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蘇月: 淡淡的菊花茶

(2005-09-30 11:06:58) 下一個
蘇月: 淡淡的菊花茶 一個冬日的午後。 陽光透過絳紅色的落地窗簾,懶懶地灑落在沙發上和茶幾上。蜷曲在沙發上的貓咪愜意地伸了個懶腰,又換了個姿勢繼續睡。廚房裏響起了水壺的叫聲。雲隨手打開音響,走進廚房,將開水注入一個放入白菊花和枸杞子的玻璃杯中,然後用茶盤把這杯漂舞著白色花朵和紅色杞子的茶端到廳裏。 在落地窗的坐墊上坐下,呷一口菊花茶,雲悠閑地注視著白菊花在淡黃色的茶水中舒展翻卷。溫暖的陽光照在雲的手臂上,耳邊飄來那首孟德爾鬆的e小調小提琴協奏曲,一個充滿幸福,又蕩漾著憂愁的柔美旋律。 雲抬起眼睛朝外麵望去,草地上的積雪已經開始融化了,幾隻叫不上名的鳥兒在草地上嘰啾覓食。貓咪從沙發上起身,踱到窗前注視著那幾隻歡跳的小鳥。陽光投射在她身上,她棕黃色的毛泛著金光,聽到雲喚她,她懶懶地看了一眼,繞過茶幾走過來,跳到雲的膝頭趴下,眯起眼睛隨著雲的撫摸打起呼嚕來。 沙發一端的電話鈴清脆地響起,貓咪立即跳起走開。雲放下玻璃杯,拿起電話。一個清脆的女聲傳來: 雲?你怎麽今天在家?我把電話打到你公司,他們告訴我你請假。 是秋萍,自從搬來B城,雲是第一次聽到她的聲音。 真高興能聽到你,秋萍。我上午有個醫生的 appointment, 做完檢查下午就沒有再去。 是這樣, 秋萍隨即又問,你身體沒事兒吧? 哦,沒事,不過是每年例行的查體。你怎麽樣?兒子也挺好嗎? 他呀,還那麽淘,每天光為了他就忙死了。 雲立即想起秋萍兒子那雙圓圓的大眼睛,跟秋萍象是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 秋萍開始向雲抱怨小家夥如何淘氣,話語中卻流露著喜悅和歡樂。聽得出,秋萍很開心。聊了一會兒,她說,對了,發幾張他最近的照片給你看看。 秋萍還是那樣麻利,幾分鍾後,她說,看一下吧,過去了沒? 雲打開電腦,開信:嘿,真快啊,來了! 一共三張照片,全是小家夥的各種神態,最後一張是全家福,秋萍的老公張健,西裝革履的站在娘倆的身後。 雲禁不住笑出來,你們張健怎麽穿得這麽formal? 秋萍的聲音有些黯然:這是他上次去麵試的時候照的,他丟了工作快四個月了。 哦?!雲吃了一驚,怪不得這麽久沒有張健的消息,怎麽會是這樣? 秋萍輕輕歎了口氣。那天下午她記得還是很清楚,當時她正在廚房給兒子蒸蛋酪,張健就從外麵走了進來,臉上遮掩不住那種沉鬱。她吃了一驚,因為他從來沒有那麽早回家過。 他是被lay off的。據說那一次,公司走了三分之一的雇員。 那麽現在呢?你們怎麽辦? 雲急切地問。 感謝上帝。他走時,公司多給了兩個月的薪水。他就呆在家中發簡曆,然後有interview。好幾次機會都沒成。前天,總算接到一家小公司的正式offer,工資雖然比原來的還低,但總算有了份工作了。 雲也跟著舒了口氣,她現在知道為什麽秋萍到現在才給她打過來電話。她也明白了為什麽張健這麽久沒有跟她聯係。 秋萍和雲在國內時曾在一所學校,但她們是出國後才認識的。在一次朋友家的聚會上,雲驚喜地發現原來張健的太太是她下一屆的同學。 英語專業,秋萍自嘲地笑了一下,來到美國就等於沒有專業。 