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女人家眼光看大選

(2008-02-27 18:31:47) 下一個

女人家眼光看大選


樓蘭


我為希拉裏·克林頓競選捐款了,是在她連輸奧巴馬十州、競選經費拮據而不得不自掏腰包的時候。我不想當也沒能力當“獻金大戶”,就連拿出這點點錢都沒獲得家裏領導的批準。是啊,很多人覺得克林頓參議員大勢已去,而轉而把選票和捐款投向奧巴馬。看來“牆倒眾人推”這話在哪國都靈驗呀!我在猶豫了若幹天後,當知道克林頓大嫂又輸掉了威斯康星和夏威夷兩周的民主黨初選,反而按捺不住去她的競選網站捐了款。這點錢可以說是杯水車薪,更沒指望因此會扭轉大局,但不出這點血,就辜負了我自己對她的佩服。


喜歡一個人和佩服一個人是兩個不同的概念。無論是對身邊熟識的普通人,還是對並不相識卻聞名的公眾人物,喜歡的不一定佩服,佩服的不一定喜歡。如果某熟人讓咱既喜歡又佩服,那彼此一定成為好朋友;如果某公眾人物讓咱既喜歡又佩服,那就一定成為其鐵杆粉絲。而咱這種經曆的人早已不會去盲目崇拜,更難有喜歡兼佩服雙容的偶像,尤其對政客。


對於希拉裏,我說不上欣賞她的全麵個性,卻一直佩服她的政治能力。不喜歡她的人說她虛偽貪婪善於算計野心勃勃。這讓我記起曾經聽過一位華裔女作家的講座,講的是“女性在文學中的地位”。當然,古今中外,女性角色無論在真實社會上還是反映到文學作品中,通常都處於被歧視或可憐的劣勢地位。那位女作家舉的一個例子就是希拉裏剛宣布參與總統競選時,美國媒體包括很多名人都對她攻擊。前總統福特也說:“這個女人有野心。”那位文質彬彬的女作家對此指責說:“這話簡直豈有此理。哪個從政的人沒有野心?沒野心的人能當政治領袖競選總統嗎?為何男人有這種願望就是雄心壯誌,而輪到一位女性出場卻被貶為野心勃勃?要說希拉裏的錯誤,就是她是個女人而已。”

如果從是否好女人角度來評說,希拉裏確實算不上溫良恭儉讓型,跟三從四德的標準滿擰,這方麵我倒更喜歡老少兩位布什夫人的和藹可親賢惠。不過,選總統又不是評賢妻良母模範女性,布什婆婆媽媽們顯然不是從政的料兒。像克林頓大嫂這樣具有競爭總統能力的女政治家還真是幾十年都不見得遇上一個呢,就衝這,咱身為女人的也得支持她一把。

世界上很多民主還是不民主的國家,都有女皇女總統女總理女總督的,號稱民主開放的美國卻落後了,以往的總統競選是清一色白人男性在表演。我盼著啥時能選出個女性或少數族裔總統,也算證明這個國家真正提倡多元化。今年的總統大選,共和黨一方照舊老一套的白人男性當道,沒啥意思。而民主黨裏呼聲最高的一個是白人女性,一個是黑人男性,有看頭多了,先叫個好!不過沒想到民主黨的多元化搞得也太熱鬧了,恐怕有鶴蚌相爭漁翁得利的危險。

我本不是一個關心政治的人,主要是從小在中國就被政治給搞怕了。那年月,你想遠離政治當逍遙派還沒那麽容易,政治偏偏要來搞你,一不小心就會被扣個白專典型反動反革命之類的帽子,因此人人都不得不提高政治覺悟。闖過那種階級鬥爭大風大浪的吾輩之人,哪個沒有點路線鬥爭時局分析頭腦。記得剛來美國時,大陸留學生學者們侃起國內國際政治來,聽得那些港台和外國學生們一愣一愣的。要真想玩政治,港台和海外華人們都搞不過大陸出身的。不過眼下時過境遷風水輪轉,倒是全民選舉的台灣人更精通政治鬥爭,而大陸的新一代多數變得不問國事沒政治頭腦了。

