽奔喪期間,看到相男那永遠擦不淨的眼淚,想到自己當初的此時此刻,她也深懷同情和憐憫之心。

隻是這大筆巨資到手,又常有閑言碎語相伴耳畔,他們真是不知道怎樣接住這燙手的山芋了…… 幾經思考之後,才拿岀了這個眼前的方案,他們自以為相家是衝著錢而來的,給足個銀子一切都能搞定,一切都能順著自己的意願而改變。沒有想到忘了讓人非我弱,第一便是莫欺心的道理,更遺失了世間要想求長存之道,人心才能換得人心來的風範和氣度。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Scarlett56' 的評論 : 謝謝跟讀:)
Scarlett56 回複 悄悄話 好看好看!坐等更新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