不能這樣看。雲勸她道,你應該這樣想,隻要英語好了,學什麽都不難。 可是秋萍似乎不以為然。她出國後一直在家中當太太,生了兒子。這期間張健倒是一番風順,畢了業,進了公司,升了職。在跟他們相處的那些年中,雲能感覺到他巨大的潛力和充分的自信。她怎麽也不會想到,張健居然會遭到lay off。 放下手中的電話,雲重新細細地審視起照片上的張健。他的臉上依然充滿著的那種自信的神情,不管遇到什麽樣的事情,他總能鎮定自若,坦然處之。 雲抿了一口菊花茶,那淡淡的清香中有幾分苦澀,咽下後卻有一絲甘甜在舌根回轉。 她想,應該給張健去個電話了。 雲放下手頭的工作,看了看電腦上的時間:下午1點半。她拿起桌上的電話。 Hello? 果然是張健。雲喜歡他的聲音,溫和渾厚,入耳熨貼。 是我呀。 雲? 雲無聲的笑了。從聲音中,她聽得出張健的喜悅。 我從秋萍那兒拿到你班上的電話。我都知道了。 嗬,我知道就是她。 張健笑了,她後來告訴我給你去過電話。 張健,你怎麽就不告訴我呢?雲的聲音中流露出幾分責備。 張健停了一下,告訴你,還不是讓你跟著擔心?我是想,等這邊都安排好了,再給你去電話的。 他停了一下,岔開話題問,怎麽樣,你還好吧? 不告訴你!雲故意說,接著兩人都笑了。 張健說,雲,你還是那個樣子。 你以為我還能變成什麽樣呢?雲反問他。 是的,不用說,張健也知道雲不會變。自從他第一眼見到雲,他立即感覺到雲的與眾不同。她神色安靜,看人的時候很專注,每當她聽人講話時,那雙彎彎的黑眼睛總是含著笑意。他清楚地記得雲剛來美國時拿著朋友的信在學校找到他,他們站在通向計算機樓的草坪上,雲用那雙彎彎的眼睛望著他,他似乎一下子就感到自己有責任來幫助她。他幫著雲找房子,帶她去注冊,熟悉學校,辦社會安全卡。還介紹她認識了幾個來自中國的同學。 那時秋萍的妊娠反應很厲害,他也在緊張的準備畢業論文,而雲很快就適應了這裏的生活,她的周圍有了不少朋友。在學校相遇時,張健便停下來問她的學習和生活情況,起初雲總是彎起眼睛笑著,告訴他一切都好。熟悉了以後,雲就調皮起來,她會說,不告訴你! 然後便笑起來。 張健佯作生氣:又淘氣,不怕我不管你了? 別呀,雲連忙投降,我還有事要請你幫忙呢,你不管怎麽行。 說吧,什麽事?張健連忙問。 是。。。,怪麻煩的,雲躊躇著。 沒關係,你說呀,我會幫你的。 張健對她說。 那好吧,雲告訴張健,她同學小楊的roommate走了一個,小楊想讓雲搬過去。 雲用商量的眼光看著張健,說,我也想了,這樣我可以省下一點房租。雖然離學校遠了點,可是她們都有車,我可以跟她們一起來學校。 這是個好主意呀,” 張健義不容辭地說,告訴我什麽時候搬,我幫你。 他們約定了周六上午搬過去,張健開車幫雲把她的全部家當拉過去,又帶著她去tag sale 買了輛二手自行車。張健囑咐說:記住,晚上不許自己騎車子出去,需要用車時給我打電話。 雲答應著,她喜歡張健的這種口氣。有他在,她有一種安全感。雲很要強,平時她盡量地少去麻煩張健。不過當她遇到什麽事情,還是會很自然地想到張健,跟他商量,請他幫助拿主意。後來,雲認識了秋萍,倆人也很快成了朋友。周末他們常邀雲一起去shopping, 有時邀雲過來吃飯。他們的兒子跟雲很熟悉,每次雲一來,他總是纏著要她陪著玩。 