這話扯遠了,回頭來說自己。來到美國這個自由民主國家後,不用擔心政治來搞你,何必去管那麽多政治呢?然而我在職業中卻免不了跟政治政客打交道,工作中遇到涉及政治的也得認真去幹,對美國民主政治哪怕不感興趣也得了解,潛移默化受了熏陶。但我個人還是想躲政治遠點。多年前,曾經有大學給獎學金請我去讀個啥政治類的博士,說是專門培養少數族裔政治精英的專項,我說謝了吧,咱可不是搞政治的材料。香港回歸的那年,有主流電視台邀我當華人代表談談感想,我說算了吧,您還是另請高明為好,咱可不善於做政治秀。說實在的,搞政治的人選,要有頭腦、能力、魄力、和膽量,也要有雄心(就是野心)。我自知之明起碼一多半都缺乏,因此別說專業從政,就是當個普通老百姓都懶得操心政治。所以我真挺佩服希拉裏那樣的政治人物的,一個女人家,要敢於投身汙濁政壇與老奸巨滑的男人們打拚,您以為容易麽?反正咱自己是沒這本事。

後來我入籍成為有投票權的美國公民,這民主權利可不能浪費了。不過也沒花很多心思去研究從地方到中央的候選人,每次投票隻是跟著自己的感覺走。不是說女人家“頭發長見識短”嗎?我承認自己參與政治選舉,多半隻是看實惠憑感覺,而沒工夫去研究每個政客的政綱理念,因為就是研究了也不見得鬧得懂。

就說總統大選吧,我投了兩屆票,也失望了兩次。卻也證明咱的直覺沒錯,我沒投他票的這個布什總統,這些年來確實把美國搞得一塌糊塗,再讓共和黨這樣搞下去,真擔心咱們以後的退休金還有戲沒戲哪!我失望的是,美國人民的政治覺悟真是不敢恭維,已經選過他一次,明知不咋地,居然還能讓他連任一屆。

從業過媒體的我心裏也明白,美國人尤其是所謂“紅脖子”百姓們,還是很聽媒體忽悠的,也容易相信競選人的花言巧語,哪兒具備當年經過政治鬥爭錘煉的中國人民那麽高覺悟和瞻前顧後的分析水準呀,因此推舉出個低智商的總統也不足為奇。不過我琢磨這政治覺悟跟民主意識好像還真不是一回事兒。因為從另一方麵看,美國人的民主意識又是相當有水平的,像前兩屆大選那樣的票數接近有爭議,要是放到其他國家,八成鬧出暴亂政變流血內戰之類的了,可美國人民卻心平氣和地接受了結果。咱不得不佩服廣大美國群眾的大度,為了民主舍得付學費,充其量讓這好戰總統再幹四年,大不了就是挪用國庫多往戰場上仍個千百億美金罷了。

咱自己因為不熱衷政治,其實也沒多高的美國政治覺悟,連共和民主兩黨的綱領有啥異同都整不清楚。隻知道共和黨趨於保守,堅持為美國大資本家們服務;而民主黨開放些,較多關心弱勢群體和新移民的利益。咱雖然至今屬於無黨派,可作為一個新移民,下意識地較偏向民主黨,特別是對當前這共和黨總統的戰爭主張,咱是堅決不認同的。我沒仔細琢磨過兩黨的綱領策略,隻是眼見這些年來美國經濟在不斷走下坡,越反恐越出亂子。我不明白這倒黴的伊拉克戰爭無底洞為何要讓美國納稅人長久填下去?美國同事們說:“老百姓沒人能明白,不過那些石油軍火大亨們心裏明白。”這提醒我當年在中國受過的教導,帝國主義的侵略本性就是出於那些大資本家們的利益,如今在帝國主義國家混了幾年,這覺悟咋降低了呢?還是不該忘了自己新移民本色去與“戰犯”們同流合汙哇。

擁護共和黨政策者批評民主黨姑息懶人非法移民社會渣滓,給那些好吃懶做的低收入者太多福利。也有新移民包括華人尤其中產階級因此青睞共和黨。我咋反倒覺得恰好在這點上共和黨思路缺乏點同情心呢?好比中國的農民工子女因為沒戶口沒錢而不準在城裏學校讀書,對交不起醫療費的患者醫院寧可見死不救,該不該講點人道給窮苦人民一線生路呢?想想美國主戰派一個提案就往伊拉克戰場追加個數百億,這些錢要是救濟低收入貧民的話,可以夠多少人吃多少年的?何況除了直接補助眼下確實生活困難的貧困階層外,政府也在提供各類教育計劃,讓新移民和低收入者及後代能受到職業技能和英語培訓,增加他們的謀生能力,從長計議來減輕國家負擔。再說了,如果納稅人們的貢獻能夠救助弱勢群體,不也是行善積德,總比把你交的稅錢化作炮彈去殺外國老百姓強吧?其實,那些掙個幾十萬年薪的中產新移民,以為自己就可以加入美國主流上層富裕集團了麽?人家共和黨及其服務的大老板大財團們,還不是覺著你連富裕中農都不夠格,民主黨要打土豪分田地也打不到你們頭上。世界上一些高福利的民主國家並沒因為救濟窮人吃點大鍋飯被拖垮,因此有人比喻說資本主義後期就發展到社會主義。倒是美國這般打仗下去國力消耗太快,興許沒熬到後資本社會主義時期就衰了。

