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雅非: 理解對立:範跑跑PK郭跳跳觀後

(2008-07-25 14:55:55) 下一個

理解對立:範跑跑PK郭跳跳觀後

雅非

 

早就聽說範跑跑PK郭跳跳的辯論,但一直沒有看到。在海外就是這樣,什麽都比國內慢一拍。前些日子,朋友發來一虎一席談範跑跑PK郭跳跳節目的錄像鏈接,說因為我是老師,想聽聽我對這件事的意見和想法。我看了,很有感觸。

我的第一個感觸是:我看好中國在言論自由方麵的進步,看好中國在講求人性方麵的變化。範與郭的辯論很真實,很激烈。到場嘉賓和現場觀眾的參與也都很認真, 很動情。看得出所有人都在說自己內心的話,都在張揚自己的關注和自己的主張,而且是就一個社會道德和職業道德的問題,是就一個人性情感和人性行為的問題。 其中,各方麵的辯論者都多次提到人權,人作為一個人的權利,作為一個教師的權利,作為一個學生的權利,或者作為一個家長的權利,等等等等。對人權這個概念的多次提及和討論標明中國社會在這方麵的進步。拋開主張和見解不談,就隻說中國人可以在國家電視台上就自己在人性問題上的觀點暢所欲言這件事,我 覺得這實在是一個進步。這個進步具體地說是中國社會中人們在人權意識上的進步;概括一點說是社會中人們對個人的情感與思考開始具有尊嚴感的進步。換句話 說,誰也不能再對某個中國人說,你的情感或者你的見解不重要,因為你沒有金錢,你沒有地位。誰也不能再對某個中國人說,因為如此如此,所以你算老幾?範與 郭的辯論及其社會的廣泛參與對中國社會的人性化是一個促進。從這個角度說,範跑跑事件是一件好事,不是一件壞事。

第二個感觸:似乎年輕的一代讚同範跑跑的居多,而年老的一代反對範跑跑的居多。這說明年輕的一代較之年老的一代在道德問題上更加相對,更加寬容。這是現代 社會的特點,中國在這方麵也受到影響。我這樣說,讀者可以聽得出我語氣中的模棱兩可。實際情況是,我觀察到道德觀念的淡化是現代社會的特點,但我本人並不 希望任何社會在這條軌道上滑得太遠。道德觀念的淡化發展到極致就是道德觀念的淪喪。不知道誰會希望看到現代社會走向那一天。任何事物最完美的狀態都是居中 的平衡狀態,就道德觀念來說,也是即不要道德高於一切,也不要道德完全淪喪的狀態是最完美的狀態。人在生死關頭所作的抉擇受很多因素的影響,所以在人的故 事中這樣的時刻和抉擇最富有矛盾性,也之所以而最富有戲劇性。這也是為什麽很多最精彩的文學作品和影視作品都是精彩在描述或者展現人在生死關頭所作的抉擇 的。範與郭的辯論及眾人的參與之所以精彩也是精彩在事件本身的矛盾性和戲劇性。如果能承認範跑跑事件的矛盾性,就不難在辯論中保持客觀。

第三個感觸(實際上是觀點):我讚同低級本能高級本能的說法。這種說法是說,動物都有低級本能,都知道在生死關頭逃生或者護犢。但人是高級動 物,人不應該隻有低級本能。我認為,更確切地應該說,人是人,但人也是動物。人具有低級本能也具有高級本能,甚或可能是這樣的:有的人低級本能強一些,有 的人高級本能強一些。應該說不能用低級本能評價所有的人,也不能用高級本能要求所有的人。範跑跑在人群當中,應該是低級本能較強的那種,他的低級本能表現 在他在生死關頭先自己逃生,也會先護犢(他自己在文章中說,即使是他的母親他也不會先救,但若是他的女兒,他會先救)。跟那位救了四個學生然後自己喪生的 譚千秋老師相比,範跑跑的高級本能顯然是等於零的。不知道人們記得不記得美國佛吉尼亞理工學院那起韓裔學生槍殺很多學生的事件,其中就有一位教授用自己的 身體擋住教室的門,讓學生們有時間越窗而逃,自己卻飲彈身亡(這位教授是希特勒猶太人集中營的生還者)。這位教授的高級本能是無限大。從人性的角度說,低 級本能和高級本能都隻是本能,不是意識,都隻是條件反射,不是有意選擇,所以,從這個角度說,範跑跑的行為無可非議。

第四個感觸(也是觀點):教師是一個職業,每個職業都有在職業道德方麵的要求(這個在辯論中已經強調了很多了),每個職業也都有在職業能力方麵的要求。我 觀察到,反對範跑跑的人在要求吊銷範的教書執照的時候,引證的事實是他沒有職業道德,而不是他沒有職業能力(辯論中沒有提到這兩者的區別)。在職業能力方 麵,範跑炮恰恰是數一數二的(他自己說他是中國最好的教師之一),可能也是為了這個原因(職業能力的原因),他的校長並沒有開除他。這就形成了一個悖論: 從職業能力上說,範跑炮應該繼續任教,而從職業道德上說,範跑炮應該終止任教。其實這也並不奇怪。人類社會所有的問題都是悖論,都無解,不信你就把任何一 個問題都拿出來辯論一下看看。所以,管理社會的最佳形式是法律,是最高法院。如果中國的法律把師德定位法律,把保護未成年人作為教師職業的法律,那範跑跑 就應該被開除。我在美國任教十八年,看到過被開除的老師都不是職業能力上的問題,而是職業道德上的問題,而校方在開除這些老師的時候一定是認為自己是有法 可依的,不然教師工會不會放過他們。範跑跑事件,我認為比較困難的地方是教師保護未成年人的職責是否是法律條文。如果是法律條文,那範跑跑沒跑 。如果隻是一個沒有法律效用的對教師的道德要求,那範跑跑絕對又有的跑。

總之,範跑炮事件是好事。它把中國社會對人性與人權的辯論推進到一個公開的場所,它是一個引人注目的題目,使這場辯論廣泛化,深入化。或許它最終會促使國 人認識到,在對立中生存是現代社會的一種自然生存狀態,這個對立包括個人與個人的對立,個人與眾人的對立,包括團體與團體的對立,政府與民眾的對立,也包 括觀點與觀點的對立,意識形態與意識形態的對立,等等。等到國人都明白了這一點,國人或許就會明白,對一個社會來說,強調和諧不如理解對立。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