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冰花: 抱睡

(2007-09-17 18:30:13) 下一個
【小  說】

                 抱 睡

                 ·冰 花·

  女主人以工作忙和身體不適等為借口,和他丈夫分房而睡很長時間啦。她不愛和他睡在一起的另一個原因是他有個愛摟抱著她睡的習慣,他摟抱她睡時,她總是睡不著,要等他睡熟了,她從他的懷抱裏逃出來後才能安睡。加上因生活上的鎖碎小事和他大吵過幾次後,舌箭之傷曾讓她對他們的婚姻心灰意冷,她真的準備和他隨時分道揚鑣。在他還沒休了她之前,她先下手為強,自個兒逃到另外一個房間去睡了。除此之外,天地良心呀,其他方麵她真的仍舊對他比對她自己還好。

  她知道他是一個好人。她眼前浮現了半年前令她難忘的一件事,那天他住院要做個手術,在全麻醉前。他對她說;“還是有妻子好呀,有人一直陪在身邊,覺得暖暖的很踏實。我要是萬一一麻醒不過來了,家裏的存款,股票,房產等就都在你的名下由你全權接管了,你要好好再找一個中國人結婚…”她捂上了他的嘴不讓他往下再說,同時她的眼淚也止不住如雨落下……

  想到這裏,她心海裏邊又泛起了一波波浪花。

  她是一個愛好文學的浪漫女子,和丈夫“分居”後她開始迷戀網絡,在網上整天寫博客,起早貪晚地泡網,既使丈夫有時候身體有要求,她也狠心地找借口推開。

  而他一直在寵著她,為了讓她高興任她在網上瘋,還不時地幫她解決上網遇到的各種問題。是他給了她一片天空,給了她無風的安寧,給了她平淡的幸福。她是在他給的空間裏,享受著充分的自由,她是在安寧的角落裏,抒發著內心的不安寧,是在幸福的琴房裏,吟唱著不幸福的歌聲。

  誠然,她和他之間缺少像小說電影裏那樣刻骨銘心的浪漫愛情,那是因為,她要什麽他都給了她。而她有過的那些真實的最溫暖的回憶和甜美的歲月不正是他給她的嗎?他做的每件事不都是處處在為她著想嗎?她應該滿心裏裝著他才對呀,她怎能在網上整天寫博客,娛樂了別人而冷落了他呢?又怎能起早晚地泡網,而忽略了他身體的合理要求,狠心地讓他獨守空房呢?

  她也深深地知道自己這一生如何折騰都跑不出他的手心,她和他是血與肉相連的關係,多年的同舟共濟,共同的親朋紐帶,都注定了他們是不能分開的,更重要的是她其實是愛他的,這愛不能說很深,但那份量足可以讓她和他白頭到老,那份量更是網上的那些情哥哥們的幾句I LOVE YOU所無法比擬的。而他也真的一直是她心中的自豪和驕傲。他放任她,也是因為他清楚地知道無論她跑到那條街,牽著她的線始終在他的手裏握著,隻要他一聲吆喝,手一拽,她二話不說就會回來了。

  星期六,他突然買回了一本菜譜書和幾個大筍頭。他像大熊貓愛吃竹葉一樣愛吃筍,他還真如家裏的大熊貓。用女主人自己的話說,從結婚那會兒開始,就沒打好底,沒開好頭,她很慣著他,把他寵壞了,現在想把他改造過來比登天還難。家裏的家務活隻好都由她一個人包乾。就連平時做吃的,她也總是按他的口味來。他是重點保護對象,這不光是因為主要靠他出門賺銀子,還因為她對他還是有很強的依賴性。他是家裏的頂梁柱和主心骨,沒他在她就像沒魂似的。每當他下班晚回家一會兒,她就會心煩意亂,猜想各種不好的可能,直到聽到他回來的車庫門響,她的心才落了地,一臉的擔心才變成了一臉的微笑。

  屋子裏正放著《有多少愛可以重來》的歌曲。她一邊對著如何做燴雙冬的菜譜,一邊按照上邊的說明開始備料。她很奇怪,這次,他破天荒地也過來幫她的忙了。她對他說書上講筍要先用水煮熟,他聽後,高興地過來抱她,說:”你這才像我的老婆。”她也高興地說:“這麽多年了,你第一次幫我下櫥擇菜,這樣才像我的老公,我們倆才像小兩口子嘛。”他們倆除了一起做完了那道燴雙冬,另外她也做了他平時喜歡的蟹黃蛋,紅燒蝦和素炒豆苗,外加一個西紅柿蛋湯。哇,色香味兒,他倆看得喜歡,吃得也香,心裏還多了點甜滋滋的味兒。

  他對她說:“後院的櫻桃樹開花了”。她說:“怪不得今天像太陽從西邊出來,你這個平時的大老爺,大博士肯屈尊下來幫櫥了。原來是我這個苦命丫頭時來轉運了,還是誰要交桃花運了。”說完,他們倆會心地一笑。

  入夜,她依窗而望,月亮似乎格外的明亮,天上沒有一絲雲,連星星也看不見。如水的月光,為樹上的葉綠花紅披上了一層朦朧,使夜色更增添了幾分迷人的色彩,使濃濃的春意暗流著一股衝動,在這花好月圓的春宵,她預感到應該會有什麽事要發生。她順手把紅帳窗簾拉嚴拉好。幾分鍾後,她的玉體已泡在浴池中了,帶著滿身的茉莉皂香走出浴室,擦掉滿身的水珠兒,在細長的脖子上噴了一點香水,看到鏡中麵如出水芙蓉,低領薄衣的自己,她唇邊掛著淺淺的嫵媚的微笑。想到他,她便轉身走進了主臥室,就像一條含羞的美人魚鑽進了水草中。他進來說:“你今天咋躺在這兒啦?”她嬌嗲地說:“哎,我們好像還沒離呢。我還是女主人呀,這是我的位子嘛。”

  他從浴室走進臥房,也如一條魚急忙鑽進了水草,一下子把美人魚攬入懷中。他從吻唇開始,然後從芳香的脖頸一路吻了下去,同時他們也溫柔地地互相愛撫著對方,並熟練地找到了通向心蕩神馳幽穀仙境的開門密碼,很快地進入了如夢如幻水乳交融的極境,當那熱浪般的脈衝抵達了每一根神經的末梢,也正好是大功告成魂銷力竭之時。他又習慣地愛撫了她一小會兒才對她緩緩放手。她在那脈衝之水匯成的愛河裏躺了片刻,慢慢起身開始打掃戰場。當她再一次走到鏡前,看到了在愛河中沐浴過的自己更加嫵媚也更加光彩照人。

  她和他補充了一下大戰時消耗的水分。然後,她像一隻小綿羊一樣躺在他的懷間讓他摟抱著睡。她竟然第一次在他的抱睡中睡著了。她和他真可謂似玉水之鴛鴦,如繡閣之鸞鳳,同床共枕,握素手之纖纖,相抱而眠。

  第二天,她醒來,看他露出滿足的笑意睡得正香,又輕輕地吻了他那熟睡的臉龐,她真切地感到了一種幸福。其實幸福原是一種心情,是雙方的共同投入所獲,就像她們倆共同做的燴雙冬一樣,是實實在在的看得見摸得著的。她從心靈的深處感到走遍了天涯海角,還是自己的老公最好。她的精神再也不溜號了,她的情感再也不飄浮了,她的婚姻再也不想著跳槽了,她要和他一起變老,和他一起享受兒孫繞膝的天倫之樂。她以後再也不跟他分床了,她要和他天天摟抱著睡覺一直到老一直到老。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