與秋萍的爽快直率相比,雲的性格比較內向溫婉,但不知怎的她倆卻很投脾氣,湊在一起總愛戚戚喳喳個沒完。秋萍在家帶孩子,悶了的時候就打電話給雲。看著她倆親密無間的樣子,張健常想秋萍若是有個親姊妹也不過如此吧。 憑心而論,張健一直是把雲看作自己的妹妹的。若不是那次秋萍回國,也許這種情感永遠都會局限於此。 那是去年的秋天,秋萍在北京的的父親突然患了腦血管病。張健因為工作離不開,隻能讓秋萍獨自回去。他帶著兒子留在這邊。 秋萍上飛機那天雲也來送行,臨行前秋萍千叮嚀萬囑咐,要雲幫助張健照顧兒子。 他們的兒子看到媽媽離開,咧著嘴大哭起來。雲將他抱在懷裏,一路哄著回到家。離開時,小家夥拉著雲的衣服不讓走,雲答應周末過來看他。 還沒等到周末,雲就接到了張健從家裏打來的的電話,要她去一趟。從電話裏雲聽出張健的聲音有些嘶啞,她急忙問怎麽回事,張健說,孩子病了,麻煩你過來幫個忙吧。 雲急忙趕了過去 情況比她想象得還糟,張健和兒子都病了。 張健回憶,他自己是那天從機場回來後開始嗓子疼的,但沒有在意。兒子昨晚開始咳嗽,不肯吃晚飯。今天張健沒送他去學校,他自己也請了個假在家陪著。不想孩子下午開始發熱,不住地哭鬧。張健隻好給雲打了電話,想請她幫忙一起去醫院給孩子看急症。 雲二話沒說,馬上抱著孩子跟張健送他送去醫院。 經醫生診斷,孩子患的是感冒引起的支氣管炎,幸好治療及時,沒有轉成肺炎。但孩子不能去上學了,需要在家休息。 雲安慰張健說她會過來幫助照料孩子的。再說馬上就到周末了,孩子正好可以呆在家裏。她看看張健灰暗的臉色,要他立刻回去吃藥休息。還半開玩笑地說,若不治好你這個傳染源,不但孩子不會好,說不定我也會跟著生病了呢。 回到家後,雲照顧孩子吃藥睡下,又讓張健回房去躺下。她自己走到廚房,叮叮當當剁了些薑末蔥絲的,很快燒好一碗薑湯。 張健走進他的房間,隻感到一陣眩暈。他知道自己也感冒了,原來以為沒什麽關係,誰知因為孩子生病他昨晚也沒睡好,所以現在感到有些不支。他剛閉上眼睛,雲就端著薑湯走進來。她伸手摸摸張健的前額,知道他也在發熱,就把藥遞過去,讓他就著薑湯喝下。 張健強打起精神,接過那碗冒著熱氣的的薑湯喝了。他感激地對雲說,今天真是多虧了你,要不我們還真抓瞎了。 雲說,快別說這些沒用的,喝完後你就睡一覺。我媽媽說的,治療感冒最好的辦法,就是多喝水,多睡覺。別忘了,她老人家可是醫生啊。 張健笑了,我怎麽看著你小人家就挺象個醫生的? 雲的兩隻眼睛笑彎了,她給張健蓋上被子,一邊說,既然你這麽講了,那我就做醫生做到底。你倆從今天開始都得聽我的話,我保證兩天後你們一定會好。 張健躺下昏沉沉睡去,他睡得很沉,醒來時天已經黑了。他想起身,卻感到渾身的骨頭象是散了架似的動彈不得。雲輕手輕腳從外麵走進來,她俯身看了看張健,看到他醒了,就在他身邊坐下,告訴他說,你病得不輕呢,我這是第三次進來了,你一直在發燒。 張健問她現在是幾點了?雲說,已經晚上10點了。她還告訴他說孩子那邊沒事了,退了熱,一直在睡,隻是偶爾咳嗽幾聲。 張健很過意不去地對雲說,這麽晚了我也沒法送你回去,可是你得休息一下呀。 雲從桌子上拿過水和藥來,看著張健吃下,對他說,我還好。你別操那麽多心,隻管躺著。回頭我會讓小楊來接我的。 看著張健順從地吃下藥,雲滿意地笑了。張健過去在她的心目裏一直是大哥哥的形像,現在卻聽話的象個孩子,她覺得很有趣。 