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四 脫先

(2005-05-12 06:20:08) 下一個

脫先

脫先:圍棋又叫手談,主題是:現在棋盤上你認為那個點價值最大?脫先說全局還有更大的地方,於是離開局部的糾纏,托先他投。
人的生活其實也是一個一個的選擇,尋找最大價值的落點。對遊戲太入迷的時候是否要考慮脫先,做好正事為先

 

在來到唐浩身邊一個星期後,唐浩便叫彬彬去打工!彬彬來到學校食堂。因為她英語不行,隻能去洗盤子。每天中午,她和另一個美國女人站在一個窗口,傳送帶從窗外不斷運進來學生吃的一個個托盤,上麵滿是狼藉。開始,彬彬幾乎窒息,差點就吐了。她的任務就是把盤子裏的剩飯剩菜倒掉,然後把托盤衝水,再放進洗碗機。在洗碗機那頭,也有兩個人,他們負責把熱氣騰騰的托盤再拿出來,摞好到小車裏,再推出去供用餐者用。彬彬以為那撿托盤的工作容易,於是和一個美國女孩換。那女孩掙著大大的眼睛,迷惑地說“你確定?”彬彬使勁點點頭。

後來她才知道為什麽那女孩迷惑了。原來這個工作一點也不輕鬆。彬彬本來瘦小,從冒著熱氣的傳送帶裏拿出一摞摞的托盤,很燙,還要整齊地擺在拖車裏。來推車的小夥子來了幾趟了,彬彬還沒有放好一車,外麵的盤子不夠用了。頭頭來催,讓彬彬快一點。彬彬一著急,一摞托盤沒拿穩,“嘩啦啦”全掉地上了。“哇!嗚!”廚房裏傳來一陣怪叫。大家因為緊張的工作,看到這個插曲,不禁趕緊放鬆放鬆,其實並沒惡意。可彬彬哪裏受的了這個!她的眼淚在眼睛裏打轉。那個推車的小夥子叫完了,過來幫彬彬收拾,因為別人都在工作線上,各自忙著。小夥子說:“沒關係!你摔得好!多響亮呀!”說完還衝彬彬笑笑。彬彬這才沒把眼淚掉下來。

回到家,彬彬說什麽也不想再去了。她想,在國內我也是坐辦公室的,來看書的人們出來進去也都尊敬地叫我老師呢!在這裏算什麽?堂堂一個圖書館員,也是科級幹部,給人家洗盤子洗碗扔垃圾!太丟人了!

她和唐浩說了,唐浩看著她,半天沒言語。他從他們家裏用幾塊木板拚起來的所謂書架上,取下兩個盒子,彬彬知道,那是唐浩的心愛之物---圍棋。唐浩每當要思考什麽很深的問題的時候,就會下棋。他默默地下棋,過了半天,才緩緩地對彬彬說:“好吧,你不要去了。”彬彬沒有再去食堂打工。一個星期過去了,唐浩都好像神情恍惚,彬彬有點害怕了,說,你怎麽啦?要不,我還去吧?唐浩搖頭,他說,我們不去了。我正在考慮一個計劃,等成熟了,我就告訴你。你就在家吧。

天氣漸漸開始轉暖了,雖然空氣中還有一絲冷意,可是地上的雪已經都開始融化,太陽也暖的可愛。彬彬坐在家裏,看著窗外的雲彩,樹木,心裏也起了一陣躁動。唐浩在考慮什麽呢?彬彬好幾次想問他,可是每天晚上吃完飯,唐浩就拿出圍棋來,獨自一人默默地下棋。彬彬隻好把所有的話都憋在肚子裏。可今天,她實在憋不住了。今天是情人節呢!晚上,彬彬特意做了一桌豐盛的晚餐,雖然沒有什麽特殊的,可她想盡辦法作了唐浩愛吃的春卷。她想,今天晚上要好好和唐浩聊聊,她不想在這裏受洋罪了,她想回國。

唐浩回來的很晚。他最近總是很晚才回來,說是試驗室加班。每天回來,他都顯得很疲憊,話很少。彬彬體貼他是太累了,也就沒有說什麽。心裏真是心疼。她想,唉,好好的,在國內也快評副研了,這時候房子也該有了,職位說不定也提了,現在卻在這裏,這是何苦呢!彬彬想好了:我得勸勸唐浩。

唐浩回來了。今天晚上,他一掃往日的疲憊和愁雲,卻是神采奕奕,眼睛裏似乎還放著興奮的光芒。這股光芒,彬彬似曾相識,在他們談戀愛的時候見過的,可那似乎是很遠很遠以前的事了,那目光曾經讓彬彬激動過,那目光曾經灼熱地燙著彬彬的麵頰,一句“你是我的”讓彬彬無法再把持住自己。她也相信,那自信的目光肯定屬於一個強者。彬彬願意被這目光所俘虜,願意被它俘虜一輩子!然而結婚後,這種目光就漸漸消失了,雖然還是那麽聰慧,可是,卻分明透露著玩世不恭和世故。

