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ac 的空間

愛到深處,才明白“安得與君相訣絕,免教生死作相思”
正文

思念也成傷

(2018-08-24 19:04:32) 下一個

思念也成傷

常言道:開到荼蘼花事了。荼蘼花開在三春盡頭。荼蘼開,百花盡。荼靡的花開,意味著春光的盡頭,也意味著一個女人,即將逝去的青春,以及生命中最美的愛情結束。

   但是,不可否認,荼靡的花開的美,美到極致。

在這春夜,星辰碎散。一陣悠揚的蕭聲突然傳入司徒徙耳中。在這寂靜的夜中,低沉的蕭聲帶著絲絲的寂寥,那其中跌宕起伏的音律,似乎在訴說濃濃的思念,與漫天夜色的寂寥,融合在一起。令人聞之不盡心生悲涼之意。然而這悠揚的蕭聲,也與寂寥之中夾雜著滄桑。每個音符間,流淌著的難言的厚重,和如夢的縹緲。。。。 這一曲蕭音訴說一個悲傷的愛情故事。求而不得,愛而不果。於是自此後,雲天蒼茫,隻能於孤獨的歲月中,形單影隻,千山暮雪。

那是一種刻骨銘心的情感。這種情感,任歲月流逝,任年華老去,滄海桑田,至死不渝。

這人間真有如此深厚的愛情?

那吹簫人沐浴在月華中,一舉一動好似人在月中。

他,永不會忘記心中的蘇婷,那一年的青石路,那一年的豔陽天。更忘不了那一記回眸一笑的絕色傾城。。。

而那一日。那一人自此後成了他生命中的劫數。以後的日子裏,溫柔繾倦,悲歡離合交織成一個美麗的夢。他不願醒來,即便墜入輪回,也甘之如飴。

然而,這世間到底是天無情,月有恨。煙火凡世,到底不是一個夢。太多的現實的逼迫,終究讓他們隨著命運的安排,各自流放天涯。。。

他也想:人生若隻如初見,何事秋風畫悲扇。。。。

 蘇停又何嚐不是在回憶中凋謝隕落?

  她晚年經常想到自己未到這個城市之前的生活,夢到那時見過的人,做過的事.浮生若夢,恍如隔世.以前聽父親講過"莊生曉夢迷蝴蝶"的故事,到底是莊生夢蝴蝶,還是蝴蝶夢莊生,是誰活在誰的生命中?有時她也會分不清到底過去是夢,還是現在是夢.可是那又有荼蘼花開,夏天已過,他們的故事無論有沒有結局,都要結束..... 什麽關係,人生如夢,夢如人生,最後還不是都要灰飛煙滅?

原諒我,發出這悲涼的語句。因為又到了蘇婷的忌日,我將在九月飛往紐西蘭,去祭奠我那美麗的母親蘇婷。。還有在孤獨終老去得父親,和受盡人間的苦難的繼父。願人生真有輪回讓他們在下次的生命輪回中獲得幸福!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