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歇斷食使我恢複健康,適度饑餓使我變得強壯

沒有了健康一切都是免談!
人生貴在做自己喜歡的事!
個人資料
正文

明斯克之戀 (by edison11)

(2016-04-17 18:37:47) 下一個

那年在明斯克,一個人坐在街邊的椅子上看著行人匆匆走過,深秋時刻的白俄羅斯非常美麗,街上高大的楓樹在夕陽下紅得如火,落葉在微風中飄起又落下,從一個地方轉到另一個地方,像我一樣永遠也不知道自己下一站在哪裏。

諾大個街道,行人稀少,偶爾走過來的年輕的姑娘卻是一個比一個美麗。我驚歎這裏的姑娘的平均漂亮水平真高啊,比我在歐洲其它地方見到的都要高很多。俄羅斯是我既熟識又陌生的地方,我從小就在俄羅斯文化中泡大。我小時候的喜歡的不是林黛玉而是冬妮婭。

對 麵街角是個報亭兼賣玫瑰花,另一麵是個地鐵入口。背後是這個城市唯一的五星級賓館。我坐在這裏,努力地把我腦海裏的英雄故事和這裏的現實場景結合起來,我 看著走過來的美麗姑娘們,都想象著她們就是可愛的冬妮婭。我很想跟她們聊聊,可是我又是很害羞膽小的人,自己的俄語水平又很爛,根本不敢開口。當初讀大學 時,就一直喜歡某個係花,可是一直沒敢開口。很多年後在聚會中係花告訴我說她大學時一直暗戀我,可是我太高傲看不起她雲雲,聽了我真是一陣唏噓。我哪是高 傲,我是膽子小啊。 

 

我可能覺得應該自己挑戰一下自己,而且我沒有多少這樣的機會來到冬妮婭的故鄉,如果我不主動,就會永遠失去機會,就象失去那係花一樣。於是我深吸了一口氣,走到報亭去買了一支玫瑰花。之所以買一枝,是因為這裏的玫瑰花也真貴,十美元一支,而這裏的人的平均工資才大概50美元。我站在報亭旁,朝左右兩邊看,就這樣我遇見了麗莎。

 

我 轉過頭來時,看見一位美麗無比的少女手牽著一位少年,樂嗬嗬地走過來,我像被電流擊中一樣,呆住了!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美麗脫俗的姑娘,她就像天上下凡的 仙女,是那樣的清純美麗。更使我奇怪的是從來沒有見過她,卻覺得與她有著一種恒古而來的親近感。我很自然的拿著玫瑰花走上她跟前,用半生不熟的俄語向她打 招呼:” 姑娘你真美麗!請允許我獻給你這支玫瑰花!“ 麗莎一下子呆住了。一位陌生的異族年輕人給他獻花,她大概沒有一點思想準備。她旁邊的少年卻嗬嗬地笑了起來。她瞪了那少年一眼,回過頭來向我微笑著接過玫 瑰花,微微揚起頭,畢上那雙美麗絕倫的眼睛。我一時不明白這是什麽意思,時間停滯了半分鍾。我突然想起來,這是西方的禮儀,獻花之後,要吻一下對方。我趕 忙樓住她的腰,輕吻了她的雙頰。

 

我發現她臉色通紅通紅的,顯得更加美麗動人,但長長的眼婕毛下那雙藍色的大眼睛卻掩飾不住一絲疑問。我連忙自我介紹說,我來自中國,在香港工作。我喜歡俄羅斯文化,奧列特,保爾.科 察金是我從小崇拜的英雄;明斯克是我響往已久的英雄城市。我不遠千裏來到這裏,就是想看看這些英雄戰鬥生活過的地方。不知道你是否有空作我的導遊。麗莎 說,她今天沒有空了,她現在要送弟弟回家,晚上還要趕去上課。不過明天下午有空。我告訴她我就住在旁邊的酒店,明天下午一點我會在酒店的門口等她。我給她 寫下了我的名字,酒店的電話號碼和我的房間號嗎。她指著那棟高聳的建築問道:“就這個酒店嗎?那是明斯克最貴的呀!如果是觀光旅遊的話,可以住到市中心的 旅店。那裏又方便,又便宜。“我不想節外生枝,忙說“沒關係,我喜歡這裏。我們明天見.”

