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九 失著

(2005-05-18 07:04:34) 下一個

九 失著

“失著”,當然就是失誤的一著。

 

            自從那一個晚上聽了譚恩重的告白,彬彬的心裏象投進了一顆石子,激起了一陣陣漩渦,讓她再也無法平靜。她開始對比唐浩和譚恩重,這是她以前沒有作過的。不錯,唐浩是年輕有為,而且,是自己曾經熱愛的丈夫。唐浩也曾對彬彬海誓山盟。這以前,彬彬也從沒懷疑過。甚至做這件事,她也一直是聽丈夫的。可是,他計劃的這件事情,難道真的是愛自己的嗎?

            譚恩重呢,雖然年紀大了,可是從他的故事裏,可以看出他是個重感情的人,雖然妻子背叛了他,可是他,依然愛妻子,愛的那麽深。他對自己的嗬護,彬彬自然是感受到的。想到這裏,在彬彬的心裏突然有了一種新的感覺,那是一種溫馨的,溫暖的,象文火上燒著的一鍋湯,讓她不急,不韞,卻倍感愜意。這和對唐浩的感覺不同。如果說唐浩是一盆熱烈的火,那譚恩重就是一爐篝火。讓人溫暖,而且,願意依偎在篝火旁,聽那柴火比比波波地響,感受那不燙,卻暖和的紅紅溫馨。譚恩重的胸膛自然沒有唐浩的健壯,可是,卻讓彬彬感到更踏實,更堅定,她從那裏得到溫暖,更知道不會無端離去。因為那胸膛已經經曆了太多的風吹雨打,依然堅如磐石。如果以季節來比較,譚恩重當然應該是秋天了,可是,經曆了盛夏的烈焰的秋天,不是更景色宜人,更懂得春的嫵媚動人嗎?       

            她又開始想唐浩,是的,他們兩個曾經是那麽相愛,她也以為自己很了解他。可是突然之間,她開始懷疑這種了解。她開始意識到,其實最遠的距離不是天涯海角,而是人的心與心。她現在不能明白唐浩的心了。

            彬彬開始思考自己所作的事情,以前她很少思考,都是聽唐浩的,可是,她一旦開始思想,她就會一路想下去,一定要想出個結果來。

            一個月的思索,彬彬得出了結論。那結論使她不知所措:她愛上了譚恩重。

            有一段日子了,她沒有叫唐浩來櫻桃山莊約會。因為她漸漸發現,自己在和唐浩做愛時,不再激情似火。有時唐浩兀自在那裏陶醉,可彬彬沒有感覺,她覺得這很可怕。當唐浩高潮到來的時候,依然要說“彬彬,你是我的”的時候,她卻不再說“我愛你”。

            隔一段時間,她都要去和唐浩在一個麥當勞店碰頭,告訴唐浩譚恩重的身體情況,並從唐浩那裏拿下一個階段的藥品。彬彬以前每次都是急不可待地去見他,可是,她現在卻不願意了。她不願意去麵對唐浩,更不願意去拿藥。她很矛盾,怎樣才能勸說唐浩放棄這個計劃呢?

            這個周五,彬彬沒有刻意打扮,她心事重重,開著她的“奔馳”向約會地點駛去。收音機裏,正傳來一首悠揚的歌曲:“No more I love you’s, changes are shifting outside the word……

唐浩仍像往常一樣,見了麵,就問進展如何。彬彬說:“噢,他老說累。”

“這就對了!”唐浩很高興,“以後會讓他一天比一天累。”

“可是---

“什麽可是?”唐浩發現了彬彬的神情似乎不大對頭。

“我是說,你是不是給的太多了,每次?”

“你不是還嫌不夠快麽?”唐浩看著彬彬,仔細端詳她,“怎麽,他察覺了什麽了?”

“沒有!沒有。可我怕---

“你放心吧!他不會有感覺的。其實相反的,他有時還會感到精神亢奮。相信我,彬彬,我不會讓你受到一絲的懷疑。隻是,”說到這裏,唐浩拉住了彬彬的手,揉搓著,輕聲說:“隻是,一想到那個老家夥和你在一起,我就不舒服。恨不得趕緊…..

彬彬抽回自己的手,她的心裏沒有了漣漪。淡淡地說道:“不是快了嗎?”

“對!快了。據我分析,再過六個月,就會有分曉。”

“什麽!這麽快嗎!”彬彬不由自主地叫起來。

“怎麽了你?”唐浩盯住彬彬,“你難道不想快點回到我身邊嗎?”

“噢,當然了。”彬彬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趕忙搪塞。

“我可是快等不及了!”唐浩伸手又想拉彬彬。彬彬閃身,連忙說:“別,別讓人看見!不然,我們就前功盡棄了。”

“對,對!還是你想得周到!知我者,彬彬也!”

 

回到家,唐浩仔細回味了這次見彬彬的情形,他的直覺告訴他,彬彬那頭,可能出麻煩了。是什麽呢?難道她改變主意了?唐浩心裏咯噔一下。不行!絕對不行!眼看大功告成,不能讓彬彬撤出。他們現在是拴在一起的螞蚱,誰也別想自己飛。再說,我唐浩怎麽能做賠了夫人又折兵的買賣!這天晚上,他按著棋譜,下了一盤“死棋”,可是,他在極力找活路。手裏拿著的那枚棋子總是猶豫不定地舉著,他死死盯著棋盤,是那麽投入。眼睛像要滴出血來,鼻子尖上也滲出了汗珠。他似乎在經曆著一場痛苦的抉擇。棋子被他放下,又拿起,又放下,又拿起來……終於,他落下了棋子,一步步,他反敗為勝了,他的眼裏滴出了淚。

一個新的計劃在唐浩腦子裏完成。

 

等到下一次和彬彬見麵的時候,唐浩沒有再提上一次的事。他把藥包遞給彬彬,說:“我想還是聽你的吧,我已經把劑量減少了。”

“真的?”彬彬興奮地說,她立刻又收斂自己,“其實,我也希望快點結束。”

彬彬的表現,沒有逃過唐浩的眼睛,他心裏象被蜂蜇了一下,但他什麽也沒有說。他又遞給彬彬一個藥瓶,說“我看你氣色不太好,這是我們學校和醫藥公司一起研製的多種維生素,效果很好的,你試試。保養一下吧!”

彬彬接過藥瓶,怔怔地看著唐浩,她覺得唐浩的目光很銳利。唐浩深情地望著她,說:“記住,你是我的!”彬彬低下頭。她因此沒有看到,那銳利的目光中,還有一股冷氣。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