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留學生應該回國躲避疫情嗎?

(2020-04-19 18:14:58) 下一個

最近一段時間,中國的新冠病毒疫情有所緩解,世界其他地方的疫情加重。於是國內的親戚、朋友和同學們就開始聯係我,商量是否應該讓他們在國外留學的孩子回國躲避疫情。

其實這些熟人大都屬於國內的精英層,有的本身就是資深的醫生。他們經常出國,對美、加、西歐等地很熟悉。疫情之前,他們都自然地覺得,西方國家遠比國內先進,包括醫療條件,所以孩子在國外他們很放心。但是最近國內媒體和網絡把西方疫情描述得很可怕,好像武漢發生過的情況在西方國家都發生了,而且比武漢更嚴重,尤其是作為世界第一強國的美國,新冠確診人數與死亡人數都遠比中國高。於是他們不由自主地疑問,難道美國的疫情比中國更危險、紐約比武漢更糟?本來對歐美很熟悉、很有信心的人也動搖了,不知所措。

我並沒有醫學背景。熟人們找我詢問意見,隻是因為信得過我,覺得我在美國生活多年,並且也有孩子在上大學,還是在美國疫情較嚴重的地方,所以認為我應該了解美國的疫情。與這些家長交談了幾次之後,我發現他們的問題都類似,而且我的回答也逐漸定型。既然他們覺得我的話對他們有幫助,我就想寫出來,也許能幫助更多的人。在以下文字中,我主要對比中國和美國的情況,其他西方發達國家,比如加拿大、英國、德國等,與美國的情形大同小異。

中美在同一起跑線上

首先,新冠病毒對於全世界都是嶄新的,所以中國與美國大致處在同一條起跑線上。到目前為止,兩國都沒有特效藥物或治療方法,也都在研究和實驗一些新藥,比如Remdesivir、氯喹等,但都還沒有成功。無論孩子在哪一國,都可能染上新冠病毒,都可能發展成重症、甚至死亡。所以在疫情期間,孩子無論在哪兒都有風險,都要特別小心。如果不幸真感染了,在目前狀況下隻能靠自身免疫力抵擋病毒,不能指望醫藥的力量。醫療體係隻是給予輔助性的服務,比如為你測試病毒、給你一張病床、監視你的病情、在狀況加重時為你提供呼吸機等。總之,在技術層麵,孩子呆在中國或美國得到的醫療服務相差不多,中美都沒有決定性優勢。

兩國不一樣的地方在於,美國的醫療體係相對普惠,老百姓與達官貴人接受的服務差別不大。而在中國,一般人與高幹或有關係的人相比,境遇天差地別。老百姓在平時也會看病難、醫院裏一床難求、看不到專家、不受醫生重視等。有特權的人得到的服務則與美國比肩。中國的疫情爆發時,多地出現過醫療資源被擠兌,尤其在武漢,使得大量病人得不到醫療照顧,本來有生存希望的人也可能因此喪命。中文媒體和網絡盛傳,美國在疫情初期也有很多駭人聽聞的情況,比如紐約的新冠病人因為得不到床位而躺在醫院的走廊裏、醫護人員因為缺乏防護設備而穿著垃圾袋工作、危重病人得不到急需的呼吸機等。但是後來證明這些傳聞都是假的。即使在疫情最壞的時候,美國也沒有出現病人得不到正常醫療服務的情況。所以,出身於大陸內地老百姓家庭的留學生,如果不幸感染上病毒,在美國更可能得到正常的醫療照顧。但是如果孩子來自北京、上海等中心城市、家裏有地位和關係,回中國抗疫可能更好。因為這些大城市有良好的醫院和醫生,如果父母是高幹或與醫院有特殊關係,孩子可能得到很好的醫療服務。

圖1 微信中曾傳說這是紐約市醫院裏的情況,病人得不到床位,躺在醫院走廊的地板上。其實,這是西班牙馬德裏醫院裏的圖景。西班牙在疫情早期出現了醫療係統被突然出現的大量病人擠兌的情況,與疫情早期的武漢類似。但是紐約和整個美國的醫療體係基本承受住了疫情的衝擊,沒有出現病人得不到正常服務的情況。

