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孽緣中的女人(28)

(2014-12-11 14:44:14) 下一個
正強自從妻子小芹走了的一個星期之後,不但自己尋找已久的小兒子失而複得,而且還不可思議地得了一筆橫財……這二十萬的橫財讓正強感到即興奮又害怕,興奮的是自從自己遭遇斷指殘傷之後,雖然找到了一份看倉庫的工作,但那隻將將夠得上全家人的糊口,而且自從妻子死後,他又一直沒有去工作,看祥子這份工作恐怕也再所難保了……現在全家人雖然離吃了上頓沒下頓,還有一段距離,但這樣走下去恐怕也隻是指日可待的問題了……所以這筆錢對於他來說真是可以解燃眉之急,是即及時又急需……

但是這沉甸甸的巨款讓還沉浸在悲傷中的正強是如坐針氈,一想到這款項的擁有者的名字 “張堅民” ,他的眼睛就湧出了一種憎恨和厭惡,這奪妻奪子之恨,讓這個懦弱的老實人既使拿到錢之後的他,也常把牙根咬得直疼,拳頭攥起來又合上……他厭惡地一把把那張銀行卡丟到了床的緊那頭,但是還是不解心頭之煩悶,不知是對這這卡的擁有人的仇恨,還是對這張卡的來路和目的的摸不清,讓正確感到心裏堵悶得慌……眼前能夠商量的人還是隻有妻妹小玲了,自從妻子小芹走後,這個事事做不了主,事事需要找人商量的膽小怕事的軟弱男人,妻妹小玲現在無形中成了他的另外一種精神支柱……

小玲聽了正強的講述,驚訝得快把下巴驚掉了 “會有這等事,你怎麽現在才告訴我呀” 小玲甚至責備起正強來,在她看來,現在發生的情節真像演電影一樣,戲劇性和驚險性的時時湧現,讓她感到有如親臨電影的情節一般……

“張堅民,他倒是真大方,這小子到底玩得什麽把戲,二十萬的巨款,這可真是一筆掉在地上鐺鐺作響的橫財,姐夫,你再說一遍那紙條上的密碼” 小玲好像對這個消息的戲劇性還沒有完全消化過癮,還在不停地追問 “080125” 正強拿回來那張卡,照著紙條上寫的又如實地報了一遍 ,小玲突然尖叫了起來 “我說正強呀正強,你真是呆子不識走馬燈,這個日子,誰忘了你這個當爹的也不應該忘記呀,080125 這日子不是你三年前剛出生的兒子的生日嗎,你是被弄傻整呆了,還是你在我麵前揣著明白裝糊塗呀” 小玲的一陣伶牙俐齒的數落,讓電話那頭的正強心裏是一陣陣發緊和醋溜溜的感覺,一方麵他對這個已經忘到了腦袋後麵的日子,感到了一種強烈的自責… 同時作父親的尊嚴又讓他感到了一種被霸占和侵犯的感覺,他咽了一口吐沬,緊張地點上了一根煙 “那你說我該怎麽辦” 現在他反倒是更沒了主意,不得不又把球踢給了小玲 “怎麽辦,讓我看這筆錢多少跟這個案子有些牽連,你現在可不能據為己有,隨便把它化出去,依我看這事得讓公安機關知曉,讓他們來調查一下這銭的公正性和到底該不該你化,即使是寫明給孩子的,咱們也必須先放在明正言順的基礎上” 小玲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昨天她剛剛向派出所的巫所長匯報了關於跛腳男人怎樣與姐姐的相識,到最後姐姐為了留住愛情,撒了一個彌天大謊,顛倒了孩子的父親的問題,從始到終毫無保留地匯報給了派出所,希望對於姐姐死亡的案情有所幫助……巫所長還就姐夫正強和姐姐的夫妻感情和案發那天姐夫的去向,詳細地詢問了小玲……

從那裏小玲還被告之,經過法醫鑒定,姐姐小芹的頸部有勒痕狀,係窒息死亡,並且死前沒有遭受性侵害的跡象……

第二天當正強起身要去派出所的時候,兩位民警卻不請自來地敲開了正強家的大門,正強也就著這個機會把這二十萬所得的經過及那天看到的情況做了如實的匯報……這之後兩位民警也就來的目的做了說明,是來調查一下正強案發的當天的去向及目擊證人……

正強仔細地回憶起那天正好兒子小剛因為下午沒課,一直在家耍弄著他的電腦……對此民警也把小剛單獨叫到了一間屋子裏,進行了簡單而又認真的詢問,

這之後警察也就近走訪了正強的幾家鄰居,就正強案發當天,正強的目擊證人進行了更加詳細的問詢,並且讓正強明天到派出所去,作為死者丈夫的DNA做了采集……

帶著疑惑和不解從派出所走回來的正強,怎麽也想不明白,還沉浸在失去親人的悲傷中他,怎麽會現在以嫌疑人的身份接受警察的詢問, 這讓他覺得好像自己的感情受到了一種傷害,他對此表現出強烈的不滿和一種難言的憋屈……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大眼睛貓貓 回複 悄悄話 難道與小剛有關?
咖啡珍珠 回複 悄悄話 有些拖遝不好看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