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ac 的空間

愛到深處,才明白“安得與君相訣絕,免教生死作相思”
正文

相親

(2017-11-04 21:56:58) 下一個

 


最近看天津台的綜藝節目”愛情保衛戰“想起我也曾經有過一次相親的經曆。
   那年我還在大學二年級讀書,我的一對朋友,他們是夫婦,兩人都是青藝的話劇演員。突然到學校找我,說給我們學校數學係畢業班的男生介紹朋友,現在的詞就是“相親”。我感到很奇怪,人家相親讓我去做甚麽?朋友說人多熱鬧,不會冷場,尷尬。
   於是我就隨他們到和平裏小區四層一套兩房一廳的公寓。開門的是一個高大挺拔的年輕人,臉色略顯蒼白,大約二十四五歲吧?朋友問我:“見過嗎?”我搖搖頭。想北大那麽大,又不在一個係,不有意打聽,怎能見到?但那青年卻說:“她是英語係的,見過!”他讓大家就坐。我悄悄的找了半天:“他跟誰相親呢?”當麵也不好問,等了很久也沒再來人。我才明白原來是把他介紹給我。哼!我又不是找不到,我才十九歲,憑甚麽不告訴我就做這件事?為什麽要用這種形式認識?再說了,不是一個大學的嗎?為什麽不能自己找機會認識呢?真讓我感到很不自在。
  我的不悅肯定表現在臉上了。他叫祖榮,話不多,隻是凝視著我。讓我感到很難受不知如何是好,要不是看著那倆個朋友的麵子上,我恐怕會站起來走了。正在這時那兩個話劇演員開始演戲了。女的小管主動唱了一段蘇州評彈段子。她是蘇州人。原來祖榮跟她是同鄉。男的小張為活躍氣氛,接著就放音樂。那祖榮竟然請我跳一支舞,真是別開生麵的“相親”
  倆對人在那跳舞,氣氛和諧多了。祖榮跳舞時對我說:“馬上要畢業了,已在北師大數學係找到了教師的工作。早就想認識你,總沒有機會,又不善辭令,不敢開口。後來知道小管和小張也是你的朋友,就請他們幫忙。他們就想出了“相親”這辦法,想來這方法讓你很不開心吧?真的很抱歉.但還是想試著交往一陣。"我未加可否。他又提出請大家吃頓晚餐。很快那對狡猾的夫婦就撤了。飯後我們步行在街上,壓著馬路。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後來又在一起交往了幾次,我總找不到感覺。想著他的條件也不錯,不行就別耽誤人家了。讓小管把這話告訴她,聽說他失落了好一陣。
  這唯一的一次相親就到此結束了。時隔三年後,小管突然給我打電話,問我:“你還記得祖榮嗎?”我說:“記得呀,那個文弱書生”“是呀,他死了”."甚麽?怎末會呢?太可惜了,北大數學係畢業後,在北師大交數學不是挺好的嗎?”你以為他怎麽死的?是生病。家族病史惡性高血壓。中風三次,連人都不認識了。二十八歲就走了。從認識你後再也沒找女朋友,後來就生病了”。小管又說:“當年幸虧你沒跟他,否則變成小寡婦了."
現在想起祖榮那弱不禁風的樣子,那雙凝視人的眼睛還曆曆在目。可惜人早已作古了。
  人真應該活在當下,快樂的活著。為自己為親人。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