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狼

宇宙無邊,有生命。人是動物,也是狼。來自遠方的狼,在想啥呢?
個人資料
大江川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歸檔
正文

文革新論(3)再說父親

(2009-05-28 20:19:22) 下一個

父親們偉大!

父親們雖然偉大,自己卻不善於將偉大加以言表。父親們可能知道,世人並不在乎這種偉大,世人也不咋理解這種偉大,父親們也就懶得去說。

我有點文字在父親節時寫過。

父親們承受一切,擔當一切,甘願用身心將一切艱難困苦溶解。

我的父親是世間億萬個當父親者之一,我並不咋寫他,不是因為他打過我,罵過我——家鄉人常說:“打是親,罵是愛,不打不罵出禍害”,對父母的教養,人們都習以為常。也不是因為他不偉大,我總是認為父親應該就那樣,父親就應該是偉大的,父親就是天,就是高照的太陽,就是可以依靠的大山,我已經習慣了父親的一切,因為這是我最終的依靠,他能管我的一切,包括我沒有飯吃,隻有找他去要。

我長大了,父親卻變老了。現在,我都老了,父親就更老了。是應該再多寫寫他老人家。 30年前,糧食要定量供應。一窩八口,孩子正是長身體時,那點糧食那能夠吃?酉吃卯糧,經常接不上撚兒。

那天清晨,天剛放亮,我們還在被窩裏,父親早早就起炕了,他披上大衣,再夾起一條米袋,悄悄出門而去。

時值早飯時,父親終於回來了,背回一袋玉米麵,玉米麵還是溫熱的,母親立即生火和麵,貼餅子給我們吃。我們吃得狼吞虎咽,那種玉米的清香至今還縈繞在鼻端。

原來,那天已經斷頓了——米袋裏再沒有一粒糧食。父親起個大早,走很遠的路,去市郊的北大橋,在橋頭苦等鄉下進城的馬車,他一個一個地問人家,他隻能偷偷地問人家,可有玉米高粱要賣?因為,私賣糧食是犯法的,找到糧食很難。父親終於買到了一點兒糧食,立即背到米麵加工場磨成麵粉,再急急地趕回家中。因為,父親知道,家中的一窩八口都在等米下鍋。父親走得很急,所以,到家時,麵粉還是熱的。我不知父親當時做何感想。 時光過去了幾十年,當我提起這事兒,父親卻不大記得了。總是說,當年是他沒能讓我們吃飽飯,說起我們挨餓的樣子,他似乎覺得挺虧欠我們的。

我上學時正是文革年代,當年“讀書無用論”盛行。父親卻偏要我好好讀書,見我貪玩兒,就罵我,我見他就要躲起來。

那時,實行走後門,人們也會利用些權勢以謀私利,因此流行一句話,說是:“學好數理化,不如有個好爸爸”。我少不更事,回家就順嘴把這話講給父親聽。父親聽過,搖頭歎氣,沒多說啥,但是,我看出父親的臉上寫著一種痛苦與悲哀。我猜,父親一定想狠狠地打我一頓,又忍住了。我至今為此而愧疚,我不該將父親的心刺得太痛!當然,如我所說,世人大多也不會將父親們的偉大看重,人們覺得父親們天然就應該偉大,這種觀念應該糾正。

人們應該重新審視父親們。

現在,我早已成為父親。當然,我至今也沒有一絲偉大之感。

以前,我總想多多保衛別人,有時,保衛的不好,自己就會覺得很沒麵子,好像做父親就要這樣,即使不做父親,自己還是個老爺們兒,也要硬充好漢。這樣做,我也不知是對還是錯。似乎天下的老爺們兒都有這種癖好,我也不知我觀察的是對還是錯。

現在,我給別人當父親,我還要奉養我的老父親,老母親,我這父親就不好當。我經常勸人家,要鍛煉身體,保衛自己!看來也要說給自己。父親們雖然是強者,但也是血肉之軀,也要睡覺,喝水,喝酒,食肉,也要跟誰說說知心話,也需要點兒溫柔,也要躺下來歇歇。。。

世界上,天下母親們的平均壽命都長過父親們。 對此現象,學者們有各種解讀。

依我看,基因數碼鎖定的天年都所差無幾。

與母親們相比,父親們可能承載著更多。 連金屬都會因疲勞而提早斷裂,那偉大的父親們也就不是萬能的。

人們也要提醒父親們歇一歇! 即使是一架印鈔機,轉得過熱也會自己停下來。

不去說父親偉大,是因為父親們也是很偉大的!

[ 打印 ]
閱讀 ()評論 (7)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