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聞,我思我想

從大陸來到美國,至今在東西方度過的時日大致各半。願以我所見所聞觸及一下東西方的文化和製度。也許能起一點拋磚引玉的作用。
個人資料
溪邊愚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一份地方小報憑啥也能得普利策獎?

(2020-10-26 15:27:37) 下一個

你知道嗎?訂閱新聞媒體的人是在為所有人付出

美國的民主製度除了靠立法,行政和司法這三個機構的相互獨立和製約來維持外,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第四支柱—獨立的新聞媒體。不記得是哪個名人說的,如果這四個支柱隻能要一個的話,那麽就選擇獨立的新聞媒體吧。我深以為然。

在“細說美國”專欄的開欄語中,曾對讀者交代該欄目的目的之一是“坐下來聊聊,那些比頭條新聞更能反映美國文化、生活和政治的故事和細節”,其中包括“當越來越多的媒體都被大財團所控製的時候,一份甚少有人讀的地方小報,還有存在的意義嗎?”

今天就聊這個吧。

 

新聞媒體的價值在於信譽,獨立與真實是維持信譽的關鍵

30多年前,剛來美國不久,聽說如果一家餐館上了《紐約時報》的食評,生意馬上會火爆。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報紙靠信譽吃飯。為了這個信譽,食評家每次都是悄悄地去餐館,特別有名的還必須化妝,以免被認出來。新聞記者“出鏡”是很正常的事情,但食評記者就完全不同,有的報社還規定,如果公司裏搞活動要拍照,寫食評的人不能暴露下巴以上部位。如此費盡心機,就是為了保證食評的貨真價實,保證信譽。

一個新聞媒體的價值幾乎全部押在信譽上,這信譽來自其獨立和真實。美國的新聞媒體是獨立於政府的,否則就是政府報告,不是新聞了。維其獨立,才能夠有監督作用,才有價值。至於真實,這是不言而喻的,沒有人願意花錢買個假新聞。

所謂監督作用,往往是指需要應對權力或勢力,比如政府機構,私人企業。這時候,個人力量太弱,而資源雄厚的新聞媒體正好承擔這樣的角色。不必擔心新聞媒體有一定的傾向。各種傾向都有自己的讀者群,隻要媒體做到獨立和真實,有不同傾向的媒體同時存在也是一種社會輿論的平衡。

一個社會,必定有很多陰暗肮髒的東西,不揭露出來於社會不利。而一個不畏強權和強勢的媒體必定會贏得讀者的尊敬和信賴。這就形成了一個正反饋,媒體做得越出色,其信譽就越好,價值也越高。

一個正常,文明的社會,就應該是一個維持這樣良性循環的社會。在這樣的社會中,新聞媒體能夠得到健康的發展。相反,如果謠言有很大市場,則該社會必定有一些係統性的問題,而且很可能問題的根源不在媒體,而是有更深層的原因。所以,有否一個健康的媒體環境,也是一個衡量社會好壞的重要標誌,同時也是一個預測社會走向的標誌。

 

互聯網的興起造成報紙行業的凋零,遭受最大打擊的是地方小報

在美國,新聞報紙曾經是一個盈利不錯的行業。比如,曾經由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擁有的《水牛新聞》(The Buffalo News),好的年頭可達到30%的利潤率。但隨著互聯網的興起,報紙的吸引力開始下降,賺錢越來越難,2008年的金融危機更是幾乎使報紙的廣告業務滅跡。今年年初,巴菲特賣掉了《水牛新聞》。巴菲特說他相信新聞的重要性,但自己不是慈善家。既然報紙不再賺錢,對他來說就沒有繼續擁有的意義了。

《水牛新聞》的遭遇並不是一個孤立現象。曾擔任《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和《紐約時報》公共編輯的瑪格麗特·沙利文(Margaret Sullivan)所著的《被替代的新聞》(Ghosting the News)一書,就是專門講述美國地方新聞媒體所遭遇的凋零狀況。一句話,地方新聞小報曾經的經營模式已經難以為繼了。

 