 

跟 麗莎道別後,我心裏一直很激動。麗莎真是太漂亮啦,我真的喜歡上她了。如果她明天真的過來,我不知道能不能把握住機會。我那點俄語,應付今天的簡單對話還 可以,但要深談,進行靈魂的溝通那是根本不可能的。那怎麽辦啊?我坐在酒店的酒吧裏苦思對策,看著樂隊表演,我突然有了主意,音樂! 對,音樂和藝術是超越語言的溝通辦法。我趕緊搭出租車到城裏買了一把好吉他和一條漂亮的圍巾,那是出租車司機建議的送給女朋友的好禮物。

第二天中午12點 一過,我就等在酒店的大廳裏,還不時到門外張望,企盼著麗莎的到來。快一點的時候,我站在門外,遠遠的看見,在高高的楓樹下,一個美麗的少女踏著深紅色的 落葉,匆匆向我走過來,那景色真是美極了!我連忙掏出相機,用長焦,拍了好幾張照片。很多年後我把這些照片送給了一位畫家朋友,他根據這些照片和我講的故 事,畫了幾張油畫,據說都賣得很好的價錢。

 

通過交談,我知道麗莎從college畢業,在一間中學當實習老師。她說賺夠錢後要去莫斯科讀大學。我問她想學什麽專業呢,她說英語。我哈哈笑了起來。她問我笑什麽,我說我的俄語字典可以收起來啦。於是我們改用英語交談。

 

因為是下午,時間不多,麗莎帶我轉了附近的公園.回到賓館的時候已經是下午6點 多了。我請她一起吃飯。她說這裏頂層的餐館是明斯克最豪華的,於是我帶她上到這個最豪華的餐館。這裏能看到大半個明斯克城,風景十分優美,餐廳裝潢也算高 貴豪華。餐廳中間還有舞台,我知道晚餐時間會有樂隊和歌手演出,之後是舞會,中間還穿插一些高水平的白俄羅斯舞蹈表演。

 

我 們要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來。我請麗莎點菜。她拿了菜譜,點了兩個菜,一份馬鈴薯,一份炒雞肉就說夠了。我趕緊再加兩份,可還是馬鈴薯和雞肉,因為整個餐館 就隻有這兩種材料。麗莎連連擺手說太多了,太多了,不要浪費。看她既天真可愛又執著的樣子,我隻好把加的那份雞肉取消掉了。

 

我 問麗莎,她的理想是什麽。她說她想去莫斯科大學學外語,將來能周遊世界,增長見識。我問她為什麽要到莫斯科大學。她說她一半是俄羅斯血統一半是白俄羅斯血 統。她爸爸是俄羅斯人,大學畢業那年到明斯克旅遊,遇見了她美麗的媽媽,他們一見鍾情。她爸爸就留在了明斯克。她爺爺奶奶還在莫斯科。她的爺爺奶奶很想念 她,再說莫斯科的生活水平和收入都比明斯克高,所以她打算回莫斯科。

 

“哇,你父親真浪漫!我也想留在明斯克不走了!“
“為什麽?“
“我遇到你,也一見鍾情了.”
“嗬嗬,你真會說些討人喜歡的話。“
“可是,我也會做討人喜歡的事的!“

 

她赫赫笑,岔開話題道:“聽說你們用筷子吃飯,可以教教我嗎?“
“嘿嘿,我以為接下來會有什麽艱難困苦的考驗,我都作好充分的思想準備了,也不來點難的。你這個小CASE, 太容易了!”

 

我找來兩根吸管,教她怎麽用筷子。可是吸管太軟夾不起雞肉,我隻好用刀叉把雞肉切碎,讓她一點一點地夾。她玩得很開心,每夾起一件雞肉,都挺得意挺高興的。

 

晚飯後是舞會。我請她跳了幾支舞。歌手在台上唱起了優美的俄羅斯民歌,我們隨著旋律輕輕起舞。我在她耳邊輕輕地說道,“這俄羅斯民歌真是優美動聽,我從小就喜歡。“
“你最喜歡的是哪首?“
“我最喜歡的很多。“我念了一大串歌名給她聽。
“你唱一首給我聽好嗎?“
“現在,就在這裏?“
“這裏不是很好嗎?你不是說要難度大一點的考驗嗎?再說這個樂隊的水平也很不錯,花錢還請不到哪。“

 

這小丫頭也真厲害,我前麵無意亂說的一句話,卻被她逮住了。我要做縮頭烏龜那豈不被她瞧不起。我隻好幹脆好漢充到底,硬著頭皮上了。麗莎走到舞台上跟歌手說了幾句。不一會,那歌手拿著麥克風說“下麵我們請一位遠方來的客人唱一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請大家熱烈歡迎。“

 

掌 聲響了起來,大家的目光一下子都投到了我身上。我感到臉上一陣發燒,恨不得鑽到桌子底下。可是想到反正這裏也沒有人認得我,搞砸了也沒有關係,為了愛情豁 出去了!我喝了一口飲料,吸了一口氣,站了起來,大步走上舞台。我接過了歌手的吉他,和樂隊試了一下音。又用俄語說了幾句場麵的話,便唱了起來。

 

