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悅林:春假的暇想

(2005-03-26 21:48:35) 下一個

春假的暇想

 

悅林

 

 “媽咪,我還是不相信馬上要去英格蘭,以前要去哪兒都要計劃好久的,” 明天都要上飛機了,女兒微笑著對我說,顯然她有些興奮。我很珍惜女兒的笑容,她能笑,能由衷地高興起來,也不枉我兩周來的心理輔導和精心的嗬護了。一張機票若能將女兒從一場惡夢似的悲劇中解脫出來,我還有什麽舍不得的。

 

“你朋友知道你要去了嗎?”我問女兒。

 

 “我朋友說英國口音很性感,錄點他們的口音回來,還叫我把英國王子帶回來。”多浪漫的想法嗬,就讓女兒沉浸在對英國的遐想和向往中吧。

 

女兒說,一般放春假不會走那麽遠,不過也有Tiffany去過兩次歐洲,Anni暑假要去英國做義工。

     

今天放春假,明天去英國,同學們的羨慕之情可以想見,女兒說,爸爸媽媽本來是不帶她的,臨時改變主意,給她補加了一張機票,所以她一直沒有心理準備。

他們不了解的是女兒能跟我們一起在春假其間去英國度假,真可以說是一波多折,因禍得福,來之不易。對她是臨時的決定,而對我來說,可是曆經十三個月,修改了五、六次才得以成行的。

 

我要去英國是去年三月初的事。那時因為公司業務需要,我訂了一張去英國倫敦的往返機票,當時的行程是先到倫敦,用三五天時間辦完事後坐火車,穿越英吉利海峽,再去巴黎幾天,來個狄更斯似的雙城之旅,好不激動,居然可以說走就走,不用辦什麽簽證,想去哪兒就去哪兒,公民紙被充分利用起來了。

不料沒幾天,西班牙發生了三一一火車連環大爆炸。我隻得打電話將整個行程取消,這趟讓我神馳許久的、美妙的雙城之旅被我擱置起來了。

 

幾個月過去了,隨著恐怖攻擊的陰影漸漸淡去,這張一年內有效的倫敦機票成了一件象是未見世人、蠢蠢欲動、隨時要探頭的寵物或珍寶。

 

我跟定居德國的朋友相約,隻要她能從特利爾小鎮出來,我就把機票定在那天,我們可以一起去喬叟的故鄉緬懷英國文學之父的遺音。這位朋友說自己幾乎跑遍整個歐洲,就是從來沒去過英國,真是特別想去。可是一年的假期用完了,而且有個五歲大的小妞妞,哪能說走就走嗬,隻得望洋興歎。這一與舊友同遊霧倫敦的計劃就泡湯了。

 

聖誕新年其間,我聽說三妹要從大陸出來去西班牙做生意,我又在那張機票上打主意了,給妹妹打隔洋電話,“告訴我行程,等你到了馬德裏,我就湊你的時間,從洛杉磯飛倫敦,再飛到馬德裏陪你玩幾天,正好我沒去過西班牙。”

 

誰知道三妹的簽證一經辦妥,不出三天她就飛荷蘭,然後要走十一個國家,原來她是走歐洲精華之旅,根本不去西班牙,讓我怎麽跟?於是這場姐妹相聚西班牙的夢也做不成了。

 

到了今年二月底,這張票又讓我不安了,三月五日前再不用就要作廢了。

 

我試探性地問老公想不想跟我一起去倫敦一趟。他欣然答應,而且很為這提議興奮不已。我還沒把票訂好,他就在電話裏告訴朋友了。這段時間裏,我所到之處,人家就問你們要去英國啦,好好享受吧。我問老公,“你都跟誰說了,怎麽誰都知道我們要去英國?”他這個“高音喇叭”早已廣播開了,牙醫,理發廳,報攤店員,午餐飯館老板,等等,凡是我們常去的地方,都知道我們要去英國,我有些尷尬,不知如何應答是好。不就是一次出差嘛,隻不過時間地點有了變化而已。

 

我把起飛時間定在十五與三十之間,為的是保證月中月尾簽支票時我人在公司。我打電話到航空公司把網路機票從去年的四月改為今年的三月十九號,回程是二十九號,同時把老公的票也訂了,與我同機。

 

我滿心以為老公會感謝我替他安排一次不尋常的英倫之旅。讓人意想不到的是,他的第一反應居然是,“幹嗎要去那麽久?”然後就要求我改時間,該為七天。我很生氣,你以為是兒戲呢,我的票一點改動,已經被罰三百多,而且英國要簽證,飛行十幾個小時,好不容易經過一年多的周折才確定,又要改?我不理會他的要求。你若放不下手頭的事,你可以不去。我自己是鐵定了心要去英國,時間允許的話,還要去瑞士。

