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我的幹媽

(2009-03-27 14:33:38) 下一個

英子

 我的幹媽 RUTH 是我在內布拉斯加上學的時候認識的 , 她對我開始在美國生活的幫助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 , 我在那個幾乎看不到中國人的地方突然遇到一個講普通話 , 英文和中文都講的清晰文雅 , 又溫厚的長輩,當然出奇地依戀 , 很自然就發展成母女一般的友誼了。她沒有結過婚 , 無兒無女 , 我就成了她的幹女兒了。
RUTH 出生在上海的一個醫生家庭 , 從小在教會學校讀書 , 後來上海動蕩 , 她遠去泰國和菲利賓求學 , 其後又在香港教會中學教了十年書 . 三十多歲又來到美國 , 獨自生活在納布拉斯加的一個偏僻小城裏 , 住了四十多年 .
年近 80 的 RUTH 幹媽每年都要出門遠遊 , 她的遊蹤遍布全球 . 年輕的時候她隨教會的演講團到世界各地演講 . 以後是每年至少一次的遠遊 , 年紀大了以後也是每年一次的台灣 , 香港 , 大陸行 .
我曾經問過幹媽 , 為什麽她一輩子不嫁人 , 她說這是她的選擇 . 在她成長的歲月 , 社會對女性的限製還是很多 , 結婚對女性的限製會更多 , 她的幾個為教會工作的老師都是終身未婚 , 可能也有她們的影響 .
她在香港工作的教會學校的校長和教務長 , 一直和 RUTH 幹媽保持著重過親情的友誼 . 校長活到近 100 歲 , 近年剛過世 . 她是被來自英國的一對傳教士夫婦收養的汕頭孤兒 , 他的養父母在香港創立了一間教會學校幾一間教會醫院 . 她自英國大學畢業以後就一直在養父母創建的學校教書 , 她的學生遍布世界 , 一直到她去世 , 每年都有學生去看她 , 有的更是陪在她身邊照看她一兩個月 .RUTH 幹媽更是把她當作母親和導師 , 每年都去看她 ,, 守護她的最後歲月 , 連醫院的護士都說她是最專業的護士 .
她們的教會學校不僅僅是教書育人 , 更是為無數走投無路的窮人找到生路 .RUTH 幹媽講過這樣一個故事 . 一位七八十歲的住在加州 . 薑太太 , 通過各種途徑找到 RUTH 幹媽 , 打電話給她 ,, 一口氣用四川話講了無數感恩的話 , 叫 RUTH 是她家的大恩人 . 好半天幹媽才弄明白 , 原來她的三個孩子都是 RUTH 幹媽的學生 , 當年她帶著三個孩子從四川老家冒著生命危險逃出來 , 那時國內在搞土改鬥地主 , 她的婆家被定為地主成分 , 公公婆婆性命難保 , 她先生又遠在德國留學 , 早已音訊全無 ., 她和孩子如果逃不出來 , 也是死路一條 .
那時候像她這樣身無分文的人到香港都會去教會求助 . 孩子們也在教會的安排下上了學 . 學校不僅幫孩子 , 還要幫他們一家人找生活 . 薑太太就是在教會和學校的幫助下找一點洗衣服 , 做手工的活來維持一家人的生活 . 漸漸在香港養大三個孩子 . 更沒想到孩子們竟成長的如此優秀 , 相互輔佐留學 , 三個人都成為醫生 . 薑太太可謂老來多福 , 她念念不忘當年幫她度過難關的 RUTH.
RUTH 幹媽老是笑著說她無兒無女 , 可是養大了無數別人的孩子 , 在她的家裏 , 我也經常看到從世界各地寄來的卡片 , 都是叫媽媽 , 還有叫奶奶的 , 她到處走動 , 也是好多勝似兒女的孩子的邀請 , 去參加孫輩的婚禮 , 畢業典禮 , 重孫輩的洗禮等等 .
我帶女兒去探望她以後 , 女兒也成了她常常惦念的外孫女了 .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