圖2 這是紐約殉職護士Kious Kelly。右圖是他與同事們在疫情期間穿著垃圾袋工作的照片,曾被全世界各大媒體刊登。他死後,他的親友們曾呼籲全社會捐贈醫用防護設備。在微信上,很多人用他的故事做例子,聲稱美國醫院缺乏基本的防護設備。後來,他所在的醫院官方澄清,這張照片中的三個護士都穿戴著醫院提供的全套防護設備,醫院裏也沒有出現過醫護人員沒有防護服可穿的情況。Kelly生前有嚴重的哮喘病,而新冠病毒對哮喘病人的危害極大。他的死疑似與他的哮喘有關。

圖3 疫情期間,在武漢和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出現過呼吸機緊缺、危重病人得不到呼吸機的情況。微信上曾流傳說,紐約和美國很多地方嚴重缺乏呼吸機,危重病人因此麵臨不必要的生命危險。在4月15日之後的這幾天裏,美國疫情停止增長,社會緊張程度緩解。白宮疫情工作組在每天的記者招待會上總結說,即使在疫情最緊張的時候,美國也沒有出現新冠病人得不到正常醫治的情況,尤其是每一個需要呼吸機的病人都得到了呼吸機。

中美的數據對比

大概每個關心疫情的中國人,甚至世界各國的人,都驚訝於以下的中美疫情數據對比:

圖4 中美疫情數據對比

與我聯係的那些家長朋友們,正是因為看到這樣的數據,才開始懷疑美國的醫療體係,找我商量是否讓孩子趕緊回國。我覺得有兩個主要原因造成了違反常識的中美數據剪刀差,一是兩國的統計方式不同;二是中國出於政治動機故意造假。這兩個原因相互聯係。中國采用目前的統計方式,背後的關鍵動力正就是政治考慮、而不是醫療要求。

關於統計方式的不同,首先,沒有測試就沒有確診。美國測試了大約400萬人口,遠遠多於世界上任何其他國家。中國沒有公布確切的測試總數,但國際上普遍認為,中國的測試數量低於韓國。韓國測試了大約55萬人,中國的測試量應該低於55萬,而且很可能遠低於這個數,因為韓國一直堅持對國民測試,而中國早已停止了大規模測試。被測試的人口多,確診的人數自然就多。美國的總測試數比中國多了很多倍,很大程度上解釋了美國的確診數遠比中國高。另外,有做醫生的朋友講,國內的很多醫院已經不用測試盒了,轉而主要依靠透視辦法篩選病人。這樣確診的病人都是新冠感染已經發展到嚴重的肺炎階段,自然就排除了絕大多數輕症或無症狀新冠感染者,人為地大幅度降低了確診人數。

其次,關於死亡人數,美國廣義定義新冠死亡。如果病毒感染對患者的死亡或急救有影響,就被計入新冠死亡。例如,在我居住的賓夕法尼亞州,一位老人在家裏摔倒、傷及大腦,在搶救時發現他已經感染病毒。他死後就被算作新冠死亡,因為醫生認為他的感染影響了搶救。而中國狹義定義新冠死亡。病人的感染轉化成新冠肺炎,肺炎再嚴重惡化,造成病人死亡,才算是新冠死亡。其實,在新冠病毒感染者中,隻有很小一部分轉化成肺炎;在新冠肺炎患者裏,又隻有很小一部分嚴重到喪命。美國的醫生發現,在需要住院治療的新冠重症患者中,90%的人患有其他嚴重疾病。也就是說,很少有人隻因為感染了新冠病毒而成為重症患者。德國的研究人員解刨了在漢堡的全部44位新冠死亡人,發現他們都死於並發症,沒有一個純粹死於新冠病毒。他們原來都有嚴重疾病,比如心髒病、高血壓、癌症等,並且幾乎都是老年人。即使沒有感染新冠病毒,他們也將不久於人世。因為西方的新冠死亡定義很寬,所以他們都被納入。如果收窄定義,他們中的很多人就可能不算。定義的寬窄強烈地影響官方的新冠死亡人數。