亂 哄哄的大廳裏一會就靜了下來,人們開始認真欣賞我的歌聲。我看到麗莎滿臉是驚訝和欣喜。我已由膽怯轉為自信和得意。一首歌唱完,人們給與了熱烈的掌聲。我 轉身謝謝樂隊。我想一不做二不休,幹脆來個難度大一點的,於是我拿著話筒說:“我從遙遠的東方來到這裏,很高興認識這麽多熱情的朋友,尤其是美麗動人的麗 莎姑娘。在這個美麗的地方,美好的夜晚,我真的無法用語言來表達我的感情,我隻有用歌聲來傾訴我的心聲。下麵我想再唱一首舒伯特的《小夜曲》獻給我親愛的 麗莎小姐。“ 我用吉他邊彈邊唱,歌聲在大廳裏蕩漾,台下靜悄悄的,聽眾們都陶醉了,我看到麗莎閃爍著她那雙美麗的大眼睛,臉色通紅通紅的,拿著飲料的雙手也在微微顫 抖。她大概沒有想到,我會唱得那麽好,那麽專業吧。

 

當我唱完之後,全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幾個小夥子,吹起了口哨,向我們大叫。我聽不懂,但知道他們在開我和麗莎的玩笑。我問麗莎他們說什麽,麗莎臉紅紅的說不理他們。鄰座的幾個中年人拿過來一瓶伏特加,說祝我們幸福,要和我們幹杯。這樣被灌了幾杯後我們才得以脫身, 回到房間。

 

這 是一個標準的雙人房。我把一張床的被單鋪到地上,把皮箱裏的小禮物倒出來,有精美的手表,收錄機,筆,金項鏈,金手鐲等等,都是我送客戶剩下來的禮物。再 加上在明斯克買的頭巾。除了那頭巾,其它東西在明斯克甚至莫斯科都是買不到,也見不到的。那時候俄羅斯的生產工藝很粗糙,生產不出這麽精美的東西。我對麗 莎說這是我要送給她的禮物。麗莎非常高興,但她堅持說這些東西太貴重,不敢要。最後她隻拿了一支筆和那條頭巾。在我好說歹說這下,才收了那個收錄機。

 

麗莎把禮物放進她的包裏,高興的樓住我的脖子親了親我的臉。她又抓住我的雙手說:“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什麽問題?“
“真沒想到你的歌唱得這麽好,你是不是專業的歌唱家?“
我說:“不是,我隻是個商人。”她眼睛裏露出懷疑的神色,顯然我需要找點理由,我想了想,說到:“我們家鄉每個人都很會唱歌的。“
“是嗎? 為什麽?“
“我 們家鄉男女青年談戀愛是通過對歌的方式進行的。到了迎親的時候,女方還有姐妹團專門給男方出難題,以測試男方是否有學問,配得起新娘。男方要用對歌的方 式,解答女方姐妹團提出來的各種難題,過關了才能娶到新娘。所以我們從小就知道,不會唱歌長大了就找不到女朋友。所以我們放牛的時候,就會坐在牛背上對著 廣闊的田野,放開喉嚨大喊。我們唱歌的天賦就是這樣練出來的。“

 

麗莎半信半疑,說:“是真的嗎?你唱些你們家鄉的民歌給我聽好嗎?”
“好啊!“我拿出了剛買的吉他,給她唱了好幾首我所喜愛的鄧麗君的歌曲。麗莎聽得如醉如癡。她輕輕地說道:“你的家鄉一定很美很美。“
我說:“為什麽?“
她說:“因為有你,還有這麽美麗動聽的音樂。“
她又說:“可是我不相信,坐在牛背上就能練出專業的美聲唱法。你在和我開玩笑。“
我放下吉他,喝了一口水,歎了一口氣說道:“麗莎,請原諒,我不是不想告訴你真實的情況,隻是十幾年前的中國跟現在很不一樣,那時候發生的事情,現在說起來可能讓你難以理解,也會使你感到不愉快.”
“不管是快樂和難過的故事,我都希望能聽聽,我希望能真正了解你。“
“那 好,我就講講我小時候的故事。我確實受過很嚴格的專業訓練,聲樂學過,但學得最好的是小提琴。到我上初中的時候,我的小提琴已經練得出神入化了。我們家住 在一條小巷裏。我二樓的窗口就開在小巷的中間。我每天下午放學回到家,就站在窗前拉小提琴。我發現小巷下麵是一片黑壓壓的人群。人們靜靜地坐在那裏,欣賞 從窗口飄出來的美妙動聽的音樂。那條小巷變成了一個大家喜愛的露天的音樂廳。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我和我的小提琴都成了我們那個街區的傳奇。

 

 

 