在多黨製的民主美國,不同政黨能夠求同存異攜手執政,說明策略都有相通之處,共和民主兩黨的鬥爭遠不像當年國共兩黨那麽你死我活,若將其比作帝國主義和社會主義之爭就言過其實了。而每個黨內也有持各種政見者。就說這次民主黨的黨內初選,當務之急是推舉出能與共和黨候選人抗衡的得力人選。奧巴馬與克林頓的綱領不過大同小異而已,二人到頭來還是同一戰壕的戰友。我沒有認真聽過他們任何一場辯論,隻憑直覺認為二人各有特長。這次我本希望克林頓大嫂能初選勝出,代表民主黨去競選總統。倒不是因為咱女人偏向女人,而是覺得應從長遠考慮。我對奧巴馬這小夥子更沒成見,但覺得他還年輕也確實少點經驗,而他隻要堅持向前走,早晚能登上總統寶座。這次他若黨內出線,一是不知是否能與老資格共和黨馬凱競爭,即便當上總統,萬一搞得不好倒斷送了日後的政治生命。

而希拉裏則經驗老到,還有個前總統老公助陣,買一送一多劃算?那克林頓甭管人品咋樣,他當總統之時是美國經濟最興旺的年代,因此盡管拉鏈不緊緋聞遍地,美國人民也舍不得彈劾他。當年我的美國同事們就說:“比爾不是個好男人,卻是個很好的總統,好就好在他用的人都對頭。”他的夫人可能不算個好女人,卻興許是個好女總統,尤其是有善於改善經濟的前好總統的班底。再說如今六十歲的克大嫂正當年,如果她能當個四年八年總統把美國經濟抓一抓,日後更年輕的奧巴馬可以再接著競選。如果克大嫂不大稱職,她也不在乎了。而奧巴馬正好說讓俺來重振江山,民主黨也積蓄了後備力量。可是假若反過來,奧巴馬先當總統,數年後克大嫂要想再卷土重來,作為女人就有點老了。我奇怪民主黨的大佬們為某個候選人背書時咋連這接班人理論都不懂?怪不得每選上一次總統下屆就沒後勁兒了呢。這倒是民主黨內的問題,缺乏統一的政治綱領和遠見。

出於種種考量,哪怕克林頓大嫂在民主黨內出不了線,我也要捐錢表示一下支持。如果有更多的人能提供更多的杯水,管他能否救車薪,積少成多也是力量。咱總得仗義一把投票捐款,也算表個態度。無論如何,希拉裏哪怕當不上總統候選人,也會是在美國政壇叱吒一陣子風雲的女強人。

有人問,如果希拉裏敗給奧巴馬,支持她的選民是否會去投共和黨的票?反正我是堅決不會如此!這次無論誰出線成為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終選時我都會投他/她的票。咱不懂政局,就從最實際的出發,我實在受夠了共和黨總統的戰爭欲望,也被這日漸高攀的油價折磨得很痛苦,加上擔心就業市場退休金之類,迫切期盼改朝換代。這麽說吧,就算某位民主黨總統上台,要撤軍也不是幾句話就能實現的,卻多少有了些可能性;但如果共和黨強硬主戰派老馬上台,這撤軍就肯定沒戲。隻要能換個黨當總統,不管是誰都行,就是該著美國選民納稅人付學費,也得換個黨換個人去付吧?要是民主黨的總統不靈光,幾年後俺興許也改投共和黨呢,這就是民主的好處,無需為了黨派信仰而不顧實際,何況咱本來就是無黨派!
   
這,就是俺女人家的短淺政治覺悟!