 

後來,我還是把機票改了,縮短了行程,由原來的十天改為七天。我告訴老公,“你知道嗎,我為什麽要改機票?你的那些理由,什麽公司抽不開身,會出事等等,都沒有讓我改變主意。是朋友安妮的一句話讓我動心的。她說,你怎麽可以把女兒一個人放在家裏這麽久?!隻有這一點打動我了。”

 

考慮到女兒孤獨,安排原本是半工的管家來家裏住著,還有妹妹也可以過來照顧。女兒長大了,也喜歡我們偶而出去一下,她可以自由地與朋友在網上聊天,體驗獨立和自主。

 

就在離我們起飛還有兩周的一個星期六晚上,女兒出事了,她幾乎在一場惡性車禍中喪身。我送她去看家庭醫生,帶她去見學區的心理醫生,陪她去探望還在醫院接受治療的朋友。這一周裏,我匆匆忙忙進公司,處理完急事就走,甚至有一整天,我呆在家裏陪女兒,讓公司的經理有事打電話到家裏。把手提電腦放到她右邊的桌子上,我就坐在她身邊處理公司的文件。我要全身心地陪伴女兒渡過難關,讓她嬌小的、受了重創的心靈早日恢複平靜和安寧。

女兒說,她長這麽大,媽媽沒幫她做過作業,最近卻在關鍵時刻,幫她把難讀頗高的薩特的劇本給她讀了,並做了老師的問答題。她說跟同學講了,媽媽居然學過存在主義,很為此驕傲,有些同學的媽媽不講英文,或者會講但沒幾個知道存在主義的。

 

她說的是劇本“No Exit”(《地獄》)。我當時讀的是從法文譯成中文的版本,而她念的是法文譯成英文的,在與女兒談論時,有些模棱兩可,有些意思我也把握不準。我們可是在研究生的課程上學到的,而她還是個高中生,卻已在學這些劇本以及理論,這兩天她又要念薩謬的《瘟疫》。她說老師特別吩咐,不要將這些哲學影響到日常生活和理念中。在經曆了一場生死隻有一線之隔的悲劇後,女兒把薩特的劇本讀進去了。她用中文跟我講述自己對《地獄》的理解,很嚴肅的神情。

 

我很自然地想到要取消整個英國之旅,我覺得現在女兒的身心健康比什麽都重要。我征求女兒的意見,她說你們可以照樣去的。我從她那蒼白的臉蛋上看得出來,女兒表麵上的堅強和內心的脆弱交織著。她以前喜歡我在樓上自己的房間寫東西,最近卻提了好幾次,媽媽躲樓上幹嗎呢?也不陪我。女兒的傷口還沒有敷平,她不應該再經受孤獨和無助。

 

同時我自己也變得很虛弱,一直忐忑不安,隻有把她接到身邊才略感踏實。十三歲以後好不容易形成的、偶爾放手讓她單獨生活的形態在一夜之間被打破了,我又恢複到十三歲以前的狀況,去哪兒都要帶著她。

 

我告訴公司經理,我不去英國了。豈止這個,我說假如我女兒真得有個三長兩短,我大概要把公司關掉了,現在女兒事大,浪費掉一張機票算什麽。

 

我接她從理療診所出來的路上,女兒說春假的確切時間有了,就在下個禮拜。我隨即想到,何不趁春假,將女兒帶到英國去!

 

於是,一場更為複雜的改票、訂票電話馬拉鬆又開始了。我把我們的票延期幾天,幫女兒加了一張票。

 

女兒在到計時,“還有二十八小時就要上飛機了。我要不要帶上錄音機呢?英國人會不會介意呢?”

 

朋友安妮了解我這一年來在這張機票上的周折,最終以全家人在倫敦度春假成行,很高興,發e-mail 說,這也許是最好的resolution了。一位朋友將生日晚宴提前到周五,都因為我們要在周六飛英國。

 

我們將帶著所有朋友的祝福飛赴英倫,為女兒療傷,也為我們自己。(3/26/2005

 

 

“悅林文苑”已在文學城博客注冊專欄,瀏覽悅林其它文章,請點擊以下鏈接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php?blogID=2811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蘋果熟了 回複 悄悄話 這個季節的倫敦值得好好轉轉啊.不過看天氣預報,好像這幾天天公不作美啊.嗬嗬.
不過一家人一起遊玩的樂趣遠遠不受天氣的束縛.祝你們有個開心的假期.
登錄後才可評論.