隴山隴西郡

寧靜純我心 感得事物人 寫樸實清新. 閑書閑話養閑心,閑筆閑寫記閑人;人生無虞懂珍惜,以沫相濡字字真。
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文章分類
正文

IF 賺大錢, 操弄的, 綜述為王,期刊異化 ZT

(2017-08-18 12:34:07) 下一個
[轉載]江曉原 穆蘊秋:揭開影響因子的學術畫皮

已有 195 次閱讀 2017-8-17 17:20 |個人分類:沙裏淘金|係統分類:觀點評述|文章來源:轉載    推薦到群組


唯名與器,不可假於人
 

 


揭開影響因子的學術畫皮

江曉原 穆蘊秋

上海交通大學科學史與科學文化研究院


 

揭開影響因子的學術畫皮①:影響因子是用來賺大錢的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766553


 

揭開影響因子的學術畫皮②:影響因子是可以操弄的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766569

 

 

揭開影響因子的學術畫皮③:綜述為王,期刊異化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766587

 

 


 

揭開影響因子的學術畫皮①:影響因子是用來賺大錢的

江曉原穆蘊秋/上海交通大學科學史與科學文化研究院


 

影響因子在當今中國的聲勢

期刊的所謂“影響因子”(impact factor),在中國當下的期刊評價體係中,特別是在科技期刊評價體係中,已經被推崇到荒謬的高度。舉例來說,英國的《自然》(Nature)雜誌如今在許多中國學者心目中絕對是高居神壇,而它之所以被學界捧上神壇,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它在風靡全球的“影響因子”遊戲中,長期遙遙領先——二〇一四年它的“影響因子”高達41.5,SCI期刊中位居第七。幾乎可以這樣說,對《自然》的迷信和崇拜,就是對期刊“影響因子”迷信和崇拜的表征。

這種迷信和崇拜可以達到什麽程度?看一個例子就可見一斑: 據二〇〇六年《自然》雜誌上題為《現金行賞,發表獎勵》的文章中說,這年中國科學院對一篇《自然》雜誌上的文章給出的獎金是二十五萬元人民幣,而中國農業大學的獎金高達三十萬元人民幣以上,這樣的“賞格”讓《自然》雜誌自己都感到有點受寵若驚。

在當前國人的錯誤認識中,普遍將期刊“影響因子”看成理所當然的權威學術評估手段,視為一種“學術公器”,用於衡量個人、學術團體、研究單位,甚至國家的整體學術水平。許多科研機構的管理部門,長期強調並用各種考核手段要求科研人員盡可能將論文發表在國外的高影響因子刊物上,卻完全沒有看到,這種要求不僅在學理上極為無理,而且正在實際上對中國學術造成極大傷害。

……

 


揭開影響因子的學術畫皮②:影響因子是可以操弄的

江曉原穆蘊秋/上海交通大學科學史與科學文化研究院


 

拙文《影響因子是用來賺大錢的——剝開影響因子的學術畫皮(一)》在《讀書》今年第五期刊出後,反響頗大,有點出乎我們的意料。也許這和“A類期刊”風波恰好在此時發生也有關係。這些反響讓我們感覺到,不妨將原先計劃中第二篇文章的寫作稍稍提前一點。

友人告訴我們,本刊第五期上的拙文已經“嚴重傷害”了某些人士樸素的感情——他們是如此熱愛美國《科學引文索引》(SCI)和影響因子,以至於當他們發現任何打算“詆毀”影響因子的企圖時,都會產生由衷的義憤,而拙文就被認為具有這種企圖。

關心此事的讀者想必還記得,拙文第一篇其實隻完成了一個任務——揭示影響因子遊戲背後的“科學情報研究所”(ISI)的純粹商業性質。這一點之所以有必要揭示出來,是因為國內學者、官員、管理人員和廣大公眾都長期忽視了這一點,所以筆者認為有必要提請各方注意到影響因子背後的商業性質。

然而,熱愛影響因子的人士對拙文的質問有一個共同點:商業化就必然不公正嗎?非商業化而不公正的例子不是也很多嗎?

但是,仔細閱讀拙文第一篇,其中有任何一句話可以被解釋為“商業化就必然不公正”這樣的意思嗎?當然沒有——因為筆者並不這樣認為。事實上,那篇文章根本沒有涉及影響因子的公正性問題。既然如此,上麵的質問豈非無的放矢?

讓我們言歸正傳,本文的任務是:揭示影響因子可以如何被操弄。先聲明一點:限於篇幅,關於影響因子遊戲的種種問題,包括它的不合理、不公正之處,並非本文所能盡舉,筆者準備在下一篇文章中進一步揭示。

雖然商業化並不必然導致不公正,但具體到影響因子遊戲,它的這些不公正之處和商業性質之間,則既有表麵的直接聯係,更有內在的本質聯係。所以熱愛影響因子的人士在閱讀本文之前有必要做好思想準備——你們熱愛的對象,行將遭到進一步的“詆毀”。

……

 

 


揭開影響因子的學術畫皮③:綜述為王,期刊異化

江曉原穆蘊秋/上海交通大學科學史與科學文化研究院


 

二〇一六年我們在《讀書》發表了兩篇討論影響因子的文章,第五期上的《影響因子是用來賺大錢的——揭開影響因子的學術畫皮(一)》旨在揭示影響因子遊戲的商業性質,以及該遊戲發起和主持者的私人商業公司身份。第九期上的《影響因子是可以操弄的——揭開影響因子的學術畫皮(二)》主要揭示操弄影響因子的重要手法之一:將期刊辦成“兩棲刊物”並大幅減少“引用項”(即學術文本)的篇數。不過,環顧當今《科學引文索引》(SCI)期刊影響因子遊戲前二十名的“頂級玩家”,上麵這個手法能夠成功解釋其中的一半;那另一半“頂級玩家”又靠什麽功夫稱霸江湖?這正是本文要討論的內容。

……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19915-1071610.html

上一篇:談談高考改革
 

1 楊正瓴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2]崔堯  2017-8-17 20:46
江曉原不是搞科技史的嗎 怎麽也弄起了信息統計學了
[1]楊正瓴  2017-8-17 18:05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