         《被替代的新聞》(Ghosting the News)一書封麵。

 
根據《被替代的新聞》,美國自2004年以來有2,000多家新聞報紙或關閉或被收買。這造成兩個主要問題。第一個問題是,被收買的報紙有可能會變味。比如,拉斯維加斯當地以其對賭場業的調查報道而備受尊敬的《評論雜誌》(Review-Journal),被賭場大亨謝爾登·阿德爾森(Sheldon Adelson)收買後,就變成了對其擁有的資產企業做粉飾報道的哈巴狗。這等於是減少了獨立媒體的數量。當然,並不是所有被收買媒體都落得這樣的下場。亞馬遜老板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買下《華盛頓郵報》後,就絲毫沒有試圖影響報紙的新聞報道。

第二個問題是報紙被關閉或收買後造成新聞“真空”,其中遭受最大打擊的是地方小報,甚至有出現個別郡不再有任何地方新聞媒體的現象。這是怎樣的概念呢?郡與市同級,大城市稱為市,郊區的就稱為郡。一個郡連一個地方新聞媒體都沒有,就等於一個市的範圍沒有任何地方記者。這還談得上什麽媒體監督?

更糟糕的是,一些不靠譜的所謂“媒體”趁虛而入 。《紐約時報》的一項調查發現,一些不符合傳統新聞標準的網站已經開始填補地方新聞的空白。這些網站看上去就像一般的地方新聞媒體,實際上卻是政治工具,甚至有花錢雇寫手為專門的目的或“客戶”寫“新聞”的情況。這才可怕。

正常情況下,每個郡一般有至少一兩份比較有規模的收費地方報紙。這樣的報紙與全國性甚至國際性的大牌報紙類似,隻是讀者群小很多,經費自然很受限製。他們派記者的範圍隻限於地方,國際新聞和全國新聞則靠與大牌媒體簽約,直接用對方的新聞報道。換一句話說,這類報紙的媒體監督作用僅限於地方。對全國或國際新聞的報道,隻是相當於一個傳聲筒。

除了上麵說的收費的地方小報,還有規模更小的免費地方新聞報紙。 一個人口比較密集的郡可以有近十個免費地方小報。這些小報實行“地方割據”,各自負責自己的地盤,總和起來就涵蓋了整個郡。我們家的免費地方小報就隻是涵蓋附近的8個鎮,人口總數大約為6萬7千。報紙每周出版一次,免費送到每一家。

這種免費地方小報很像鄰裏家長裏短的閑聊,比如到季節了,該打流感疫苗了;人口普查到了哪個階段,居民應該做什麽;哪個鎮有發生偷盜、搶劫;哪裏又通過了一個新法案;哪個學校擴建了等等,甚至會包括誰家孩子得了個不大不小的獎,誰上了名牌大學等八卦,同時也為警局、學校或某些機構起個傳聲筒作用。倒是這次疫情期間有不少實用信息,比如餐館、學校和商店的開放情況,有困難的居民可以去哪裏領救濟物資和食物等。

 

沒有多少閱讀量的地方小報是媒體監督的第一道防線

不少重大新聞是地方小報首先曝光的。比如新澤西州2013年那次差點把當時的州長Chris Christie拉下馬的政治醜聞“橋門”(bridgegate),就是新澤西博根郡(Bergen county)的報紙Record首先報道的。當時,Christie幾個部下為了對Fort Lee鎮的鎮長政治報複,故意把通往連接新澤西和曼哈頓的華盛頓橋上層的4條道關掉三條,造成Fort Lee交通癱瘓。後來三個當事人被定罪,其中2人坐牢。州長Christie雖然幸免於難,但很多人不相信他真的不知情。據說川普2016年沒有選他做副總統與該醜聞有很大關係。

Record當初報道對“橋門”的截屏。

(華盛頓橋的交通對新澤西和紐約市都至關重要,影響範圍也很廣。紐約港務局官員說,類似這樣的關閉,需要在半年前就做規劃。臨時做出這樣的決定,表麵看隻是交通堵塞,實質是人命關天的大事。那幾天Fort Lee鎮的正常生活秩序完全被打亂,學生無法按時上下學, 鎮上居民幾乎無法做任何事情。一個心髒病突發的居民,在打了911電話一兩個小時後死亡,而救護車還在路上。)