美國對疫情確診人數和死亡人數的定義,符合國際通行標準。中國相對應的兩個定義,更接近新冠肺炎的確診人數和死亡人數,而不是新冠病毒感染的確診人數和死亡人數。新冠肺炎是新冠病毒感染的極端形式,占比很低。類似地,美國統計流感疫情,也遵從廣義定義。新冠病毒爆發以來,中國網民們開始關注美國曆年的流感統計數據。美國國家疾病控防中心CDC官方公布,每年大約有數萬美國人死於流感。很多中國人被這個數字嚇住了,根本原因是他們不理解美國的統計方式。美國人並不比中國人更容易死於流感。實際上,我和熟悉的朋友們從中國來到美國,都感到美國的環境遠比中國清潔、大眾接種流感疫苗也遠比中國普遍。我們在美國感染流感的概率比在中國時低很多。那些“死於流感”的美國人,幾乎都死於流感與其他疾病的並發症。一般中國老百姓覺得“流感是小病,不死人”,甚至經常不區分流感與感冒。比如老年人在秋天得了流感,在冬天死於多器官衰竭或敗血症。中國人會覺得他的死因是多器官衰竭或敗血症,想不到歸咎於流感。但是在美國,他會被計入流感死亡。中國人習慣和接受了狹義的“因病死亡”概念。按照這樣的標準,流感在美國也一樣“不死人”。

關於政治力量影響統計數據,這在中國是常態,人人都知道。但是具體細節是機密,老百姓無從知曉。我能看到的都是公開的部分,最多算是冰山一角。比如在疫情期間,“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 負責統籌全國抗疫。其人員組成偏重“維穩”,完全排除了醫生或醫療係統的人員。在“維穩壓倒醫療”的政治大氣候裏,武漢政府在疫情高峰時把測試盒的發放權從醫院和醫生手裏回收到疾控中心。疾控中心是行政部門,最高原則當然是對上級效忠,而不是救死扶傷。他們控製測試盒發放總量、以及發放給誰。有記者報道,很多病人的新冠感染症狀明顯、病情嚴重、甚至死了,也沒有得到測試盒,所以從沒有被計入疫情統計。這樣的死亡,也隻能算成普通肺炎死亡,不被計入新冠死亡。再者,疾控中心為了壓低新冠死亡率,選擇性地把測試盒發給疑似感染、但病症輕微的人,造成一段時間裏雖然每天的確診人數和死亡人數都大幅上升,但是病死率永遠保持在2.1%的統計奇觀。疫情高峰過後,中央鼓勵全社會複工,於是各地的政府內部文件流出,顯示各級政府直接壓製、威脅醫療部門,不許後者上報或公開新的疫情。

小結

武漢和紐約的疫情有很高的可比性。兩者都是大城市,前者的人口密度比後者還高。武漢在去年12月初出現新冠死亡,到1月23日才封城,病毒有近兩個月的時間自由傳播。紐約在3月14日出現第一例新冠死亡,3月20日就全城開始居家抗疫,中間隻相隔一個星期。另外,武漢出現了醫療體係被大規模擠兌的情況,很多病人得不到正常醫治,這是最容易造成大規模死亡的情況。而紐約的醫療體係基本容納了所有正常的醫患需求。按理,武漢的疫情應該遠比紐約嚴重,但是公布的數據正好相反,並且差距巨大。很容易看出來,武漢的疫情統計被嚴重扭曲。但是很多人還信以為真,並為武漢的抗疫成果驕傲。這種情況很像大躍進時期的“畝產萬斤”,旁觀者很容易看出荒唐,但是當時的全國人民都信以為真、引以為傲。幾乎所有位居高位、有頭有臉的人都加入吹捧,唯恐落後於人。比如錢學森還一本正經地發表了“科學論證”。中國社會就是這樣,大眾總是爭先恐後地順著權力信假相、說假話,卻極少有人敢於違逆權力探求真實、說真話。總體講,中國人尊重權力遠勝於尊重天理。