我初中畢業的時候,被推薦去音樂學院,我拒絕了。我要去讀普通高中,要考大學。那時我的老師,父母和街坊每天都勸我。為了杜絕勸告,我把琴都砸碎了。 “
“你為什麽不想去音樂學院呢?“
“兩 件事影響了我。一件是教我小提琴的老師去世了。他曾經是省歌舞團的小提琴一把手。他以前有個很漂亮的妻子,可是因為熬不過貧困的生活而離他而去。老師很傷 心,從此酗酒,後來得了肝癌,去世了。另一件是因為一部電影。那是關於中國最優秀的一個音樂家的故事。他是個瞎子乞丐,窮困潦倒了一生。我再讀中國曆史, 發現曆史上沒有一個音樂家過得好的。我問自己難道我真要走這條路嗎?不,絕對不!所以我堅決要改行,去考大學。“
“後來呢?“
“後 來我考上了中國一家頂尖的大學。當時我的理想是當科學家。當我碩士快畢業的時候,有一個很有名的大學的係主任來到我的宿舍找我,勸我到他們係工作。他說他 會給我很好的條件,並重點培養我。我很高興,我們兩個是一見如故,在宿舍聊了一個下午。到了晚飯時間,我跟他說,我們到外麵吃飯繼續談。他說他要趕回去。 於是我送他到校門口。我想招手叫一輛出租車,他攔住了我。他說坐出租車不能報銷,隻能坐公共汽車.那時公共汽車非常擠,他擠了三趟車才擠上去。望著他遠去,我想我要奮鬥多少年才能到他這個位置,但卻連在飯館吃頓飯,坐坐出租車的能力都沒有。我感到很鬱悶,很痛苦,我決定不當科學家了。“
“後來呢?”
“後來我就去做生意啦,再後來就遇見你啦“
“真可惜啊,你屈服於生活的壓力而放棄了藝術,放棄了你最初的美好理想,你現在覺得後悔嗎?“
“不後悔!“

 

我隨口而出的答複,顯然使麗莎很失望,她沉思了一會,說“五哥,明天你一定要去看一個地方。“
“什麽地方?“
“國家歌劇院。那是我們白俄羅斯最神聖的地方。去歌劇院看戲是我們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可是歌劇院的票都是要提前一個月訂的。“
“那有沒有別的辦法?比如黑市的票。“
“那會很貴的!“
“多貴?“
“正常的票,好一些位置的,一般要$150,黑市的可能要$300到$500元。“
“沒關係。“

 

這 時候天已經微微亮了。我這才注意到我們聊了一個晚上,我感到有些歉意,說道:“麗莎,不好意思讓你陪了我一個晚上不得休息,也不知道你整晚沒有回家,你父 母親會不會為你擔心。“ 她說跟我在一起感到很高興,一點也不覺得累。她平時住在學校宿舍裏,隻有周末才回家。她說她已是成年人了,自己對自己負責,不需要向父母匯報她去哪裏,在 什麽地方。

 

我們一早就來到市中心的國家歌劇院。那是有近百年曆史的仿維多利亞式的建築,整棟建築占了整整一個街區。麗莎走到售票的窗口,回來告訴我說,當天的票沒有了。這時周圍有兩個青年人走過來問是不是想要買票,我說是,他們說他們有票,好位置的要600美元一張。我伸手進口袋要掏錢。麗莎拉住了我,她拉我轉過了街角,說$600太貴,他們欺負我是外國人。她說讓她單獨去試試。我給了她1000美元,並吩咐她一定要買好位置的,貴一點也沒關係。不一會她高興地回來了,她花了一半的錢買了兩張好位置的票。

 

戲 是晚上的,她問我白天想去哪裏。我說想逛逛商店,因為我知道女孩子喜歡逛商店,其次從商店裏我也可以很直接的了解到當地的經濟狀況。麗莎帶著我在明斯克的 大商場轉悠,我買了一些望遠鏡,照相機和高級鏡頭等物品給國內的親友做禮物。我們轉到了高檔服裝專櫃,麗莎被一件漂亮的貂皮大衣吸引住了。我叫售貨員拿出 來給她試穿。她穿在身上就象變魔術一樣,一下子變成了一個高貴的公主。她對著鏡子照來照去,興奮得不得了。我看她那麽喜歡,就說要買下。她說不行,太貴 了,她隻是看看,試穿一下就可以了,漂亮衣服那麽多,哪能都買的過來?我說不貴,我要買下來做禮物送給她。她堅決地說不行,說她不能要這麽貴重的禮物。我 說你不要,那我就送給我妹妹好啦。於是她不再阻攔,我便把那大衣買了下來。

 