她走到窗前拉開窗簾,外麵的月光如水,正好灑落在床前。照在張健的臉上,他的臉色顯得很蒼白。 雲出去端進一碗小米粥來要張健喝,張健說他不想吃東西,但是雲用勺子舀到他麵前堅持要他嚐嚐。張健嚐了一小口,那粥清香滑軟,居然喚起了他的食欲。他便接了過來。雲看著他,撲哧一聲笑了。 雲說,你有的時候,真不象個當哥的。 張健嘿嘿地笑了,他說,人走了背字了嘛,我現在也沒法在你麵前保持當哥威嚴了不是? 雲默默地看了他一會兒,若有所思地說,其實我還真覺得我挺喜歡你這麽聽話的。 剛說完,她自己突然覺得自己這話不對勁,臉立刻紅了。張健也有點窘,他掩飾地趕緊低頭喝了幾口粥。 雲站起身來說,時間不早了,我去打電話讓小楊來接我。 張健沉默無語,他第一次發現自己內心深處對雲的依戀。 第二天一早雲就打來電話,你們怎麽樣了?睡得好麽? 我們都沒事了。你呢?昨天一定累了吧?張健說。他沒告訴雲他其實夜裏沒有睡好。雲走了之後,他一直躺在床上睜著眼睛看著窗外。雲的音容笑貌久久地停留在他眼前揮之不去,直到淩晨才勉強打了個盹。 雲在那邊輕聲笑著,告訴他昨晚她回去後頭一挨枕頭就睡著了,現在剛醒。雲說,我馬上得去實驗室。你們記得要吃藥啊,美國的感冒是很厲害的, 別掉以輕心呀。如果沒什麽事的話,我下了課就過去看你們。 張健放下電話,想到呆會兒雲會過來,心裏有種欣喜湧上來。他招呼著給兒子洗臉。小孩真的不會裝病,剛好了些,就開始吵著要爸爸帶他去公園。張健哄他說生病的孩子是不讓出門的,雲阿姨來了後會陪他在家裏玩。 快12點了,雲還是沒有到,張健有些牽掛。他知道如果雲不能來的話,她一定會打電話告訴他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麽會拖這樣久?兒子也在問雲阿姨怎麽還不來?張健抱起兒子,不停地朝窗外張望。 牆上的掛鍾在滴滴噠噠地走著,仍然沒有雲的身影。慢慢地,這種掛念變成了一種莫名的焦慮,他不停地在想雲會不會來不了呢? 他心煩意亂地在屋裏走來走去。突然門鈴響了,孩子跑過去將門打開。他們看到雲手中提了幾袋食品笑吟吟地站在門口。 張健趕快過去接過她手中的東西,責備她不該花錢。雲隻是笑著,她取出一盒精巧的蛋糕對張健的兒子說,看看阿姨給你買什麽好吃的? 孩子高興地接過去。雲對張健說,我記得上次跟秋萍一起帶孩子出去,小家夥就想吃這種蛋糕,秋萍怕對他的牙齒不好沒有買。這回嘛,她轉過身拍拍小家夥的頭說,誰讓咱們生病了呢? 她將買來的食物一樣樣取出來放在廚房桌子上,一邊對張健說,你的臉色還是不太好,你真的好了麽? 張健想告訴她說,你一來,我就好了。可是他隻是笑笑說,我沒事兒了,真的。 那天張健就站在雲的身邊,看著她忙忙活活地張羅著午飯。飯後他們在客廳裏陪孩子玩,一直到孩子在雲的腿上睡著。雲將孩子放到床上,讓張健也在沙發上躺下。她為他蓋上一條毛毯,在他的對麵坐下跟他聊天。 張健記得,那天下午的陽光很好,屋子裏顯得很明亮。他還記得那天雲一直用她那雙彎彎的黑眼睛撫摸著他的臉,她那輕輕的笑聲給他帶來說不出的愉快和溫馨。 秋萍回來那天,張健帶兒子去機場,將一臉倦色的妻子接回來。秋萍跟兒子親熱了一會兒,抬頭對張健說,明天我們把雲叫來吃飯吧,我走後你們生病,多虧人家幫忙照料。 張健疼愛地將她摟在懷裏說,我告訴你不要擔心嘛。