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華光: 文明道歉的啟迪

(2008-06-09 15:56:21) 下一個
文明道歉的啟迪


澳大利亞總理陸克文剛一上任,就做了一件事,使人印象深刻。那就是他代表政府正式向原住民道歉。為早期從原住民的家庭裏,強行奪取他們的孩子,送到白族家庭中寄養的行為道歉。他說,我們過去做錯了。

政府首腦把弱勢族群的代表邀請到執政大廳裏,當麵向他們恭敬地承認,過去做錯了,請求原諒。這種看起來簡單地“文明道歉”的做法,卻顯示了執政者開明大度的胸懷。


雪災時,總理溫家寶也作出了表率作用,他向圍困在廣州車站等候回家過年的民眾們道歉說:“對不起,我來晚了。”表達了請求災民原諒的心情。前不久,法國總統薩爾科奇向殘疾火炬傳遞手金晶遭搶一事,公開向其本人鄭重道歉,也展現一定的胸懷和氣度。還有,前些日子,加拿大總理正式向當地的華人道歉,承認當年收華裔人頭稅是錯誤的,並讚揚華裔族為加拿大國家所作的一切貢獻。


在文明的社會裏,用謙卑、寬容大度的姿態執政,也是和諧社會的一種。盡管強硬高壓的姿態是執政的方法之一,但不知是否能夠帶來真正的和諧社會?


無論是身居高官還是身為貧民百姓,是否可以捫心自問,有沒有曾經做錯了,需要有個文明道歉。其實,謙卑不是自卑,道歉是大度的展現。


往往實現了自由民主公投的國家首領,更容易向普通民眾道歉,因為他們要維護在選民中的形象和支持率,因為他們深知能夠當權在位是大選得勝的結果,選民決定了他們能否連任的可能,也是他們執政的評估者。可見,向普通民眾道歉的習慣,有它一定的社會根源。相比之下,靠繼承和任命得權的國家首領,向普通民眾道歉的機會相對少些。因為他們的當權在位無需選民決定,道歉和不道歉都無必要,反而道歉更有失身份和丟臉麵的感覺,所以,還是堅決不道歉的好,即使引起了強烈抗議和爭議的事情也不道歉。權在我手,你有何能耐?這也就是民主共和和集權共和的明顯差別。


看來,西方政府向弱勢群體道歉和承認在執政曆史中所犯下錯誤的行為

是民主體製的道德規範,是被西方世界普遍接受的執政道德理念。向普通民眾道歉的文明做法,不但無損於形象的建立,反而促進了形象的樹立。這種有利於和諧社會和與世界接軌的文明道歉應當成為開明治國的借鑒,不妨值得一試。

正如俗話所說“時事造英雄”那樣,也可用於“體製造明君”之說。明君向現實中的個人或群體做文明道歉的舉止,需要一定的勇氣和謙卑的個性修煉;相比而言,明君向曆史上的人和事做文明道歉的決定,則需要更大的文明民主體製的支撐做後盾。


[ 本帖最後由 華光 於 2008-6-4 07:12 AM 編輯 ]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