今天晚上,是怎麽啦?也許,唐浩也想到今天是情人節,他也想起了往日的美好時光吧。想到那些雖然清貧但卻充滿溫馨的時光,彬彬不禁有一種甜蜜蜜的感覺向她襲來,她感到自己有股衝動,想讓唐浩抱抱她,想讓唐浩吻吻她,想……想到這,彬彬快樂起來,這是她到美國後頭一次心情這麽好,於是,她招呼唐浩趕緊洗手吃飯,她有好多話想和他在床上說。

唐浩確實很興奮。因為他的導師告訴他,他轉研究方向的申請已經批了,而且有經費,並且,由於他的表現,他可以免去兩門課的補休,直接進入博士學習。但,這並不是今晚唐浩高興的原因,起碼,不是主要原因。

那到底什麽讓他這麽興奮呢?

 

兩人高高興興地吃了一頓晚餐,彬彬沒有抱怨,唐浩也沒有皺眉頭。他們甚至還喝了一點啤酒。吃晚飯,兩人都心照不宣地上了床。躺在床上,望著窗外一輪皓月,彬彬心裏湧上來無限的溫柔,她正要開口,唐浩卻先說了。

“彬彬,我終於想通了,我們不能再這樣過這種苦日子了!”

彬彬一陣激動,她說:“唐浩,我也是這麽想的,我們應該過好日子!我們回國吧!”

唐浩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說:“回國?回國幹嘛?”

彬彬迷惑了:“你不是說,我們不再這麽過了嗎?”

唐浩摟緊彬彬:“是呀,我是說我們不能再受苦了。可是,我並不是要回國。”

“那,你是什麽意思?”

唐浩坐起來,扭亮燈,看著彬彬,看了半天,突然,眼淚順著麵頰流下來。彬彬嚇了一跳,拉著唐浩的手說:“你到底怎麽啦?”

半天,唐浩才緩緩地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彬彬,你知道,我是一個好強的人,別人比我強,我就不舒服。在國內的時候,明明我的成績很突出,可卻隻能聽人家的,因為我的資曆不夠,也因為我沒有後台。你說,蘇偉他那點比我強?可好事總是他的。我一直忍耐著,盡力保持著一顆平常心。可是,我不能因此把自己荒廢了。下圍棋也是同樣的道理,不想贏的選手不是好選手。平常心,也隻是理想罷了。你知道,我是憋了怎樣一股勁要出來,又是受了多少排擠!當時我就發誓,我唐浩一定要出人頭地,不能讓這幫人看扁了!

說到這,唐浩咕咚咽了口吐沫,歇了一下。彬彬知道,他的正文是在後麵。隻聽唐浩接著說:

可是,到這裏來了一年半了,我的研究領域太窄,必須換。我又是拚了命地努力,才終於沒有被擠走。但是,我也看出來了,這麽下去,憑做學問要想致富,談何容易!我一天到晚辛辛苦苦的幹,也沒有多少錢,而你,還得給人家洗盤子!我覺得這樣活著太累了,太沒有滋味了。

所以,我要改變。我要走一條捷徑。你知道嗎,在圍棋裏,有一個術語叫“脫先”。意思是離開局部的糾纏,尋找最大價值的落點。我們現在就是要找到這個最大價值的落點,然後一舉成功。

在國內的時候,我們曾經研製過一種減肥藥,可是由於副作用太大,最終沒有成功。知道為什麽嗎?因為其中有一種藥,是一種有毒的成分,人要是少量攝取,是沒有問題的,可是如果長期服用,就會有害身體,長時間下來,甚至危害生命……

說道這,唐浩看了彬彬一眼,眼裏帶著一種愛憐和無奈。彬彬完全糊塗了。她不明白怎麽回事,更不明白唐浩在說什麽。

“你愛我嗎?”唐浩突然問。

彬彬點點頭,她看到唐浩一臉的嚴肅,又說了這麽多沒頭沒尾的話,猜想大概是酒精的作用,好吧,就先讓唐浩倒倒苦水,然後我再安慰他。於是她調皮地說:“不愛你,我還愛別人不成?”

唐浩沒有笑容,一絲都沒有。

“我也愛你。深深地愛你。”唐浩說,“現在,我們倆個人要一起奮鬥,才能創造一個美好的未來。你,願意和我一起努力嗎?”

彬彬覺得很好笑:這怎麽象愛情宣言?可是,唐浩卻說得那麽凜然。

“難道你還懷疑我會不跟你一輩子麽?”彬彬不由得有點生氣。

“不是不是,我當然相信你。可是,如果為了我們的將來,需要犧牲現在,你會答應嗎?”

彬彬有點怔住了。然而當她聽完唐浩後麵的話後,彬彬的心不由得哆嗦起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