中 午在一家很有白俄羅斯特色的餐館吃飯。吃完飯後我們走路回賓館,路過我們第一次見麵的地方,我們就坐在那路邊的長椅上休息。我們談到宗教。她問我中國有什 麽宗教。我說中國有佛教。我說佛教相信有天堂和地獄,生命是在天堂和地獄之間一層一層地輪回的。來生是升往天堂還是落下地獄,取決於現世的修行。現世能淨 化自己的靈魂來世就能升往天堂,但如果現世造孽,來生就會沉淪於地獄。所以中國以前有很多人出家到寺廟裏修行,以便成為一個聖潔的人,來世能升上天堂。

 

我繼續說,佛教相信聖潔的有修行的人死後能升天,並且他們就象一隻船,能把與他們有緣份的人一起渡往天堂彼岸。所以那些和尚要去化緣。化緣世俗的說法就是去討飯,佛教的說法就是普渡眾生。普通人給和尚捐錢捐物,就與和尚結了緣份。將來和尚升天,就能把他們一起渡過去。

 

我 拉著麗莎的手說,麗莎我前天在這裏第一次看見你,就被你的美麗驚呆了。我本能的感覺到你的美麗來自於你的聖潔,來自於你的內心折射著上帝的光芒。你就象是 天堂上下凡的聖女來渡我們這些有罪的人,你死後是要回到天堂的。你願意幫助我,渡我這個世俗的,犯過無數罪過的人一起升上天堂嗎?麗莎嗬嗬笑,我緊握她的 手說,我是認真的。她說,如果真的象我說的那樣,她當然願意幫助我。我說那好,請你一定收下我的禮物,這是我們的緣份。我把那包裹好的貂皮大衣遞給她。麗 莎那雙美麗的大眼睛盯著我看,想說些什麽,我不想讓她有拒絕的機會,趕緊把她緊緊抱在懷裏,我們倆緊緊相擁在這個充滿了美麗的金色深秋的午後。

 

晚 飯後,麗莎打扮得像個漂亮高貴的公主,我牽著她的手,來到了歌劇院。走過大門進入大廳,我暗暗吃驚,沒想到外表普通的歌劇院,裏麵卻是如此的富麗堂皇。大 廳的地麵是高級的黑色大理石,像鏡子一樣能照出人的倒影。人們在上麵走來走去,可是它卻沒有半點灰塵和一絲瑕吡。四麵的牆壁和柱子是象寶玉一樣的白色大理 石,上半部分接近天花板的部分刻有各種精美的雕塑,高高的拱頂天花板上是栩栩如生的油畫。天花板上吊下來一盞巨大的水晶吊燈,把整個大廳照得光彩奪目,如 同白晝。大廳裏的人們,三三兩兩在聊天。我注意到,這裏的人的衣著和氣質跟我在外麵看到的很不一樣,都很高雅,有品位,就象是全白俄羅斯最有教養,最漂亮 的人都集中到這裏來了。我站在這裏,就像在天堂裏,站在一群神仙中間一樣。

 

我們把大衣放到了衣帽間,戲還沒有開始,麗莎拉著我在前廳裏轉悠,給我講那些雕刻和油畫裏的故事。演出開始前,我們走進了演出大廳,坐到我們的位置上。晚上的戲是塞萬提斯的<<堂。吉訶德>>。 隨著音樂響起,帷幕徐徐拉開,精彩的演出開始了。我被被優美的音樂和精彩的表演緊緊吸引住了,就像是被投進一個幸福和愉快的海洋,全身細胞隨著優美的音符 在蕩漾。我轉過頭看麗莎,她已處於一種忘我的狀態,臉上洋溢著熱烈和興奮的表情。環顧四周,人們都陶醉在美妙的音樂和精彩的表演中。整個大廳沉浸在濃厚的 藝術氛圍裏。

 

前 半場演出結束,大廳裏掌聲雷動,大家都站了起來對演員們的精湛表演表示最誠摯的感謝。幾個美麗的白衣少女,手裏拿著鮮花排隊站在舞台邊,輪流上去給主角獻 花。那些少女的神情是那樣的純真和虔誠,就像聖徒朝拜教皇一樣。我忽然想起這不就是麗莎的神情嗎?我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就被她那種在藝術氛圍中陶冶出來的 純真和虔誠所震撼,而因此深深地愛上了她!