由於中美社會的不同特點,平民出身的留學生更應該留在美國,享受美國醫療體係的普惠;而特權家庭的孩子更應該回中國,既可以獲得優質的醫療服務、又可以與父母團圓。但是這幾個月以來我看到的情況正好相反。那些父母位居高位、經常出國,並且家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大城市的留學生,相對更願意留在美國應對疫情。大概因為這類家庭看得清世界大局,所以更信任美國。反而是那些來自內地中小城市,父母是小業主、基層公務員、或普通業務、技術幹部,家裏沒有特權或關係的孩子,經常以為疫情中的美國很可怕、中國更安全,著急要回家。也許在這樣的家庭裏,思想更容易受國內宣傳的影響,讓他們看不懂中美兩個社會的深層區別。總體講,在美國的中國留學生中,回國躲避疫情的並不多。而且有趣的是,有些父母平時在網上高調愛國反美,在疫情期間卻毫不猶豫地讓自己的孩子留在西方、不要回國。

最後,我希望把這篇小文送給所有留學生家庭,願大家都平安度過疫情!

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九日於美國家中

電郵:yuanzhiluo@yahoo.com 博客:https://www.lyz.com

相關資料

New York Times 2020/03/26 A N.Y. Nurse Dies. Angry Co-Workers Blame a Lack of Protective Gear.  https://www.nytimes.com/2020/03/26/nyregion/nurse-dies-coronavirus-mount-sinai.html

Lehigh Valley Live 2020/03/22 Coronavirus a contributing factor to Lehigh Valley patient’s death, coroner says, https://www.lehighvalleylive.com/coronavirus/2020/03/2nd-coronavirus-patient-dies-in-lehigh-valley-he-was-61-and-from-warren-county.html

USA Today, 2020/04/15, Coronavirus, diabetes, obesity and other underlying conditions: Which patients are most at risk? https://www.usatoday.com/in-depth/news/2020/04/15/coronavirus-risk-90-patients-had-underlying-conditions/2962721001/

財經雜誌 2020/02/02,統計數字之外的人:他們死於“普通肺炎”? https://matters.news/@Baylorye/%E7%BB%9F%E8%AE%A1%E6%95%B0%E5%AD%97%E4%B9%8B%E5%A4%96%E7%9A%84%E4%BA%BA-%E4%BB%96%E4%BB%AC%E6%AD%BB%E4%BA%8E-%E6%99%AE%E9%80%9A%E8%82%BA%E7%82%8E-zdpuAyRx8NgthNVvJyxonJyQCM7BRYhbg8MCkJ6NrbrsVAwxH

BBC中文,2020/04/08,肺炎疫情:為何各國死亡率差異這麽大,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2212318

中國科學報 2020/01/29,新型冠狀病毒檢測試劑盒為何“一盒難求”,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20/1/435257.shtm

王競德國記疫, 2020/04/10,新冠病毒死者死於什麽?http://wangjingcx.blog.caixin.com/archives/226119

Statista, 2020/4/19, Cumulative number of coronavirus (COVID-19) tests conducted in South Korea from January 23 to April 19, 2020, 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1102818/south-korea-covid-19-test-total-number/

維基百科,2019冠狀病毒病中國大陸疫情相關爭議, https://zh.wikipedia.org/wiki/2019%E5%86%A0%E7%8A%B6%E7%97%85%E6%AF%92%E7%97%85%E4%B8%AD%E5%9B%BD%E5%A4%A7%E9%99%86%E7%96%AB%E6%83%85%E7%9B%B8%E5%85%B3%E4%BA%89%E8%AE%AE

CDC, Disease Burden of Influenza, https://www.cdc.gov/flu/about/burden/index.html

本文的主要網上地址:

 

https://bbs.wenxuecity.com/bbs/currentevent/2108826.html

https://bbs.wenxuecity.com/bbs/studyabroad/4932146.html

https://bbs.wenxuecity.com/znjy/4932146.html

https://bbs.wenxuecity.com/rdzn/4361878.html

https://bbs.wenxuecity.com/kghy/3305610.html

http://blog.creaders.net/u/13147/202004/371730.html

https://news.have8.tv/2538457.html

https://www.popyard.com/cgi-mod/newspage.cgi?num=6787370&r=0&v=0

https://mp.weixin.qq.com/s/mmy8kxmqyhSqHrccYXvLCw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