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十一 雙活/十 二 勝負手

(2005-05-23 07:05:56) 下一個

十一  雙活

雙方的棋子相互包圍,共有的氣,術語叫做公氣。對殺時,到了對方都不能在公氣中下子時候,就無法決定勝敗,這樣,雙方的棋子都算是活棋,術語叫做雙活

 

唐浩這兩天高興壞了。他覺得老板也沒有那麽刁鑽了,同事們也沒有那麽討厭了,甚至他還請了一次客,說是自己生日。他現在就等著彬彬來投入他的懷抱了。

彬彬料理完譚恩重的後事,心沉甸甸的。她已經知道自己有110萬的銀行遺產,和這幢價值120萬的房子,還有三輛車。她在一夜之間成了百萬富婆。這到底是多少錢啊!彬彬簡直想象不出來。可是,她卻沒有多少笑容,她以為她會很高興的,可是,沒有,她的心被負罪包圍,纏繞著她,讓她做惡夢,讓她心煩意亂。

本來,這個周五是和唐浩約會的日子,彬彬說忙於葬禮,推掉了。唐浩說,好的,你先穩住,不急在這幾天,我們成功了!我真想馬上見到你!我計劃咱們將來可以把那公司改個性……

“我頭疼。”

“我有好多話要跟你說呢!”

接著,唐浩又告訴了彬彬自己的計劃。他的新五年計劃,這一次,除了房子,車子等等,他想到了孩子。是呀,孩子!三十五歲了,唐浩想到自己的年齡,如果在國內,和自己同歲的人早就為人父母,孩子都該上小學了!當然,他不後悔自己的選擇。好日子馬上就要來了,他的孩子也會有個好的童年。

“我頭疼。”彬彬又說了一遍。

“好吧,你先休息休息。”唐浩終於停止了話頭。

我們該要孩子了,對不對,彬彬? 唐浩在掛電話之前說。

孩子?彬彬放下電話,心裏燃起了一陣溫柔的希望。她似乎看見一個,不,也許兩個,甚至三個活潑可愛的小孩子,向她笑著,叫她媽媽。彬彬的心軟了。她早就想要孩子了,可在國內的時候,唐浩說,我們不能把孩子生在這裏,這裏環境太差,到處亂哄哄的,孩子沒前途,要到美國去生,要生天才!彬彬隻好忍了。可每當看到別人的父母牽著自己的孩子的時候,彬彬總是羨慕不已。現在,唐浩提出了要孩子,正打在彬彬的最脆弱的那根神經上。

可是,慢著,和唐浩生孩子?為什麽非要和他?將來孩子也像他一樣,聰明卻殘忍自私?我現在有錢了,我可以做我以前不能做的事情。我為什麽不能找一個比唐浩更好的?

想到這,彬彬不禁為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這是我自己嗎!彬彬開始不認識自己了。一陣恐懼向她襲來。仿佛有兩個自己在腦海裏戰鬥。一個說,你應該回到唐浩那裏去,女人,總歸是要有個家,有丈夫的關心,孩子的纏繞才是幸福的,美滿的;可另一個又爭論道:你現在有錢了,為什麽不能追求一個新的,更好的呢?漸漸的,另外那個彬彬占了上風,她自嘲但又自負地說:你又是什麽好東西?說白了,你也是一個同謀者。可是,你是勝利者……

一陣疲憊向她襲來,她想不清楚了。“一定是這幾天忙的。”彬彬想。她覺得頭疼欲裂。她想起唐浩給她的藥,“一天一次,一次兩片。”唐浩那叮嚀的聲音在耳邊又響起來。她拿出兩片,一仰頭,吞進去。然後,她就昏昏沉沉地睡著了。夢裏,她仿佛回到了家,又看到了她和唐浩當初結婚時住過的那個筒子樓和滿樓道響著的小說連續廣播。

 

唐浩坐在他簡陋的家裏,正在下棋。他一手拿著棋譜,一手從盒子裏拿出黑白子,他感到勝利正在向自己一步步靠近。“每一種棋,換一個棋手,就有不同的結局。”唐浩已經把那本棋譜研究透了,他把裏麵的棋都下了不止十幾遍,他專門下負的棋,他可以得到了不同的結果。他感到自己已經擁有了強勁的手筋,建立並不斷發展了攻守皆宜的戰略根據地,大有問鼎中原之豪氣。

 

 

勝負手

圍棋比賽中的落後方常常會放出“勝負手”。勝負手是超常規的強手,這一手是挑戰棋手智力極限的一手,可能一舉扭轉頹勢,也可能就此失敗。勝負手的選擇和運用體現棋手道的功力。

 

幾個月後,彬彬把房子賣了,車子也買了。加上從譚恩重那裏得到的遺產,她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富婆。彬彬從來沒有過這麽多錢,她曾經夢想過好多種有了錢該怎麽辦。比如去世界各地旅遊,或者在依山傍水的地方買個別墅,或者去投資辦個連鎖美容院……可是,當她真的有了錢的時候,她卻不想這些了。她不知道該怎麽辦?她的心裏,總覺得沉甸甸的,堵得難受。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她不想再回到唐浩身邊去了。現在,她是這些錢的主人,她不想再聽別人的指揮,她要做自己的主了。

唐浩在知道了彬彬的意思之後,勃然大怒。他跑到櫻桃山莊去質問彬彬。他先是罵彬彬忘恩負義,後來卻一把鼻涕一把淚地開始求彬彬。彬彬沒有想到自己曾經那樣崇拜過的丈夫會是如此這付嘴臉,與那個聰明自傲的唐浩簡直判若兩人。彬彬在心裏歎息,她要感謝唐浩,讓自己看清了他,讓自己有了錢,可是,她也知道,這個唐浩,已經是過去式了,已經成了彬彬的曆史。她不願再見到他,她討厭他!錢,她一分也不會分給他,那是她自己用血用肉用靈魂換來的,你唐浩用自己的妻子當棋子,可想你是個什麽東西!

唐浩被彬彬罵了個狗血噴頭,他愕然了。這是彬彬嗎?那個溫順的,對自己百依百順的妻子?錢真是個照妖鏡啊!沒想到,千算萬算,自己的愛情卻成了一盤死棋!唐浩看著彬彬高傲的神情,他啞然失笑,繼而放聲大笑,笑得歇斯底裏,笑得最後彬彬有些毛了。說唐浩你別犯神經了,快點走吧。不然我叫警察,說你私闖民宅。唐浩終於收住了笑,走了。走到門口,他又看了一眼彬彬,彬彬扭過臉去。唐浩想起了他臨出國時那個胖人事處長的話,他對彬彬說:“算你恨!我是把你給調教出來了!不過,彬彬,我想告訴你,這勝負到底是誰的,還說不定呢!”

 

十個月後一個風和日麗的傍晚,唐浩在看電視,新聞裏:“百萬遺孀猝死,身後財產歸誰”。唐浩鼻子哼了一聲,拿出圍棋,一心一意地下著,他又有新的事情要琢磨了……

唐浩真是太愛圍棋,因為那單調的黑白色中,蘊藏著無數的挑戰和殺機。這其中的奧妙,真是太大了。

 

全文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3)
評論
niro 回複 悄悄話 intersesting,,,,
:)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