倒是你自己,臉色這樣差,還瘦了許多。你呀,先好好睡一覺再說別的。 秋萍點了點頭,她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她這次回去就一直守在父母身邊,與姐姐輪流到醫院照料父親,回家還要陪伴和安慰母親,直到她父親脫離危險期出院回家。疲勞加上水土不服,她的嘴上都起了泡,前幾天結的痂才剛退掉。 第二天晚上,雲跟張健一家出去吃飯。在餐桌上,雲宣布說,過幾天她將去A城,那裏有個工作的麵試。 張健心裏立即格登地跳了一下,他看著雲,沒有說話,他意識到自己其實是不想雲走得這麽遠。秋萍嘟著嘴對雲說,怎麽你現在就找工作呀?你不是還沒畢業嘛! 雲笑了,不早了,我轉過年來不就畢業了?我前些時候把我在這邊做的一篇文章和resume發出去,沒想到這家公司馬上就回應了。當然這隻是個麵試而已,結果怎麽樣還不知道呢。 張健說,時間定好了嗎?那天我送你去機場。 雲說,不麻煩了,你上你的班去,我會叫出租的。再說了,雲彎起她的黑眼睛:他們提供路費,不用白不用嘛。 那就祝你一切順利,秋萍舉起手中的酒杯提議。她抿了口酒,又埋怨雲,你也是,附近那麽多地方,偏找那麽遠的。 冬去春來。轉過年來,雲畢了業,她也拿到了A城的那份工作,要馬上前去報到。 不顧雲的堅持,她走的那天,張健和秋萍還是帶著兒子開車送她去機場。 看看快到檢票的時間了。張健囑咐秋萍和兒子在大廳中等候。他自己拎起雲隨身攜帶的行李徑自朝檢票口奔去。 雲對秋萍她們揮著手,然後轉過身去追張健。張健停下來等她,然後一把抓住她的小手大步流星地走到檢票口。 站在排隊的人群中,雲望著張健,突然意識到自己還是第一次離他這麽近。張健粗重的呼吸她聽得清清楚楚,這時她突然產生了一種依依不舍的感覺。張健看看她說,唉,就象一隻小鳥,說飛就一下子飛走了。 雲心裏一酸,險些落下淚來。她說,到了那兒,我會想你們的。 張健的心裏隱隱地有些痛。他把雲的小手緊緊握住,對她說:以後我們會過去看你。你也記住,到了以後要打電話來。 雲將頭輕輕地靠在張健肩膀上。他們就這樣默默地站著,一直到乘務員招呼她登機。 幾年過去了,雲一共換過兩家公司,但不管到了哪裏,她一直與張健和秋萍保持著聯係。這麽久了,雲還是那樣,隻要聽到張健說話,她就覺得心裏安定了許多。不管遇到什麽事情,她第一個想到的,依然是張健。 那天早上,雲照常早早來到班上,先為書架上的幾盆蘭花澆水,然後坐下來,打開電腦。 照例是先看EMAIL。她一打開郵箱,就驚喜的看到張健的信。 雖然隻有短短的幾句話,但已經足夠使她開心一天的了。信中他告訴雲,他這個周四要來B城開會,當天晚上回去。他問雲那天是否有時間,他可以找個時間看看她。 雲微微笑了,她心裏盤算著,周四她可以早點過來,完成了工作後就可以去看張健了。這些年來,雲無時不感到心中髻繞著那種淡淡的揮之不去的掛念。每當她獨坐的時候,她的潛意識裏似乎總是有一種隱隱的渴望,這到底是一種怎樣的情感?未曾溫熱卻已炙痛心扉,她自己說不清,理還亂。 周四那天雲很早就醒來了。 她仔細地在鏡子中審視了一下自己。雖然算不上十分漂亮,但她還是很滿意自己光潔的前額和保養得很好的皮膚。她特地換上一件質地柔軟飄逸的白色連衣裙,長發象一匹黑緞垂在腰間。