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憶甘南

(2009-04-01 22:19:50) 下一個

英子


得剛大學畢業不久,我有一次出差的機會去了甘南藏族自治區。我記得我和我的同事是坐了很長時間的汽車才到那裏。我的同事是漢藏混血兒,會講藏語,甘南是他的老家,我很幸運有他作向導,要不然我絕對會把自己給丟了。
在甘南的時候我們去了拉樸楞寺,看了喇嘛念經的場景,寺裏的喇嘛還帶我們去轉了經幡,我看到大殿上供奉著佛祖的雕像,還有班禪的畫像。我隻認得班禪,那時候中央開會他還是在台上頻頻出現的,不過從來沒聽到過他講話,不知道他漢語講的如何。
後來在我的要求下,我的同事帶我去了一個喇嘛的家裏,進去之前,我的同事就對我說,他們會給你吃酥油藏巴,馬奶,還有藏茶,你不能吐出來,要不然喇嘛會把你趕出去的。喇嘛有一個一個獨立的院落,院落中陳設簡單,好像和一般的牧民的家裏很像,喇嘛的屋簷下都涼著肉幹,那是牧民供奉給他們的,燒火的木材也有牧民送來,點燈的酥油更是不會斷的,藏民的宗教信仰謙誠質樸,是他們生活中重要的事情。對喇嘛的供養是他們的義務。
這一家喇嘛有兩個人,一老一小,老的大約五十多歲,古銅的膚色,曆經風霜,但看起來很健康和藹的樣子,小的大約有十八九歲,看到我們來了,很害羞地躲到院子的一角,老喇嘛叫也不肯回來。
我們在他們的炕桌邊聊天,老喇嘛用木碗為我做了一塊酥油藏巴,他還告訴我的同事,看到我是漢人,怕我不習慣,特意多放了糖,我拿起他用手掌握成的一塊酥油藏巴,汗都快出來了,老喇嘛笑眯眯地看著我,我隻好心一橫,吞了進去,一股濃烈的 膻 味翻了出來,我幾乎馬上要吐出來了,我的同事緊張地看著我,對我說,不能吐,不能吐,我忍了半天,終於咽進去了。我的同事才鬆了一口氣,還對老喇嘛說謊,說我覺得很好吃。我的天,我可不能再吞了,還好老喇嘛沒有過度熱情讓我再吃一個。
吃了酥油藏巴,老喇嘛果然對我們的更加親切,他拿出他的經文和相冊,給我們講起了他的出家學佛的生活,他們講藏語,我的同事沒有給我一一翻譯,我倒是翻了他的相冊,裏麵都是些宗教人物和場景,好幾個相片是達賴的,他的童年,青年的相片看起來很文靜的樣子。還有達賴和他母親的合影。相片中的達賴英俊文雅,戴一付英式眼鏡,站在母親身邊,非常洋派的一張照片。
在藏族的習俗裏,家中有幾個男孩的話,一般就會送一個出家,一個是對佛的奉獻,另外也可能是出家可以比較平安地生活,藏族的遊牧的生活很苦,父母可能期望孩子出家可以過上不太辛苦的生活吧。
最近關於西藏的事鬧得沸沸揚揚,讓我聯想起 以 前的這段往事,希望我拜訪過的那一對師徒喇嘛,能夠平安。也希望國家平安,人民和睦 。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