 

中 場休息,我們又來到了前廳。美妙的音樂在我的耳邊縈堯著,站在大廳中間,看著周圍的精美的藝術品,我思緒萬千,人類文明的進化史在我腦海裏簡單並迅速地重 演。我明白了,有了文藝複興運動,才有思想解放運動,才有宗教改革,才有工業革命,才有現代的西方文明。我也明白了,前蘇聯和中國有著同樣的製度,但蘇聯 幾十年來,一流的人才層出不窮,使蘇聯能夠與西方世界抗衡半個世紀之久。這一切都應歸功於他們還保留著這些世界一流的文化藝術。這些文化藝術,就像功能強 大的智力發動機,不斷的激發和孕育著創新思想和探索精神。

 

“你在想什麽呢?“麗莎問道,我從沉思中回過神來,“我在思考藝術和人生的關係。“我說道。“說說給我聽好嗎?“麗莎問。“這個問題很複雜,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說得清楚.”我說道。

 

我知道我把事情搞複雜了。我說我把小提琴砸爛了,又輕描淡寫的說不後悔。這些話麗莎是很難理解,很難接受的。試想一個把藝術看成與生命一樣重要的少女,怎能把終生托付給一個把藝術棄如敝屣的陌生人呢?可是她又對我心存希望。所以她要帶我到這裏來。

 

其實背景經曆不同的人對同一事情有不同的看法和理解很正常。沒有餓過肚子的人,怎能真正體會別人餓肚子的滋味呢!怎能理解那些餓壞了的人的思想和行為呢?這種差異需要在長期共同的生活中慢慢消除。可是我沒有這個時間,我必須設法越過這道鴻溝,才能贏得到她的芳心。

 

我沉思了一會,慢慢地說道:“我大學時讀過現代物理學的創始人之一薛定諤寫的一本書,書名叫<<生命是什麽?>>.這 本書對我影響很大。在物理學中有一個概念叫熵,用來描述物質的有序性。自然界的變化是從有序到無序的,即從熵增加的方向變化的。比如一滴墨汁掉到水裏,它 會擴散消失;而不是相反的,墨水從一盤水中凝固出來。這就是物理學著名的熱力學第二定理。所以這個世界是從有序到無序排列起來的,存在著有序和無序的兩 極。世界上所有的能量和信息就來自於有序結構的頂端,如果說有上帝的話,那就是上帝。而撒旦就是那無序世界的盡頭。

 

生 命和萬物就處於這個兩極世界之中。生命的奇特就在於它是一個逆向過程,一個從無序到有序的變化過程。比如說,一朵荷花從淤泥裏長出來,就是從混亂的物質世 界中結晶出更高度有序的物質結構。我們可以說生命的意誌和目的就是要向著更高度有序的方向發展,回到上帝的身邊。因為生命是短暫的,所以它要通過世代交 替,或者說是輪回才能逐漸達到目的。

 

人 類的進化是靈與肉並行的,那麽是什麽東西引導著人類靈魂的進化呢?我認為就是藝術,就是人的審美觀。所謂美其實就是上帝在人們心中的反映,對藝術的鑒賞能 力是上帝賦予我們的最寶貴的天賦。它像黑暗中的指路明燈,指引著人類由獸性向人性轉化,指引著人類走出黑暗和愚昧,回到上帝的身邊。

 

科 學文化是藝術的副產品,它來源於藝術並服務於藝術。人類要擺脫沉淪的命運要麵臨兩個挑戰,第一個是自然的挑戰。人類必須要有能力以文明的方式獲取足夠的資 源來維持自身的生存和發展。所以人類要發展科學技術。第二個是來自人類本身的挑戰。人從野獸進化過來的曆史還很短,身上還有著人獸雙重性。當人們不能以文 明的方式解決問題時,就會變成野獸,用殺戮解決問題,這樣又會陷入沉淪。人類隻有建立起文明的社會經濟製度,用和平和文明的方法解決人間各種爭端,才能升 華到更高的層次。

 

我 熱愛藝術,但生活卻讓我選擇做一個商人。我自己喜歡這個工作。我覺得我的工作很有意義。它通過文明的方法,合理分配資源和財富,使生產和分配更有效率,使 更多的人有工作,使人們能過上優雅的生活。如果沒有這些,大概人們還要回到原始社會象野獸一樣用廝殺和掠奪來解決問題。但我不是為了追逐利潤而不擇手段的 商人,我是一個熱愛藝術,有崇高的理想的商人。

 

麗 莎,有很多問題是說不清楚的,我們人類學會用頭腦去思考問題也就幾萬年的曆史。我們的思考能力還很有限,我們的邏輯本身就是不周延的,建立在這種邏輯基礎 上的推理和判斷也是不周延的。我們無法證明上帝是否存在,同樣我們也無法用頭腦去想清楚,我們為何而愛,為何而生,為何而死。我們自己學會思考問題也就十 幾年的時間,但是我們的心卻可能與宇宙同齡。我們是用心去感受上帝的存在的,同樣我們也應該用心去感受我們的愛情,去感受我們的人生,去作出我們一生中最 重要的決定。“

 

麗莎在耐心地聽著,我也不知道我這些不著邊際的話效果怎樣。反正我已別無選擇,不如就談些虛的,盡量把我的理由上升到理論的高度,讓她去想一年半載的,時間久了所有的問題都會隨著相互的了解而自然解決。這時下半場的鈴聲響了。我們又回到了座位。

 