她審視著鏡中優雅清秀的自己,滿意的微笑了一下,然後蹬上那雙銀白色高跟皮鞋走進車庫,在那裏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張健麽? 果然是他打來的,張健告訴雲他已經到了,會議八點半開始,午飯安排在12點。 哦?你中午可以出來嗎?我們找個地方吃飯? 應該可以。不過,不會耽誤你上班吧? 雲笑了起來:看你說的。你好不容易來一趟,耽誤了什麽都不能耽誤我去接你的大駕呀!你就放心吧,12點鍾你在大廳的門口等我,不見不散! 雲提前了十幾分鍾趕到會場。她坐在車裏等著,不一會兒,就看到會場內開始有人走出來。她一眼就認出了張健。 他正站在台階上向遠處張望,陽光照在他的臉上,使他眯起了眼晴。他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衣,手上拎著一件外衣。 不知為什麽雲很想這樣遠遠地再看他一會兒,但是她又怕張健等的著急。她用腳踩了一下油門,將車從樓的一側繞過來,停去張健的麵前。她拉下車窗叫了他一聲。 張健吃了一驚,他沒想到雲就這麽突然出現在他的眼皮底下。雲摘下墨鏡對他微笑著,他又看到了她那雙熟悉的彎彎的眼睛。 嗨,他坐進雲的車裏,伸過他溫暖而寬厚的大手,笑著對她說。 嗨,她也高興地伸過手去。 他倆笑著對望著,似乎有千言萬語,一時竟不知道該說什麽。 身後有車在按喇叭,張健笑著指了指後麵。雲這才反應過來,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將車開上路。 你能出來多久? 張健看看表,一個半小時吧,下午有分組會議。我一點多就得回去。 雲說,那我們去附近一家餐館,我以前去過的。那兒人不多,環境不錯,飯也可口。 她打把,將車拐進右手邊一條小路。 張健說,看來你對這兒已經很熟悉了。你來B城多久?一年半了? 一年了,雲說著看了看張健,日子真快,是不是? 是啊,張健點點頭,算來你都離開三年多了。 雲說,說來也真怪,到了哪裏都有一些朋友,但總是忘不了那些跟你們在一起的日子。 張健的眼睛望著前方喃喃地說,我也一樣。 那是一家不大的餐館,沒有幾個客人,裏麵布置得很雅致,淡紫色的窗幔低垂著,遮擋了窗外的陽光,雖是白天,卻讓人給一種黃昏的錯覺。音樂隱隱約約地放著,空氣裏彌漫著安詳靜謐的氣氛。他們在靠窗的一張桌子前坐下,雲要了兩份套餐和兩杯冷飲。 音樂輕輕地飄來,張健聽得出那是首老歌, Always and forever, each moment with you, Is just like a dream to me, that somehow came true… 真喜歡這歌嗬,雲象在夢中一般地說。 秋萍和孩子都好麽?她看著張健問。她注意到他的眼角旁已經爬上了細小的縐紋。 張健點點頭,兒子長高了,馬上要上小學了。秋萍也打算去讀書,不過。。。 不過什麽?雲盯著張健。 最近剛知道的,她又懷孕了。 真的麽?!雲驚喜地叫起來,太好了,這次要個女兒吧,秋萍不是最喜歡女兒嗎?你也一樣吧? 張健笑了,一絲陽光透過窗簾,照在他已不再年青的臉上,他的眼睛裏麵依然是那種歲月沉澱下來的從容。 他轉向雲問,你自己呢?聽秋萍說,男朋友快一個排了吧?到底有中意的沒有? 沒有呢!雲的臉上現出一片紅暈,她嗔怪地說,這個秋萍,怎麽什麽都告訴你呀? 