“橋門”的後續報道是大牌媒體《紐約時報》唱重頭戲。但如果沒有Record將事件曝光,這個轟動全國的政治醜聞很可能就不會被人知道了。別看Record隻是個郡級報紙,也得過普利策獎呢。一般來說,地方報紙新聞人員的素質並不差。不少一流媒體記者的職業生涯就是始於地方報紙。一些看似“死了”的案子,因為小報記者不肯放棄,窮追猛打後搞出大新聞的例子不少。也因為記者有較強的專業調查能力,居民遇上難事,特別是讓人感覺有貓膩的事情,也會去找地方記者幫忙。

小報記者出席每一個市政委員會的會議,甚至出席校董會的會議。用記者的話來說,哪怕他們什麽也不做,隻是去出席會議,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員就不敢胡作非為。這是一個你知我知的遊戲 。沙利文在《被替代的新聞》中披露了一個現象:當地方新聞報道減弱甚或消失時,市政借貸的成本就上升。誰還敢說小報的存在沒有意義?這種現象印證了一個道理:訂閱報紙的人是在為所有人付出。

 

如何拯救地方小報?政府資助有可能是一條出路嗎?

沙利文在《被替代的新聞》一書中對地方新聞報道消失的現象憂心忡忡,又因為找不到解決方案心急如焚。她甚至開始考慮一個看似不可想象的方案:由政府補貼這些地方新聞媒體。不誇張地說,她被自己的想法嚇著了。

政府資助有兩個問題,每個都關乎到自由媒體的立命之本。(1)在美國,政府不允許有自己的媒體。(2)接受政府補貼的媒體,還會有獨立性,還能夠起監督作用嗎?

沙利文在走投無路之際說,也許可以做到,但她並沒能提出一個可行的方案,而且她自己也沒有完全被說服。

無獨有偶,2020年民主黨的總統競選人之一,華裔企業家楊安澤(Andrew Yang)的一個競選政策就是政府扶持地方小報。楊安澤認為新聞媒體的功能在任何社區都至關重要,否則就無法知道當地發生了什麽,也不會知道該如何對地方的政府官員候選人和法案投票。他建議設立政府基金,然後通過向公司,非營利組織,地方機構和圖書館等提供贈款的方式,間接幫助地方媒體。這等於是通過這些組織補償媒體失去的地方廣告收入。

楊安澤競選時為自己打的廣告之一是,他是一個特別會解決問題的人。凡是認真讀過他的競選政策的人應該都會同意這個說法。這裏間接提供款項的方法似乎是解出了一道腦筋急轉彎的難題。

不管怎樣,現在的確是需要走出一條新路,否則媒體監督這個民主製度的第四根支柱就難以保證了。

 

過去的四年對媒體來說是艱苦的四年,也是榮耀的四年

川普自開始參加總統競選後,就大力攻擊主流媒體,我們幾乎沒有一天不聽到“假新聞”這個詞。但極具諷刺的是,川普自己才是個謠言製造工廠。康奈爾大學最近一個對新冠疫情有關的錯誤信息來源分析表明,川普是世界上最大的冠狀病毒錯誤信息推動者,接近38%的錯誤信息是從川普那裏發源的。 

《華盛頓郵報》報道康奈爾大學一項研究結果:川普是世界上最大的冠狀病毒錯誤信息推動者

 

          川普推文:假新聞,人民的敵人!