2008年2月21日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5)
評論
Stillh2orundeep 回複 悄悄話 同意!
本人雖不能投票,但實在不能忍受既不喜歡也不佩服的人當總統,把大好河山糟蹋掉,尤其是名校出來的象 W 這樣的牛仔。故2004 年參加誌願者,在 Ohio 幫 Kerry 助選,沿街登門拉票。不幸,這裏的紅脖子們上了 VALUE 鼓吹者們的當,如今工作丟了,保險沒了,房子收了,春夢方醒。
希拉裏是有讓人佩服的地方,不贅言。關鍵是她如一根導火索,她如獲提名,是保守派希望的最佳策略,她會幫助調動起那些對 W 失望的共和黨人,又為報複而參加投票,當年Kerry 的競選班子就是小瞧了這種勢力。而Obama 兄弟則無此前科。隻要對 W 和他的伊拉克戰爭失望的共和黨人 site on their hands ,民主黨就幾乎穩操勝卷了。
基於此點,這個月初,為Obama 又當了一次 foot soldier 。意外的
是,在民主黨的選民中,公開表示不喜歡希拉裏的多是女的,甚至恨的用 B 字,其情炙手,沒敢問為什麽。能否為了國家大局著想,先把佩服的人放一放,讓美國興旺起來,以後誰想試試都還可以再商量嘛。PLEASE ,代Obama 兄弟這廂有理了。
青與紫之間 回複 悄悄話 投票就要代表自己的利益,支持你! 另外本人認希臘裏當選對美國不利。
樓中幽蘭 回複 悄悄話 多謝各位閱讀與理解支持。我也是無論怎樣,對她的敬佩和欣賞都是不會改變的。
英姿颯爽 回複 悄悄話 在前2次的基礎上再捐了一次,在希拉裏最後一搏中再助一臂之力。先給自已內心找個平衡點,盡力了!
為人父 回複 悄悄話 才看到這篇,非常希望希拉裏能當選,也希望她能以女性特有的價值觀衝擊政壇。
飛櫻漫天 回複 悄悄話 完全同意你的觀點!
飛櫻漫天 回複 悄悄話 完全同意!
dongfangshaoer 回複 悄悄話 支持你的文章!
michelle0195 回複 悄悄話 回複英姿颯爽的評論:

agree with you
wumiao 回複 悄悄話 對你和西拉裏的敬佩都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之前我也寫過一篇支持西拉裏的文章在我的博克裏,跟你一樣,也是因為女人頭發長的緣故,隻看到退休金能否盡快兌現的問題,想到孩子將來如果無奈去當兵,不用去打仗的問題等等。
這句話真對,西拉裏有野心不可以,因為她是女人,如果她是個男人,那絕對是偉大的優點。美國人的性別歧視遠超過種族歧視。種族歧視也許隻是針對一個種族,性別歧視早已經是全世界的問題。
後者的狀況越來越差。
2416 回複 悄悄話 你提醒了我,咱也要捐一下。
雲淡水清 回複 悄悄話 女人家的短淺政治覺悟!

黒人同胞選小奧是團結
白人兄弟選小奧是進步(liberal)

小奧參選是為國為民 (聽說了有人讓小奧我回去管孩子了嗎?)
老克參選是野心私心 (聽說了有人讓老克我去燙衣服)

選小奧是說明我年輕又受過良好教育
我不種豬歧視我是“年輕”的一代

沒聽說喜新厭舊?
新人更讓我精神振奮

想讓媒體客觀公正?
你一定是忘了這裏是市場經濟

我大佬助你不如幫小奧
從來是新人聽話易 建功

老克不離婚是軟弱無能加野心
老克離婚強硬,傲慢,加心胸狹窄

沒聽說裏外不是人嗎?
什麽研究分析理智經驗

我要我要我要要要
我要和小奧一起擦鼻涕!!!


nicelks 回複 悄悄話 民主黨的總統不靈光!!!!!!!!!!!!!!!!
英姿颯爽 回複 悄悄話 樓蘭美女:你的政治眼光不僅不短淺,而且還很長遠,快和希拉裏有的一比了!我非常理解你為希拉裏捐款的心情。我也是在選情危機時捐了兩次錢:一次是為希拉裏;一次是為前總統的來信。雖然現在希拉裏的選戰艱難,但她還有一搏。3月4日的投票基本上就可以看出她的白宮之路是否還有希望。無論怎樣,我對她的敬佩和欣賞都是不會改變的。
托尼福 回複 悄悄話 搖頭!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