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ac 的空間

愛到深處,才明白“安得與君相訣絕,免教生死作相思”
博文
(2019-05-22 23:51:17)

二紅顏哀蘇薇薇看到美女韓傈的臉,原來高挺的鼻梁骨,斷了。那是刀劃的傷疤。傷疤也把右側的內眼角墜下,原來那雙會說話的眼睛,一隻已經被眼皮蓋上一半。左側臉頰上橫著一條一寸多長的疤痕。她毀容了。人顯得憔悴,陰鬱,消瘦。韓傈冷冷地說:“你都看到了,命運的寵兒,我就是那個被遺棄被傷害的可憐蟲,滿足了你的好奇心吧?去和你的同伴,我們的同學們[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2019-05-21 00:32:54)

一昔我往矣1986年那年晚夏,蘇薇薇已拿到北師大中文係的碩士生錄取通知書。為了犒勞自己,與女同學白蘭和胡曼麗在鼓樓大街逛街。準備買點東西東西為自己開課後用。嬉笑中,蘇薇薇突然看見很熟悉的身影在不遠的地方慢慢地走著。但無論如何想不起來那是誰。 白蘭說:“是不是韓傈呀?” 胡曼麗說:“像,但怎麽那麽瘦了?好像風一吹就倒似的。&rd[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9-04-24 22:58:26)

走廊上掛著一幅畫,世外桃源一樣的風景,青山碧水,白帆如翼。袁晴川明知道自己沒有喝醉,可是也許空氣不流通,人有些眩暈,美好的年華,可以肆無忌憚的生活,可是都過去了。情人,風光旖旎愛意纏綿,加上一個“舊”字,於是曾經滄海,已然百轉千迥。就如那種開到荼蘼花事了,煙塵過,知多少?荼蘼是春天最後一種花,開過之後,便無後路。想起第一次相遇[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鄺宇回國一年後,陳渺不再租房子了。她終於買了一棟屬於自己的房子。是一套複式公寓。三房兩個浴室。坐落在一個人工湖畔。盛夏季節,公共花園裏紫色的喇叭花都開了,串紅都能吸出蜜來。湖邊的柳樹隨風搖曳,蟬聲一陣一陣的,天空中有蜻蜓飛著,時而還有小蜂鳥飛竄而過。 陳渺躺在沙發上想:我真的過起我想過的生活了,但是不知鄺宇在國內如何了?難道生活[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2019-04-13 11:33:53)


他是一顆流星,在相遇的霎那,照亮她整個生命。然而在近中年時,他無情的劃落,遠去不可企及的天幕。她從沒感到他給自己帶來過幸福,卻知道失去他的每一分痛苦。陳渺在一九九三年從北師大物理係畢業後,分配到某中學教書。那年她二十三歲。同年,與她深愛的鄺宇結了婚。鄺宇學的是生物學,主修植物專業。當然也是中學教師。他們沒要孩子,鄺宇說要隨時準備[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6)
(2019-04-10 12:47:25)

2013年初到加州灣區時,所有的人多告訴我:“舊金山,尤其是灣區的房子是天價。”我從紐西蘭過來,賣了那裏的房子,在southcity買了一棟三室兩個衛浴的小平房,價錢也快八十萬美元了。在那邊住了四年多,女兒要結婚,想換一棟大一些的房子。於是,從去年,2018年十月我們開始找房子,目標是南邊Millbrae,SanMateoBurlingame,Belmont,SanCarlos.那時這幾個區得房屋市場比較活躍[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6)
(2019-04-02 00:24:22)

每到春季,樹林裏,小溪邊鶯歌燕舞。春雨瀟瀟。尤其是最近,小雨洋洋灑灑的飄落了幾日,整個山林都被洗得格外明媚。我每天為鍛煉身體,都走上一小時,大約兩英裏。上星期天趕上一個風和日麗的好天氣,我開始沿著商店旁邊的靜街,小樹林,和附近公園走路。一路上不少人跑步,溜狗,騎自行車。這是對麵走過來一位洋人老婦人,大約有八旬了。牽著一個小狗,是那[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0)

在那一九八九年的冬天絲絲離開了家園飛渡了波濤洶湧的太平洋來到那白雲的故鄉留下了父母還是嬰兒的女兒還有先生及她出生的地方孤獨的她來到了異國它鄉雖然那裏是花團錦簇白雲飄蕩自由之風旋轉飛翔輕輕吹在她的身上整個的異域它鄉披上了綠色的盛裝大海風帆的美景卻擋不住思念親人和生她養她的地方生活在哪裏都一樣不付出代價就沒有希望海外的生活更需要堅強腦[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9-03-20 12:04:58)

生活是煙我是煙的影 時間在燃燒燒成灰燼 我把自己 交給了光明的夢 我奔向自己命定的目標 奔向藍色的蒼穹 我也想攀登高高的山峰 哪怕登上峰頂的 隻是個蒼白的幽靈 我喜歡林間的青草 芳香的青草 它們在親吻和嘻鬧 無論能否再豐饒 樹林裏的鳥鳴 遙遠的回聲 垂柳在沉睡的小溪邊 在昏暝中惺忪 我將她編織成 童話般美妙的花[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9-03-12 11:41:20)

有年歲,有玫瑰,還有新年的天使來慰問。跟星星,跟花朵,跟樹木,一起歡唱。漫步,帶著沉思的白荷餘香看不見在夢中成了鏡子的月亮嫩芽,她的青綠的體態。跟我的一無所知的星星一起,度過又一年的歡快。除夕夜的華爾茲跟著素馨和白雪旋轉空氣中發出來你歡喜的樂章,冬雪悄悄的把紫羅蘭埋進一本書。翻過過這頁原來是舊年已過新的一年悄聲無跡的出現[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1]
[2]
[3]
[4]
[5]
[>>]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