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阿平: 雙胞胎

(2005-06-25 04:24:51) 下一個

小學的時候,我們班上有對雙胞胎的男生,這對雙胞胎的弟弟跟我同座位。別的同學都可以分清他們哪個是哪個,可我,真的很糊塗,怎麽看他們都是一個模樣。我真暈!!!

認識我先生的時候,我們本著坦白從寬,抗拒也不從嚴的精神,互相交待曆史問題,我把我從小到大的芝麻綠豆的小事都告訴了他,當然也包括了這對雙胞胎讓我頭暈的事。

他家有八個兄弟姐妹。其中一個姐姐,一個妹妹,一個弟弟,連他四人在美國。有次去他姐姐家裏家庭聚會,姐姐拿出一本相本給我看,可還沒有等我翻開,他就在廚房裏大叫:阿平,過來洗菜!等我洗好了菜,也忘了那相本的事了。

我和他兩人努力賺錢買房子打基礎,相安無事過去了快三年。

有天,他說要帶我去機場接飛機,他的父母移民要來美國了。

醜媳婦終得見公婆。我裝扮得整整齊齊跟著他們兄弟姐妹們一起到了機場,迎來了我的未來家婆和家公。倆老人家慈眉慈目又很和氣,真好。

夜晚,未來家公家婆,他,我,四人圍坐著聊天。未來家婆從她的皮箱裏取出一大堆的新衣服送給我,還拿了些照片給我看。

不看不打緊,我眼盯著一張照片就愣了,裏麵一個男子一個胖女人還有幾個小孩。我敢肯定,這男子就是他。我拳頭一揮就打在他的大腿上,我驚叫了起來:你已經結過婚了?啊???你居然還有那麽一堆小孩?

未來婆婆給我這麽大叫嚇了一跳,但又很驚奇的問:你不知道他有個雙胞胎的哥哥嗎?

"不知道,不知道,我從來就不知道。" 我尖起了聲音。

我轉過臉仇恨地看著他,說:你為甚麽瞞著我?你為甚麽要瞞著我呀?

他喃喃的說:你不是不喜歡雙胞胎嘛!

我說:對,不喜歡,不喜歡搞到我頭暈。

他好象有理了,說:就是啦,你不喜歡,我就不告訴你啦!

真是豈有此理!

他又說:剛認識的時候你就說不喜歡雙胞胎,要是那時告訴你,你可能就不要我了。現在嘛,你不會離開我啦。

誰說現在不會離開?我嚷著:分手,分手,現在就分手!

到底沒有分手,管他呢,他的哥哥住到了那天之涯海之角,總之不在我眼前晃,就不會讓我頭暈。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又過去了兩年。雙胞胎哥哥一家移民成功,就快來美國了。自打從在娘胎裏,他們哥倆就唇齒相依。爹媽也最喜歡他們倆兄弟。我先生有了打算,要兩家人和爹和媽住在一塊。

人家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我嫁著這個男人不需要通山走,已屬三生有幸。現在隻不過要求我去適應兩個同樣模樣的人而已,我想,憑我的努力,憑我的自控,我應該可以做得到的。

我天天拿出他哥哥一家人的照片,日看夜看,努力地向我的腦袋輸入一個指令:這是他,但不是他,他是另一個他,他不等於他,他也不等於是他。(嘿,你明白我在說甚麽嗎?)

那年的八月,我懷著我的第一個孩子,已經八個月了。頂著個大大的肚子,婆婆叫我不要去機場接機了。於是,我在家裏忙著炒麵,忙著煮清寶涼糖水。我的腦海裏也在不斷的排練著一會見著他哥哥時候的場景:我該鎮定,我該微笑,我該說,哥,你好。

無論我做了如何充分的思想準備,但,當我透過窗口看見我家車道兩個一樣高矮,一樣肥瘦的他們的時候,我就完全精神崩潰了,我的腦袋裏隻留下一個最後的指令:開門。

開了門後,我的腦袋已經不再聽我指揮,完全忘卻了自已是個有著八個月身孕的臃腫婦人,不由自主撥腿就往裏屋飛跑,直跑到後院的PATIO才停了下來,還心裏砰砰直跳,腳都有點發軟了。

不光是我一個人頭暈,哥哥的幾個孩子們也都暈了頭。他們在屋子裏左看右看,轉一個身看見他們爸爸,開口叫一聲,怎麽不理睬的呢,再一細看,原來是叔叔,都一驚一咋地捂著嘴巴嘻嘻的笑了。

接著下來還有更頭暈的事。

我和我先生上街,無端端有人叫:陳先生,陳先生!我們看看,確定不認識那人,繼續走路。
可人家追了上來,直埋怨著:嘿,真是阿崩叫狗,越叫越走。怎麽都不理我耶?
我先生說:我不認識你呀。
那人生氣極了:你真是睜大了眼說瞎話,敢說不認識我?
我愣在了一旁,還以為我老公欠了人家十萬八千七,給追債呢。

有次我們在餐館吃飯,另一桌上的一個男人看見我們,椅子一摞就坐到了我們這一桌上,開口不停地猛給我老公說他現在的工作,又說起他家裏老婆孩子的情況,說了半天的話。
那人離開後,我責怪我先生了:人家那麽熱情跟你說話,你怎麽就那麽小氣隻"恩",一句完整的話也不給人家說呀?這麽沒有禮貌!
我先生說:哎喲,我不認識他。他以為我是我哥了。
天呀,真有他的,那麽酷。連解釋都不給別人。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胖嫂嫂的一家。人家也以為他哥哥是他弟弟。

這種張冠李戴的情形,也許兩雙胞胎兄弟從小就經曆太多了,已經見怪不怪,習以為常了。

而胖嫂嫂和我則越來越覺的好玩。 每次在外麵碰了甚麽不認識的人向我們打招呼的,我們都會回應:你好!我好!大家好!我們不再緊張去解釋誰是哥,誰是弟了。

於是,外麵有了傳言,說這位陳先生享著齊人之福呢,有一大一小,一胖一瘦兩個老婆,還有一大堆的孩子們。

當然,這種謠言隻在那些不太熟識我們家庭的人裏麵傳。而跟我們家庭很熟的朋友則有了一句葷黃的笑話:喂,你們有沒有進錯過房間呀?

胖嫂嫂和我自是巍然不為所動,平靜地反擊道:我們是不會走錯房間的,至於他們有沒有走錯,你問他們呀。

我們家的晚飯總是孩子們早早先吃。兩位公子(嫂嫂如此稱呼他們倆的)下班晚,就另外再開桌。

餐桌上,倆兄弟吃著飯。爹和媽,嫂和我,當三陪的(陪聊,陪笑,陪坐)。婆婆痛說革命家史,提起當年倆兄弟倜儻帥氣,很多女孩子喜歡,婆婆曾經相中過一對雙胞胎的姐妹呢。

胖嫂嫂和我都同口異聲叫屈了,道:那是走寶了耶。娶了那雙胞胎的姐妹才好,起碼我們倆現在不會給人誤會做人家的大小老婆呀!


(我們兩家和爹和媽一塊,同在一個屋簷下,同一個鍋裏吃飯,共同生活了十年零兩個月。胖嫂嫂一家孩子們長大,買了房子,才搬了出去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冬天小魚 回複 悄悄話 羨慕羨慕!這一大家子,多和和美美啊!真是好幸福啊!!!父母,兄嫂,孩子,一家三代能在一起住那麽久,真是好溫暖好幸福哦!!!眼饞!強烈希望自己以後也能生雙胞胎...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