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老冒屯筆記:重執水壺序

(2009-03-04 15:12:16) 下一個
老冒屯筆記:重執水壺序


2009-03-04


上幾周連續春雨,有時竟是連夜豪雨。盡管確是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去年冬旱,縣政府還吵吵著說要限水。但人的心理其實很難用理智控製。有時即使理智上明白了的,感情上就是扭不過來。比如這雨,就把我的心情給澆得濕透了,惡劣到了極點。

再加上股市也連著大跌五天,那指又跌回到2000年三月網路泡沫破滅後的最低點,也就是1,300左右。這象我在年初展望時說的,又到了考驗雙底能否守住的關鍵時刻。

今天一早醒來,一看窗外,哇,陽光從所有的窗子裏淌進來,頓時覺著整個房子都是暖意,要不是discipline,真想懶在床上不起來。

天氣預報說今天還有shower。但我管不了那麽多了。早上上班去冒險把車篷放了下來--半個多鍾頭的車程,要開在高速上中間下起來,可就成落湯雞了。可我頂不住陽光的誘惑,眼一閉,TNND,不管了!

雨後天晴確是最寫意的。天也象心情似的,盡管周邊山頭上還有不少輕絮似的雲,有些雲塊白中帶灰,一幅潑墨山水--這可能就是傳說中的雨積雲或雨層雲吧--但整個天穹的基本色調是純淨的碧藍,藍得耀眼,藍得溫柔,藍得讓人心疼,藍得讓人消魂,心中自然就浮起了“碧海瓊田三萬頃” --不過不是“著我扁舟一葉”,而是著我輕車一襲。

雨後的陽光似乎也挾帶著瀲灩水光,從頭頂直瀉下來,似乎要從車箱裏滿溢出去。雨後的空氣也似乎特別的清新,連路旁雜草雨後發出的氤氳氣息,似乎都覺著特別的好聞。

記得從local進入880高速時,那ramp-up的引橋挺長,有相當的坡度,但又是雙股道。我開車本來就有些野,車性能又好,輕點油門,猶如太公兵法之以心使臂以臂使手,車就象脫韁的野馬,風馳電逝躡景追風般呼嘯而上,一路左衝右突顧盼生姿,如青騅避箭神發天機。勁風獵獵撲麵而來,車首懸掛的玉飾在風中舞蹈,前招三辰後引鳳凰。每過一車,由於兩車間空間驟然變窄,流體動力學決定空氣流速加速,形成短促尖嘯聲。一路嘯聲如洪七公登桃花島,此起彼伏。敞心快意,莫過如此。

股市似乎也隨著天氣起舞:三大指數全部從穀底強勁反彈!

不過這早春二月的天著實難料,倒是說變就變。就在我寫這些時,又變成暴雨如注了。就象《Troy》裏Hector說的,"Sometimes the gods bless you in the morning, and curse you in the afternoon." 但凡事難的是趨勢扭轉。無論心情或股市,怕的是一旦進入下降趨勢或壞心景在陰影中越陷越深不能自拔。一旦奮力突出,即使天上黑雲壓城陰霾如墨,心中仍可管自一片光風霽月。

但願股市如我心。歸根結底,市場心理就是集體心理 (Collective Psychology) 。

忽然想起自行走江湖以來,一路大大小小挖坑數個,近來慵懶疏於灌水。遂決定自今日始,坑無論大小,雨露均沾。

是為序。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