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21)—— 愛之賭

(2017-12-13 04:07:21) 下一個

此時在這種敏感時段,仿佛桌子上放塊白布都會讓人想到奠哀兩字,所以相男這一哭,讓大家甚為動容,這裏的每個人似乎都不會漠視她現在處在一個什麽樣的特殊時期,就是其他的兩位女性都年長於她,也都沒有她這蘸著苦澀味道的經曆豐富,光憑這滲出的眼淚,也值得她的親人們心疼,畢竟她們是連著骨血的至親,眼淚流在她的臉上,也像順著膚間淌向了她們的心尖,姐姐不但連忙收住了女兒的小拳頭,還一臉窘態的趕緊說道:“這個孩子怎麽連你小姨都不認識了,快給你小姨賠個不是,要不然給你小姨作個揖,惹你小姨笑一笑。”

這一哭讓媽媽也犯起了心疼,從揭陽舉喪回來,她還沒有見過女兒這樣哭過,興許是憋屈的太久了,這孩子苦呀!一肚子委屈都沒個地方倒去,想到這裏她心疼的連說了兩聲“ 不哭……不哭……”就像小時候每次都她做錯了事情,待父親要打她的時候,她總是這樣安慰著嚇得哭哭涕涕的孩子。

姐姐這時開始把聲調降到了幾度,這聲音裏還有久久歉疚的餘溫,甚至連稱呼也做了些調整:

“小妹,你看這樣行不行,你姐夫這兩天不在,你到姐那裏去住上兩天,去透透風散散心,跟盈盈在一起也多呆幾天,要不然她對你越來越生疏了,好嗎?”

“也是 你姐姐那裏你是鮮少光顧,那裏離王府井大街也近,有時間姐倆兒結伴一起去逛逛東風市場,再捎帶著去看場電影的,你這一哭把我的心都攪亂了,這才叫娘和兒心貼著心,哭在兒身,疼在娘心呦!不好的事情咱們就讓它先放一放,讓它過過涼再說吧!”

“媽 姐 趁著你們都在,我還是想把心裏的話都說出來,要不然隔了夜我怕把心裏要說的話,再也不願意在你們麵前這樣坦露了。”

這麽一說相男心情多少平複了一些,反倒讓她迫切地把心中的話倒出,也許在親人麵前這種溫暖加快了她心情的向好。她也不想把吐露了半截的話再收回到肚子裏。

姐姐看了媽媽一眼,那眼神好像是說,可憐她現在這個狀態,有什麽我們都算依就她了。兩個人不再說話了,靜靜的等待著相男的心聲吐露,

“張樹是我的初戀,雖然我們沒有結成婚,但是在我心裏,早己認定他是我的丈夫這個事實了,或許有一些人一輩子都不可能團圓那個夢,也都沒有機會邁入那神聖的殿堂,但是有一種感覺,卻可以慰在心裏守上整整一輩子,隨時都可以翻開溫暖這沉重的人生,而此時這些東西都好像有了結果,因為老天偏偏讓他留下了一個種,讓我與他的這種連接就又更最深的一層,我覺得這提前報到的孩子,或許就是上帝憐憫張樹過早離開所給予的最佳彌補吧……”

“如果我依隨了自己的心願,這樣張樹的死在我的心裏多多少少留下的愧疚會少一些,我的心也會多多少少找到了些許平靜下來的理由,困境我也想過,險阻我也不是沒有過過腦子,隻是這些困境和險阻都沒有能夠擊倒我的信念,它們始終沒有辦法把我說服和戰勝,那我隻能坦然地接受了,也終於認識到這就是我的命運了,或許這就是人們常說的性格在先,命運在後,宿命不可更改吧…… 那此生我也隻能接受這種注定的安排了。”

相男又把這個問題重新提起,剛才膠著狀態的問題,並沒有消失,還依然存在,剛剛隻是在一種非常情況下的非常處理罷了,此時屋子裏麵又開始了緘默無語了,仿佛一根針掉在地上都會被收進耳朵裏。

話已到這裏,剛剛那一幕誰也沒有忘記,所以風平浪靜下,還是那種深深的無奈又無力在交錯著,最後還是姐姐又開始發聲了,她還想再做一下最後的努力吧,為了誰,當然為了這個家的將來。

“小妹 咱們先撇開這件事情不談,聊聊一些老聲常談的話題吧,你看爸爸媽媽 已經到了這個年齡,養育我們不容易,這在我有了孩子之後才有機會體會到更多更深,他們對於我們沒有什麽任何的奢求,隻求我們平安順利一生,我們盡孝最好的辦法也隻能是不讓他們操心著急,可是現在……你應該知道,這件事對於平靜生活中的父母所產生的衝擊波和震蕩力……”

事以至此,姐姐心知從小到大相男的性格堪比石頭還堅,一不做二不休的個性像極了她的名字,剛和烈的性情,就像她頭上長了兩隻角一樣的不肯屈服,說服現在看來已經沒有指望了,明智的她最後不得不搬出來父母這道牌了,心裏也是這樣盤算的,即然相處不長時間的張樹巳經變成了你的親人了,那麽含辛茹苦養育我們的父母的親情,你又怎麽能漠視無睹呢?

此時空氣再一次被凝結,小孩子的嘴裏開始含上了每天常伴的奶嘴,她睡眼惺忪地抓著母親的頭發正在朦朧入睡,隻有掛在牆上的鬧鍾傳來滴答滴答的無聊回音,好像這坐滿人的房間裏正在被一片空白震懾著,敏感重被無聲的唱響,小小的空間裏似乎就要有一種呼之欲出的東西將要爆發。很快這暫短的空白就被另一種聲音所取代,這時候隻聽見近處的咕咚一聲響,再低眼一看,沒有想到那咕咚聲響來自於相男這裏,她此時突然跪倒在了母親的膝下,隨之便傳來了她的哭聲,哭聲中還連帶著聲聲切切的哀求……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