 

過去的四年中,共和黨領袖放棄原則,拒絕對總統起監督作用,諸多本該獨立的司法、情報等機構,也逐漸成為川普的個人政治工具。特別是在2016到2018年間,共和黨控製參眾兩院,任川普為所欲為,無視憲法和法律。即便是2018年後民主黨控製的眾議院,也因為參議院的阻擾,更多時候像個沒有牙齒的老虎。

在立法和司法這兩個機構未能起到很好的監督和製衡作用時,是媒體成了真正的中流砥柱。很難想象,如果沒有媒體的堅持和抵抗,今天的美國會是什麽樣子。對媒體來說,這是非常艱苦的四年,但也是特別榮耀的四年。正如一位媒體人所說的:

對於記者來說,這是一個非常艱難的時期。最主要的是商業角度上的困難。有很多報紙苦苦掙紮,或倒閉或大量裁員,而我對此也沒有解答方案。但這個時期還有另外一種困難,那就是人們不僅批評記者所做的報道,而且還質疑新聞媒體這個行業的本質、動機和性質。是的,顯然,這始於總統,但不僅僅是總統。而我隻是想成為那些說新聞很重要的聲音的一部分:新聞媒體是世界上造福人類的力量。新聞業是一個有缺陷的機構,卻又是健全的民主製度不可或缺的東西。我為自己是記者的一員而自豪。奉獻精神是記者對這一行業及其政治環境所帶來的困難的一種應付方式。
 

NBC電台報道報道康奈爾大學一項研究結果:川普是世界上最大的冠狀病毒錯誤信息推動者。

 
一個社會中媒體越健康,力量越強,這個社會就越透明,越公平。訂閱各種媒體,包括為維基百科之類的社會工程項目捐款,都是利己又利人的事情,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這個行列。

 

參考資料:

https://www.nytimes.com/2020/07/26/books/review-ghosting-news-local-journalism-democracy-crisis-margaret-sullivan.html

https://www.yang2020.com/policies/local-journalism-fund/

https://www.nbcnews.com/news/us-news/why-are-americans-so-confused-about-covid-19-blame-trump-n1241707

https://www.npr.org/2020/08/05/899270408/legal-analyst-jeffrey-toobin-explains-the-tragedy-of-the-mueller-investigation?

https://www.nytimes.com/2020/10/18/technology/timpone-local-news-metric-media.html

本文由作者授權原創首發於“加拿大和美國必讀”公眾號

[ 打印 ]
閱讀 ()評論 (8)
評論
炒瓜子 回複 悄悄話 我看到這裏就笑了
“亞馬遜老板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買下《華盛頓郵報》後,就絲毫沒有試圖影響報紙的新聞報道。”

老歌的韻侓 回複 悄悄話 獨裁者慣用的洗腦方式就是不讓你相信獨立媒體,隻信他自己。
Ken99 回複 悄悄話 牛屎自己就是最鮮明的例子,牛屎還有一點獨立性嗎? 他還有臉評論人家獨立性,太諷刺了吧
碧螺春珍珠奶茶 回複 悄悄話 喜歡這篇文章 我就訂閱了一份電子報紙 就是為了支持他們
碧螺春珍珠奶茶 回複 悄悄話 新聞自由非常重要
ahhhh 回複 悄悄話 被川普罵的多了去了,唯獨fake news深入人心。為啥?比如對白等醜聞,NYT說:沒拿到一手證據不能報。可是叫了三年的川普通俄,有誰有一手證據嗎?
大家心裏都有秤,現在的媒體是大財團控製,早就沒有獨立性可言了。
注冊很麻煩 回複 悄悄話 比如新澤西州2013年那次差點把當時的州長Chris Christie拉下馬的政治醜聞“橋門”(bridgegate),就是新澤西博根郡(Bergen county)的報紙Record首先報道的。當時,Christie幾個部下為了對Fort Lee鎮的鎮長政治報複,故意把通往連接新澤西和曼哈頓的華盛頓橋上層的4條道關掉三條,造成Fort Lee交通癱瘓。後來三個當事人被定罪,其中2人坐牢。州長Christie雖然幸免於難,但很多人不相信他真的不知情。
================
所以Christie 在NJ 臭名遠洋
注冊很麻煩 回複 悄悄話 過去的四年對媒體來說是艱苦的四年,也是榮耀的四年
======================
能堅持報道正確信息的媒體難能可貴,有思想的人也一定能判別真假信息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