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孽緣中的女人 (1)

(2014-10-13 07:40:57) 下一個
 
  深秋的華北平原的南端鎮,夕陽下的村鎮被飄落發黃的落葉和有些沉悶的隴間流水聲所覆蓋,遠處的小河中偶爾跳動的小魚在落日的照耀下格外顯眼,楊小芹走在落滿發黃枯葉的林間小路上,黃昏中有些冷冷清清的風吹打著她的抹滿粉底霜的上和擦滿朱紅的嘴唇,顯得很是單調和幹枯。。。雖然是撲上了粉底,但是隱隱的眼角皺紋還清晰可見,特別是鼻梁兩旁的皺紋橫溝更是深度可見,讓她那張本是小巧嬌豔的臉上添加了歲月的風霜和青春的榮枯。。。她加快了腳步,前麵就是汽車站了,去縣城的車還有幾分鍾就到了,她一定要趕上這趟去縣城的車。。。

晚上她做的飯,破天荒地給老公加了幾筷子菜,又用幾句好話就把老實木訥的丈夫哄高興了,趁著他高興的勁頭還沒過去,她馬上步入主題地告訴丈夫,她必須得今晚上去拜訪一個遠房親戚,為了給孤單中的表妹就個伴,所以今天晚上隻能留宿在哪裏。她看也不看老實巴交的丈夫聽後的反映。因為這個家一直就是她說了算,一直她是這個家的真正主人,講完了之後她起身順手拿起兒子今天早上剛換下來的衣服放進洗衣機裏,然後就徑直走向兩人的睡房,然後拉開床邊大衣櫃,用心尋找著時髦亮眼的衣服,可是此時她的心裏卻像裝著小鹿一樣亂撞。。。她的眼前一直有一個身影在晃動。。。跟這個比自己小三歲的光棍老相好已經發展地下情己近三年。但是這個老相好前些日子突然中斷了和她的聯係,讓她摸不著頭腦,看不透門道,她原先估摸著這個老相好也像自己一樣,兩人在一起的興頭欲求還沒有過去。。。他這是犯的那門子病啊?或者他又有了新相好的了?好長時間她都是這樣的認為,心裏犯著嘀咕。。。

昨天她的手機突然響了,正在苞玉米的她,低下頭一看,手機顯示出來的名字讓她眼前一亮。。。“張堅民”這個名字再熟悉不過了。。。她立即放下手裏的活,拿起手機轉身走到僻靜的廂房;

“堅民,是你”

“小芹,你現在在哪裏?”電話的那頭突然問出了一句不著邊際的話,讓她覺得可笑,也許是沒話找話說,她在想。。。“你也不看看這是什麽時候了,我當然在家” 她雖然有些嗔怪,但是聽到老情人的熟悉的聲音還是讓她心花怒放,興奮不己。。。疑遲了片刻,那邊突然又傳來了他低沉緩緩帶有磁性的聲音 “想我了嗎” 還沒等她回答,那邊又說話了 “明天晚上,我正好去城裏,咱們怎麽樣,還是老地方” 這句話她認為正是整個通話的核心部分,也正是她要等待的,“ 臭鬼!還沒有忘了我” 在一片嬌嗔聲中兩人結束了電話。

楊小芹是個40歲的村婦,由於她長相端正些,又比同村裏的同齡的女孩子們多讀了一些書,所以當初說媒的人踏破了她家的門檻,她千挑萬選以幾十個候選人中選出了一個也是模樣周正而又老實巴交的梁正強來。。。要說楊小芹和梁正強的緣份從兩年前就結下了,那個時候小芹高中畢業不久,因為沒有考上大學,而上大專的分數也極為勉強,家裏需要錢,小芹也就不能在學業上再往前行了,幹脆在城裏的一家賓館找到了一個服務員的工作幹了起來。。。趁著休息又趕上正月十五的大集,小芹穿戴漂亮的衣服,略施薄粉,又特意穿上了她剛剛買下的一雙高筒靴子,約上了同村的另外一個姑娘高高興興地來趕集。。。小芹和她的夥伴穿行在熱熱鬧鬧,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左看右看,瞻前瞧後。。。小芹因為要買一條配上高筒靴子的短裙,所以著急地走在前麵找著賣裙子的攤位,因為走得太急,一不小心踩到了前麵一個小夥子的鞋,因為是皮鞋踩的,小夥子穿的是雙布鞋,一下子被踩掉的後部撕裂著翻開了前麵的部分,這雙鞋到了這個程度已經不能穿了,徹底報廢了。。。小芹抱歉地連忙道“對不起!我走得太快了。” 等小夥子轉過頭來,小芹看到一張很俊秀又顯得有些木訥的臉,小夥子一邊拿起被弄壞的鞋一邊說道“沒事,反正這雙鞋也該扔掉了” 他說話時的臉還帶著一絲害羞的感覺,因為他看清了小芹那張秀美小巧的臉。。。當兩人四目相對的時候,兩個人都覺得嘴巴像短了什麽,說不清楚,也道不明白了。。。

從此之後小芹記住了這張木訥而又俊氣的臉,也在心裏記住了這個在趕集上撞到被她踩破鞋的小夥子。。。

所以在這個踏破了門檻的提親大軍中,當楊小芹看到了這張熟悉的麵孔的照片時,不僅當場同意了要進一步發展,而且希望越快越好地馬上見麵,因為她的腦海中這個小夥子的身影和略顯害羞的麵容還隱隱時現,沒有褪去。。。他正好就是她要等的人,她要尋找的人,這輩子要嫁的人。。。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