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五 生死劫

(2005-05-13 04:28:46) 下一個

 生死劫

 

劫”在圍棋中是一種特殊的棋形,利用打劫也是一種非常複雜、非常重要的戰術。生死劫”是關係到雙方很多個子生死存亡的大劫,劫的勝負將決定一局棋的勝負,這樣的大劫就叫“生死劫”。

 

唐浩給彬彬講了一個史記裏的故事。

莊襄王還是秦國太子的時候,作為人質羈留在趙國。商人呂不韋看出莊襄王以後必成,便把自己的愛姬---趙姬獻給他。後來,趙姬生下一子,取名政,即日後的秦始皇。呂不韋為宰相,趙姬貴位國母。

彬彬默默地聽著,不知道唐浩葫蘆裏賣的什麽藥,可是,她隱隱覺得,會和自己有關係。

突然,唐浩話鋒一轉,一語驚人---

唐浩告訴彬彬,他要跟彬彬離婚!

 

唐浩的計劃是這樣的。他要和彬彬離婚。然後,彬彬再婚。再婚的對象,唐浩負責物色,必須是一個非常有錢的人,一個孤獨的老人,有點病最好。五年後,老人死,彬彬再與唐浩複婚。而這時的彬彬,是繼承了百萬遺產的寡婦。他們再破鏡重圓。至於為什麽要五年,如何得知五年老人必定會死?這,就是唐浩的事情了。也就是說,唐浩的“藥”會定期地發揮作用。

聽完唐浩的計劃,彬彬臉色慘敗,嘴角顫抖,她象看著一個怪物似的看著唐浩,突然感到非常害怕。唐浩說完,舒了口氣,臉上又重現了紅潤的光彩。他握著彬彬的手,涼冰冰的,他攥緊了這雙手,輕聲說:“彬彬,相信我,我不會辜負你的。隻要五年,我們就可以……

彬彬突然扯出了自己的手,她大叫:“你放開我!”然後,她撲在床上哭起來。

唐浩沒有像平時一樣勸彬彬。他讓她哭,哭個夠。唐浩想,你哭夠了,就知道我的用心良苦了。

 

第二天,彬彬又去食堂了。她這回是自己主動去的。可是,在熱氣騰騰的洗碗機傳送帶前,隻幹了十分鍾,她就煩了,即而一股怒火竄上了腦門。不行!我才不幹這個!她一甩手,扔掉手裏的一托盤剩飯菜,大喊了一聲:“我受夠了!”就掉頭跑出了廚房。

一麵向家跑,彬彬一麵想:唐浩說的對,我們不能 就這麽灰溜溜地回國,我們一定要衣錦還鄉。她決定了,聽唐浩的,自己的丈夫,親愛的丈夫,是不會讓自己吃虧的。

等唐浩回來,彬彬說她同意他的計劃。隻是,有一個要求,彬彬說,就是不能五年,兩年,最多三年,就回到唐浩身邊,他必須答應。

唐浩聽完彬彬如泣如訴的話語,先是驚喜,後又悲痛。他緊緊抱住彬彬,心裏猶如刀割一般。為了我們的幸福,必須犧牲自己的妻子,他當然心裏是不好受的,可是,“舍不得孩子套不來狼”啊!不出奇製勝,什麽時候才能實現他的人上人的夢呢!這是他們倆的夢啊!

這天晚上,他們象第一次偷嚐禁果 一樣瘋狂地做愛,唐浩不停地在彬彬耳畔重複著一句讓彬彬心碎的話:“你是我的,永遠是我的!”他恨不能使出渾身解數,隻要彬彬能到高潮。彬彬也是忘我地放縱,她簡直驚訝自己怎麽會如此浪蕩,可是,她很快樂,從支支呀呀的床墊子的彈簧聲,從唐浩粗重的喘息,她感到了自己的重要,和將要付出的犧牲。這使她有一種赴戰場的悲壯之情油然而生。

可是,前麵是戰場,還是刑場?

這是一場生死劫。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