演 出結束後,我們隨著人群走出了大廳,排隊在衣帽間外,等著拿大衣。麗莎轉過身拉住我的雙手問道,戲好不好看。我說很好看。她問我有什麽感想。我說我有千言 萬語,但是現在我隻想說兩句話:我終於明白了你美麗的心靈就來自於這藝術的天堂;在這裏與你在一起,我感到自己正從一個半人半獸的動物蛻變成人。麗莎緊緊 地擁抱著我,我順勢吻向她那熱辣辣的嘴唇。

 

我 們領取了衣物,走出了歌劇院。門前已排著長長的一隊人,大家在等出租車。我想走去排隊。麗莎拉住我說,我們走走吧。歌劇院前麵是一條寬闊的大街,街道的一 邊是一棟棟仿維多利亞式的建築,另一邊是個美麗的公園。街燈的燈光像水銀一般灑在街上,景色非常優美,涼風習習吹過,讓人有很舒適的感覺。我摟著麗莎,沿 著公園邊的大理石欄杆慢慢的散步前行。

 

麗莎問:“你的假期什麽時候結束?"
“還有一個星期。“
“不能呆久一點嗎?“
“我還擔心我要提前趕回去呢!“
“為什麽?“
“現在莫斯科局勢非常緊張,隨時可能爆發戰爭。如果仗打起來,國際市場的商品價格會波動很大,我們的生意會受很大影響。我在公司管理著一個重要的部門,我不在,遇到這種突發事件,公司會很困難。所以如果莫斯科局勢惡化下去,我隨時都有可能被召回去。“

 

我們又默默的走了一段路,麗莎停了下來,轉過身雙手拉著我問:“五哥,你會永遠愛我嗎?“
“我會愛你比永遠更遠!“
“五哥,我願意嫁給你,跟你到中國去!“

 

我很激動,我緊緊地摟住她,親吻著她。公園裏的樹木在微風吹拂下,沙沙作響,好像在為我們的愛情歌唱,為我們的未來祝福。

 

過了好一會,麗莎輕輕的對我說:“五哥,對不起,我今晚不能陪你了,我的父母就住在下兩個地鐵站,我好幾天沒有回去了,我今晚想回去見見他們。我明天一早就會去酒店陪你。“
“那我送你到你父母家吧!“
“不用,那裏很難打出租車。你在這裏坐出租車比較容易。“麗莎堅持不讓我送,無奈我隻好跟她道別,先上出租車回酒店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電話吵醒。是麗莎打來的,她說她有點事,要趕去莫斯科,明天馬上回來,要我一定要等她。我問她什麽事,她說她要趕火車了,具體明天見麵再細說。

 

掛 了電話,我心裏一直不安,不知道麗莎有什麽急事。我匆匆忙忙吃了早餐,買了幾分報紙,又回到房間。我給莫斯科分公司的小李打電話,想了解一下那邊的局勢變 化。小李說現在市麵上什麽傳聞都有,要多嚴重有多嚴重,你就趕緊回來吧,再呆下去可能就回不來啦。過了一會部門的副經理打電話來討論一些具體的業務問題, 然後說老板希望我能馬上趕回莫斯科,趕最早的飛機回香港。我一聽知道問題嚴重了。我早就預計莫斯科會出事,為了應付這個危機,我一個月前就做好準備了。可 是現在我真的不希望有什麽事發生。我象個熱鍋裏的螞蟻,急得團團轉。我想來想去,決定要拖到明天麗莎回來再走。

 

我打電話給小李叫他給訂好後天一早的飛機票,我坐明天晚上的火車趕回莫斯科。就這樣我在旅館裏白耗了一天的時間。第二天一起床,我就給麗莎打電話,可是都是留言。公司的電話不斷打進來。莫斯科的局勢是越來越緊張。下午六點鍾的火車,我一直等到5點,都沒有聯係上麗莎,無奈我隻好坐出租車趕去火車站。

 

我趕到火車站時,已是5點 半過了。車站是開放式的,就象美國的鄉村小火車站。一層薄霧象輕紗一樣遮蓋著大地,車站四周靜悄悄的,一個人也看不見。火車停在鐵軌的另一邊。我跨過鐵軌 來到了我訂好的臥鋪車廂前,我往後望了望,霧色中一片白茫茫,什麽也沒有。我最期待的麗莎並沒有出現。我內心感到一陣空虛,很無奈的上了車。

 