張健大笑起來。他清晰地記得雲剛剛離去的那些日子,他會不時想起這個獨自住遙遠的城市裏的女孩。她說話的聲音和她的笑聲,常常在那萬籟俱寂的的夜晚,潛潛進入他的夢中。 Melt all my heart away with a smile, Take time to tell me you really care 歌聲輕輕地在他們周圍回旋。雲好像想起了什麽,她從打開手提包,取出一隻精致的玻璃瓶來,裏麵裝的是泛著淡淡黃色的幹菊花。 她將那小瓶遞給張健:秋萍說你常常在電腦上加班工作,要熬夜的。用它來泡茶喝,對眼睛有好處的。 她笑了一下,不知怎麽,總想起你坐在電腦前麵,眼睛都熬紅了。。。 張健心裏一陣感動,他動情地脫口說道,雲,我也常這樣想到你。 There’ll always be sunshine, when I look at you, Something I can’t explain, just the things that you do And I know tomorrow, will still be the same … 歌聲依然在如夢如醉地飄蕩著。 就那一霎那間,他分明看到了雲眼中的淚光。 雲掩飾地扭頭去看牆上的油畫,那是一對潔白的天鵝,悠然地在湛藍的湖麵上遊著。她喃喃地說,你知道麽?天鵝是天生成對的。聽說相伴的一個離去了,另一個也會隨它而去。這般天造地合的神侶,誰會忍心去打擾和拆散它們呢? 張健望著她,一時竟無言以對。他低下頭,用手輕輕地撫摸那個盛滿花朵的小瓶,他感覺那小瓶中裝著的其實正是雲的一片心意。她是將這些年的思念與深情,都化在那片片花瓣中,然後慢慢地將芳香收斂,深深蘊藏起來。 雲象是看透了他的心思,她指著那菊花慢慢地說,這是上好的幹菊花,它們被收藏在瓶中時,沒有盛開的那麽美。但不必為她遺憾,經開水衝泡後,菊花舒展開來時會變成潔白的花朵,那香氣也會散發出來。雖然淡雅,卻入骨入髓。所以也許這種歸宿比任她自然綻放更好些。 張健點點頭。他心裏明白,因了愛而放棄,讓激情還沒開始就成了往事,讓思念永遠埋藏在自己心中,這也許就是雲想表明的意思吧。 夜色已深,張健坐在電腦前,他的身體微微向後,倚在椅子的靠背,他的眼睛注視著窗外。那彎彎的月亮躲在雲層後麵,慢慢露出臉來,靜靜地將她姣潔的清光灑向大地。他聽到身後的門被推開,秋萍手中端著一杯剛衝開的菊花茶走了進來。 張健接過茶,專注地望著那一朵朵在水中翩然翻舞的白色菊花,嗅到那熱氣嫋嫋升起的清淡芳香,他的眼前又出現了雲的那雙欲語又止的黑眼睛, 在霧氣中,遙遠而飄忽。他在心裏默默地念著,人淡如菊,清香如故。 他向秋萍望去,看到她坐在自己身後,正在為未來的孩子編織一件鵝黃色的小毛衣。不知為什麽,雖然沒做B超,可是張健和秋萍都有個強烈的感覺,腹中的嬰兒應該是個女孩。 月光從窗外照進來,如碎銀般溫柔地灑在秋萍的身上。她的腹部已經微微凸起,她的嘴角甜甜地向上彎著,眼簾低垂,長長的睫毛覆蓋著她的眼睛。她神態專著,靜美如一尊雕像。 他起身走向秋萍,從她的身後溫柔地將她擁入懷中。秋萍放下手中的針線,拉過張健的大手撫摸自己的腹部。他倆都驚喜地感到,有一個小小的生命正在那裏跳動。 (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