我 放好行李,在窗旁的凳子上坐了下來。這時我聽到了有人呼喚我的名字,那是多麽親切,多麽熟悉的聲音啊!我跑到車廂門口,往外看,我看見一位美麗的少女,拖 著一個大皮箱,跑了過來,邊跑邊對著車窗喊我的名字。我一陣激動,淚水差點就要掉下來。“麗莎!“我大聲喊道,並跳下車廂,快步迎向她。我們兩緊緊擁抱在 一起。麗莎跑得滿頭大汗,氣喘籲籲。我們走上車廂,我想讓她坐下休息。她倒是興衝衝的不願意坐下,她緊緊地抱著我,大口喘著氣,卻是非常幸福和快樂的樣 子。周圍的人也都微笑著看著我們,分享著我們的快樂。

 

我 問她去莫斯科幹什麽?她說前天晚上她回家跟她父母說要跟我到中國去,她父母親不同意,說才認識兩天就要結婚去一個陌生遙遠的國家,太草率了,他們不放心! 他們沒收了她的護照,不讓她走。她有白俄羅斯和俄羅斯雙重國籍,她還有一本俄羅斯護照放在莫斯科的爺爺奶奶家,所以她第二天一早就趕去莫斯科拿護照。她說 她回到家,聽到我的電話留言就提著行李箱直接趕過來了。她說要跟我一起到中國去。

 

我 聽了真是有點哭笑不得,這小姑娘真是天真可愛!我跟她說,去中國要簽證的。她說不用,她問過大使館了,落地簽就可以了。我說就算是去中國不用,可是去香港 是一定要的。“為什麽?“她不解的問。我說香港是英國殖民地,是英國管轄,就是中國人去香港也要簽證的。麗莎急了,哭了起來,我也顧不上安慰她,因為時間 不夠了,我把她的護照拿過來,把簽證要的資料抄到我的日記本上。麗莎在那裏痛哭著,越哭越傷心,周圍的人本來是看著我們高興的,現在卻變成對我怒目而視 了。

 

我 抄完了她的護照資料,把護照放回她大衣口袋。麗莎已哭得兩眼紅腫,鼻子眼睛通紅通紅的。我拿出餐巾紙一邊給她搽眼淚一邊勸她不要哭了。她說她不想哭,可是 止不住。我說我很快就會回來的。我告訴她,我一回到香港會馬上給她辦簽證,一個月內就可以辦好。這樣最多一兩個月我們就會重逢。火車的汽笛聲響了,我拿起 她的行李箱要送她下車,可是她不願下,她說她要送我到莫斯科。我說現在坦克已經開進莫斯科了,那裏馬上就要打仗了。如果戰爭打起來,戒嚴了,你會被困在車 站裏,哪裏也去不了。我會為你擔心的。我一邊說一邊拉起皮箱,扶著她走下了車廂。這時那該死的汽笛聲又響了,火車開始啟動了,我抱著她深深的吻了一口,囑 咐她多保重,趕緊轉身追上徐徐開動的火車。我扶著車門的手把向麗莎揮手告別,麗莎向我追過來大聲喊些什麽,火車的聲音太大,我聽不清。我看見她拚命向我跑 來,風把她的頭巾吹落在地上,吹散了她的金色的頭發,她一邊跑一邊大聲喊著,可是我一點都聽不清楚。火車越開越快,不一會她就消失在霧色中。那時候一切都 是那麽匆匆忙忙,以至鑄成大錯,到後來我明白她喊些什麽的時候,事情已經無法挽回!我想她肯定是叫我給她一張名片,一張記錄我的聯係信息的小紙片!

 

到了莫斯科,小李和司機已在車站等我。我們上了車直奔機場。一路上,我看見一隊隊裝甲運兵車和坦克沿著大街徐徐前進,遠處靠近國會大廈的地方傳來一陣陣槍聲。我們風 馳電掣地開到機場。小李找到了他的關係給我搞到了一張經濟艙的票。告別了小李,我轉身走向登記口。由於坐的是經濟艙,空間狹小,我不想帶太多手提物品。我 把隨身帶的小皮箱放進了大皮箱裏一起托運,隻背了一個相機。這樣我又犯下了我一生中最嚴重的錯誤:我把記錄著麗莎的聯係信息的日記本也隨著皮箱托運了!當 我走入候機室時,我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我請機場人員想辦法拿回皮箱,但是他們已無能為力,他們說行李已經裝上飛機了,我們馬上就要起飛了,請放心不會 有問題的。可是等了五,六個小時,也沒能上飛機。到最後來通知說莫斯科已進入戰爭狀態,所有航班取消,飛機被借用去運戰略物資。我被困在機場三天,三天後 才有飛機飛回香港。可是托運的行李再也找不到了。我從此再也無法找到麗莎。

 

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個最優秀的交易員,可是在自己一生最重要的交易中卻犯下如此低級的錯誤,最後滿盤皆輸。我很傷心難過。我常常想起麗莎,我愛她,但給她帶來的卻不是幸福,而是傷害,我很對不起她。

 

人生是一種曆練,她總是用挫折和磨難來錘煉著我們的真誠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